王落辰在会场上应酬了一会儿便从这里离开了。之所以没有多做停留,是因为他心里有些挂念卓应儿会跟宁木晴子说些什么。

    在送别大会上刚刚公开了他和宁木晴子的关系。大家也纷纷向他俩祝贺,他担心见到这一幕的卓应儿会有些不高兴。

    万一她因为这不高兴去找宁木晴子的麻烦,她们两个人闹出不愉快就不好了。

    因此,在离开了会场之后,他立刻便以神识搜寻两人的踪迹。待他发现她们并未走远,就在会场附近的一处酒楼时,便马上向那里赶了过去。

    等他赶到那里,他瞧见她们三人正有说有笑地吃饭,心中的担忧便变得无影无踪了。

    见他来了,宁木晴子忙起身把他拉到她们所在雅间的桌旁,要他和她们一块儿吃饭。

    王落辰便在桌边坐了下来,向她们笑道:“你们三个真不够意思啊,吃饭也不叫上我。”

    “你不是要和那些人聊你们的家国大事吗?怎么,你们聊完了啊?好像有点快啊。”宁木晴子笑着反问他道。

    不待王落辰回答,卓应儿从旁插嘴说:“晴子姐姐,我猜师兄会这么快来找咱们,肯定是怕咱们打起来。不信,你问他是不是这个想法?”

    宁木晴子听了,便用眼睛盯着王落辰问:“真的吗?”

    她们都是他最亲近的人,王落辰没有必要跟她们打哈哈,便点了点头说道:“知我者,应儿也。不错,我真就是像她所说的那样,怕你们两个之间会闹不愉快才跟过来的。”

    “啊,还真是啊?可是,为什么呢?我的王,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心呢?你看我和应儿妹妹,我们这不是相处的挺好吗?”宁木晴子略带不解地问。

    卓应儿这时又说了:“晴子姐姐,你这都猜不出来啊?他所以会有这样的担心,还不是因为怕我看到你们两个定亲,心里不痛快,会找你的别扭吗?哼,他啊,就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

    说完,宁木晴子狠狠地瞪了王落辰一眼。以示对他瞎担心的抗议。

    “哦,听妹妹这么一说,姐姐才明白过来。另外,你的话提醒了我。应儿妹妹,都是我不好,恰逢喜事,我光顾着高兴了,都没有想过要考虑一下你的感受。还请妹妹你可不要怪姐姐粗心啊。”宁木晴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卓应儿忙摆了摆手说:“姐姐不必这么说,妹妹没有那么小心眼的。再说了,姐姐还不知道吧?咱们这位摄政王,可是一个香饽饽。除了妮蒂亚公主、你和我之外,他身边另外还有五个对他钟情的女人呢。你说说,咱们跟着他过,若是没有点肚量,岂不是每天都会有吃不完的醋,生不完的气啊?若是那样的话,恐怕就没法儿过下去了吧?”

    “还有这么多啊?这还真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呢。不过,像他这样出众的男人,会被女人们喜欢也很正常吧。越是这样,越说明他无比的优秀啊。而我喜欢的,正是他的优秀。所以,跟妹妹一样,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对于他身边有多少女子,也是不在乎的。”宁木晴子也非常大度地说道。

    这时,在一旁听了她们两人谈话的劳思雅,不禁插言道:“啧啧,你们两个这是在向王师兄表露心迹吗?哈哈。不过,说实在的,要换做是我呢,我可真是做不到你们这样的。我喜欢的那个男人,必定是一个心中只装着我自己的。我可不许他像王师兄这样,处处留情。”

    “思雅,你说的那个男人是不是秦师兄啊?可惜的是,你这个家伙只会闷骚,到现在都还没有跟他表白呢。也不知道亲师兄会不会接受你啊。若是他不肯接受的话,我就再大度一点,把你的王师兄分一份给你好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入伙啊?”听她这样说,卓应儿揶揄她说。

    “瞎说什么啊?弄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你这样说,让人家以后怎么跟王师兄说话啊。”

    如卓应儿所说,劳思雅是个闷骚的妹子。她脸皮儿薄得很,听她说到自己和秦俊彦的感情,又开自己和王落辰的玩笑,脸立刻红得跟番茄似的,红红的。

    而王落辰此时也干咳了一下说:“应儿可不要胡说啊。我和思雅之间可是非常单纯的师兄妹的。”

    “切!不单纯我还不说呢。你当我以为我真希望自己多一个人分享你啊。呵呵。”卓应儿在他头上戳了一指头,翻了翻白眼说道。

    她的玩笑,将大家都给逗笑了。饭桌上顿时充满了笑声。

    这顿饭,因为气氛融洽,他们吃得很愉快。因此,每个人多少都喝了一点酒。

    饭后,微醺的他们,结账离开。

    出了酒楼,应儿说头晕,抱怨王落辰不该让她喝酒的。

    劳思雅也觉得不舒服,便提出去泡澡,以祛除酒气。

    这点酒对王落辰来说,算不了什么,便没有跟她们一起去。他独自一个人回了住处。

    到了住处后,他便躺在床上小憩。

    也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他闻到身边有一股草药的香气。便慢慢将眼睛给睁开了。

    双目睁开,映入眼帘的是正托着头侧躺在床上,含情脉脉望着他的宁木晴子。

    他便冲她笑了笑问:“晴子,你怎么来了?泡完澡了吗?”

    “早泡完了。人家都在你身边看了你半天了。我的王,你睡觉的样子真好看,好像一个小宝宝一样,恬静而自然。”宁木晴子柔声说道。

    “好像小宝宝?你见过小宝宝睡觉的样子啊?你又没有小宝宝。呵呵。”王落辰玩笑说。

    “没有小宝宝,我可以生一个啊。我的王,要不然我替你生个小宝宝吧。那样的话,即便你不能常在我身边,我也可以又他身上看到你的影子,寄托对你的思念。怎么样,你觉得我的想法好吗?”宁木晴子提出了一个让王落辰觉得略感意外的建议。

    要知道,他们两个虽然已经确定了关系,但毕竟还没有结婚啊。这时候就为他生宝宝。足以证明她对他爱的是多么真诚和炽烈。

    王落辰听后不禁心生感动,他便一下将宁木晴子给抱住,说:“好啊。只要你喜欢,我一定会让你如愿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