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大家的反应,王落辰非常满意。(书^屋*小}说+网)接下来,他心情愉快地和他们谈了会儿公事,便离开这里,回去练功去了。

    回到血族之后,由于妮蒂亚怀有身孕,不宜操劳。很多事情都得由他处理。因此,他的公务应该比这里更加繁忙。用于修炼的时间也会比现在少很多。所以,趁着现在比较空闲,他得多加修炼才行。

    回到住处后,他便沉下心来继续影神心法的修炼。

    这一次修炼,他整整进行了三天三夜。直到赫斯坦来请他去参加影族为血族大军举行的送别大会才停止。

    由于这个大会开过之后,血族大军的主力就要开拔,离开影界了。因此,在这个大会上,便充满了离别的感伤。

    在这种氛围的影响下,宁木晴子也对王落辰表现出了十分浓郁的惜别之情。

    这样的情绪驱使她居然不顾大家的存在,频频对他眉目传情,并作出一些亲昵动作。她如此,王落辰也不好不作出回应。两人之间不免就有了许多互动。

    大家都是明眼人,见到他们两人之间这样眉来眼去的,哪里还会猜不出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呢?

    看出这一层,卓不群当然是不高兴的了。但看看自己的女儿似乎对此并没有生气和不满,他也不便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了,就只在一边冷眼旁观。

    而跟他不同的是,宁木致和见到自己女儿和王落辰走得这么近,心中不由地暗自喜悦。

    他没有任何不同意两人交往的意思。相反的,他还有意无意地向他们传递出,希望两人成为一对的愿望。

    有了宁木致和的默许,王落辰和宁木晴子心中的顾虑消除,两人之间的互动更为放松频繁了。

    这样一来,大家基本上就可以断定,他们两人之间的确是有超越友谊的感情存在了。便私下里里悄悄议论起他们两人的事来。

    不过,他们也和宁木致和一样,对两人之间存在的这种关系持赞同态度。

    他们认为,两人的交往对两族之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大家何必对此妄加非议,横加反对呢?就让他们两人交往下去好了。反正他们的关系亲密了之后,对两族之间形成同盟是大有帮助的。

    基于这样的共识,便有人向宁木致和进言,希望他能够趁早将两人的关系给确定下来,并公之于众。这样做,也省得王落辰走后,他们之间会因为彼此间分离而产生变数。

    宁木致和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便同意了他们的想法。只是,作为女方的家长,这个话总不能由他去说吧?

    这就跟说媒一样,得找个中间人把事情给说破才行。

    那么,谁适合做这个说事人呢?

    他先是想到了卓不群,但后来一琢磨,卓不群的女儿跟王落辰之间关系非比寻常,自己找人家说这事儿不太合适。于是,他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饶过了卓不群。

    卓不群不成,他便想到了赫斯坦。

    赫斯坦作为血族大军的元帅,地位尊贵,分量够重。且他跟王落辰的关系也不错。由他去说合两人,是最合适不过了。

    于是,他便在送别大会的会场上,去找了赫斯坦,并跟他说了要他帮忙的意思。

    赫斯坦听后,却有些为难。这是因为,在血族,男女之间的关系是比较单纯的。婚姻制度实行的也是一夫一妻制。作为一个血族人,他可是不怎么赞成一个男人有几个老婆的。

    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他们血皇的丈夫。

    但是,同样是这个男人,将他一步步给提拔起来,让他的地位在血族变得越来越尊贵。无疑,这个男人便是他的伯乐,对他有知遇之恩。因此,从这一点上来说,凡是跟这个男人有关的事,他都要积极去促成的。

    最重要的是,就当前的情势来看,这个男人和异族族长的女儿发展出恋情,并最终成为夫妻,对两族同盟关系的稳固将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衡量利弊的话,似乎他也没有充足的理由来反对这件事。

    经过这样的一番思考,赫斯坦最终做出了取舍。他决定答应宁木致和的请托,帮王落辰和宁木晴子将关系给确定下来。

    于是,他便走向正在与宁木晴子交谈着什么的王落辰。

    见他朝自己走过来,王落辰便笑着同他打招呼:“赫斯坦元帅,这一会儿你去哪儿了?我怎么没见到你啊?”

    “启禀殿下,我一直都在,只是因为怕打扰到你和晴子,没有过来当灯泡儿而已。”赫斯坦同他玩笑说。

    他此言一出,王落辰和宁木晴子两人不禁不好意思地笑了。

    他们也因此意识到,自己和对方之间表现的过于亲密了。以至于被人家给看出他们两人之间关系的不寻常。

    只是,令王落辰不明白的是,即便是看出自己和宁木晴子关系的不一般。别人都不说什么,赫斯坦为什么要挑明呢?

    因此,在笑了笑之后,王落辰用不解的眼神看着赫斯坦说:“我的大元帅,你这话说的好像另有所指啊。是什么意思呢?是想说我和晴子之间比较亲密吗?”

    “殿下,您和晴子之间的亲密已经是无法掩饰的事实了。这大家都已经看出来了。不过,他们对此却没有非议。不仅如此,他们在看出这层关系来之后,还都非常高兴,十分乐见你们两个能够在一起。只是,这样的话他们却没人好意思来向您说,便强人所难地把我给推过来了。我呢,也不绕弯子,作为您的老部下,仗着和您关系亲近,说话随意,就向您直说了吧。我们都希望您和晴子能够将关系确定下来,并将这段爱情演变成我们两族交往的一段佳话。不知您和晴子的意思如何呢?”

    身边没有外人,赫斯坦也不和王落辰云山雾绕的,便直接将自己的来意给说明了。

    话一挑明,宁木晴子的脸一下就红了。她忙低下头,不言不语,静等王落辰做决定。

    王落辰朝周围环顾了一下,靠近赫斯坦一步,低声问道:“大家真是这么希望的?不是你自己编的吧?”

    “殿下,这样的事,我敢瞎编吗?这可是宁木族长亲自向我表达的意思。目的嘛,当然是为了晴子好,为了两族的关系发展好。您看,要不您就按照大家希望的那样,成就这样一段佳话吧。”赫斯坦也压低声音,向他交了实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