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接着对她说:“我皱眉呢,其实也不光是为了莫罗亲王在火龙岛的行动。主要的还是因为怕这会影响到我拓宽两界通道的事。因为,若是他一直在血域外围蠢蠢欲动的话,我怕是得要回去主持大局才行。那样的话,怕是就要耽误我练功了。而我练功的事一耽误,拓宽两界通道的事必要向后拖延的。”

    “原来师兄是担心这个啊。嗐,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师兄,不是我说你,这回怕是你想问题时有些钻牛角尖了。”卓应儿笑着在他脑袋上轻轻戳了一下,说道。

    “哦,这话怎么说?请师妹赐教。”王落辰将她的小手抓住,笑着问。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你想啊,影界和血域两界之间这个通道的问题,存在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吧?有什么理由说,你就必须在短时间内将它给解决了呢?是的,它是影响了两族之间的交往,但也并没有让两族处于完全无法交流的境地不是?再说了,你回到血域之后,不也一样可以练功吗?等你练成了,再去解决它也不迟嘛。”卓应儿向他解释了一下自己刚才为什么说他钻牛角尖。

    王落辰听后,一边盯着她看,一边问:“应儿,说实在的,你是不是特别想要我早点回血域去啊?”

    “师兄,你呢?你是不是特别舍不得离开血域啊?呵呵。”卓应儿狡猾地反问道。

    “也没有说特别舍不得的。虽然我和晴子之间关系一下子就确立了。但我们之间还没有到如胶似漆的地步。我真的只是想将通道的问题给解决了再离开而已,没有个人原因的。”

    卓应儿反问的话,其意思自然是说王落辰是因为舍不得宁木晴子才不肯离开,并因此犯愁的。因此,他不得不就此特别跟她解释一下。

    卓应儿听他这样讲,笑了。笑过之后,她撇了撇嘴说:“算啦,随便你是因为什么吧。我才不管呢。至于你现在要不要回血域,如何给妮蒂亚姐姐回信,那也是你的事,你自己考虑去好了。我来,只是给你送信,以及帮我爹来叫你过去的。”

    “师伯叫我?为什么啊?不会是因为你嘴快,将我晴子的事儿告诉了师伯,他要狠狠地教训我一顿吧?”王落辰心虚地问道。

    嘲笑了一下他的心虚,卓应儿说道:“什么啊?我有那么嘴快?我爹有那么无聊嘛?他叫你,是因为你不是在练功谁都不见嘛。赫斯坦恰好有事儿找你商量,可他见不到你啊,就只好去找我爹了。但他说的事儿,我爹也没法儿替你做主,就只好叫我来请你这摄政王大人过去了呗。”

    “哦,如今战事已经结束,还有什么大事是赫斯坦决定不了的?竟然非要跟我说才行。”听卓应儿说了卓不群叫他过去的原因,王落辰不禁满腹狐疑。

    “那我就不知道了。要想知道,你还是去问他们吧。我呢,只是个传话的。好啦,现在话传到了。我该走啦。你呢,也快点过去见我爹吧。省得他们等着急了。”说着,卓应儿便朝外走去。

    “应儿,你干嘛去?不跟我一块儿去师伯那儿吗?”王落辰见她撇下自己先走,而不是像原来那样和自己结伴而行,不禁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干嘛要去那儿?我对你们商量的事儿又没有什么兴趣。我呢,要去跟晴子姐姐要我的房产图。然后,按图索骥,把我的房产再去看一遍。同时,我还要跟别人打听一下这些房产的价钱,看看自己这些房产能够换多少钱。”

    看来,小财迷对财富的兴趣比对自己的老公要大一些。

    这个回答让王落辰不禁暗自吐槽了她一下。接着,他便对她说:“那好,你去吧。不过,去的时候叫上思雅,再把你们的卫兵带上。三木林森一伙儿虽然败了,但他们的余党还没有完全清除,时不时的就会搞点儿上不得台面的行动。你们身份尊贵,怕是会成为他们行刺的目标的。所以,还是小心些好了。”

    “嗯,我知道啦。啰嗦。呵呵。”卓应儿嘴里答应着,并数落了他一句,蹦蹦跳跳地跑出去了。

    卓应儿走后,他简单洗漱了一下,换了身衣服,便去了卓不群那里。

    到了卓不群的住处,他看到哈迪斯、宁木致和以及影族的几位官员也在那里,便忙和他们打了招呼,问起大家聚在一起的原因。

    宁木致和便向赫斯坦说道:“殿下来了,赫斯坦元帅,咱们商量的事还是由你来向他回报吧。”

    赫斯坦点点头,便向王落辰说:“殿下,请您来主要是有两件事向你请示。一件,便是关于成立两族审判会议,共同审判战争罪犯三木林森以及他的几名得力干将的事儿。另一件,便是应宁木族长的要求,帮助他们实施亮灯工程的事。这两件都是极为重大之事,都得由您拿主意才行。”

    “哦,原来是这两件事啊。那么我就来说说好了。第一件,审判三木林森的事,必须要尽快地进行。而且必须要公审。在审判的过程中呢,一定要将他的罪行给他罗列出来,并要他无话可说,伏法认罪。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普通民众明白咱们为什么要惩罚他。同时,这样做也能够教育他的余党,让他们醒悟到自己跟随三木林森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错误。以期他们能够因此放弃原来的理念,从阴影中走出来,主动认罪。”

    “亮灯这件事,我记得来影界之前咱们就讨论过。不过,当时是将它作为对付影族的一项举措来实施的。但现在两族已经重归于好,这件事就变成了为影族造福的大好事了。当然也很有必要继续实施的。因此,对于这件事,我的态度是,全力支持。要人给人,要物资给物资。务必争取用个几年的时间,在影族的全部城镇中都修建起可以照亮全城的灯塔。给影族百姓以光明。”

    这两件事,王落辰只略微沉吟了一下,便拿出了令在座的人都十分振奋的意见。

    他们听完他的话之后,都很激动。纷纷称赞他的英明睿智。

    对于大家的称赞,王落辰十分谦虚地一一道谢。并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只要秉持公心,任何人都应该这样替两族的民众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