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生水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它只让王落辰等了一会儿,便替他将影神心法给推演完成了。

    随着识海中多出一幅影神心法的最佳经络运行图,王落辰正式开始了影神心法的修炼。

    跟血神心法注重生之力的修炼不同,影神心法所吸收的是死之力。

    所谓死之力,不仅仅是指死亡的能量,它还包括破坏和消失的力量。所以,影神才说一旦影神心法修炼成功。修炼者是可以借助它隐身和融合空间的。

    隐身便是从空间中消失,而融合必然带来原本空间的破坏。

    由此可以看出,若是这种功法修炼完成,王落辰便拥有了隐身和控制融合空间的能力。

    这两种能力对他来说,是十分有用处的。

    如果能够随时隐身,那么他就可以躲避很多危险,并能够秘密完成很多事情。

    如果可以控制融合空间,那么他就可以改变空间和世界。

    想到自己可以在空间中自由隐身,可以改变和世界,王落辰心中不免产生出一些期待。修炼影神心法的积极性立刻便提高了几分。

    他按照天一生水所提供的那份经络运行图,结合着自己对影神心法的参悟,开始修炼起来。

    心神缓缓地从身体内飞出,在周围的世界中感知并寻找死之力。

    闭上肉眼,以神识感知世界,便可以发现,整个世界充斥着芜杂的能量。

    这些能量以光、以磁、以电、以引力波等等各种形式存在,纷繁复杂,且性质不同。

    有的能量,可以让世界新生;有的能量,可以让世界消亡。

    有的能量会带给世界热量;有的能量则会把世界冷却。

    有的能量可以将世界上的物质聚合在一起,而另外一些能量,则又使得原本是一个整体的物质变得支离破碎。

    有的能量很平和,人畜无害;而有的能量则很狂暴,摧枯拉朽。

    王落辰的神识便在这混杂的能量中,找到了死之力。

    这种破坏世界的能量,无处不在。它虽然不怎么狂暴,但却像一个辛勤的矿工,不停地侵蚀着世界上所有的物质。因而,要找到它并不是十分困难的事。

    王落辰只稍微努力了一下,便从亿万种能量中将它给找了出来。

    感知到它之后,王落辰便以神识丝线将它给缠绕起来,慢慢地引导进自己体内。

    死之力从他的四肢百骸的经络开口处缓缓进入经络之中,并慢慢向丹田凝聚。

    不久之后,它们就在王落辰的丹田中聚成一团。

    这一团死之力,仿佛一团迷蒙昏暗的阴影,在王落辰丹田中不停地晃动。它们好像感觉出自己要被王落辰给据为己有了,在丹田中晃动的同时,纷纷向四外逃逸。

    但已经到嘴的东西,王落辰岂能让它们跑掉呢?

    为此,他马上催动五彩轮盘。五彩轮盘被他的神识驱动,带着附着在它上面的小宇宙高速旋转起来。

    随着五彩轮盘的不断旋转,小宇宙的中心出现一个漩涡。

    漩涡一成型,其中心就产生出极强的吸力,将正要逃逸的死之力给吸了进去。

    死之力通过漩涡的作用,被直接输入到了五彩轮盘上。

    随着这股新能量的到达,五彩轮盘亮了起来。

    接下来,五彩轮盘没有让王落辰失望,它十分顺利地将死之力给吸收,沉淀,融合到了自己上面。

    这便是吸收死之力的过程。不过,吸收死之力才只是开始。

    在吸收了之后,王落辰还要以五彩轮盘慢慢地将其压缩,存储。

    使用能量之前,先要存储,这是所有能量使用的一般规律。死之力的使用,也是如此。

    另外,跟所有能量的存储过程一样,存储死之力的过程也是相当漫长的。并非说是非常容易就完成的。需要修炼者付出极大的精力,消耗大量的时间才行。

    因此,王落辰的这次修炼便持续了整整一夜。

    到了第二日清晨,他感觉自己随着自己身心的疲累,对死之力的吸收和凝聚已经达到极限之时,他便从练功状态脱离了出来。

    将神识收回,关闭经络的开口,并停止五彩轮盘的运转。他长吁了一口气,醒转了过来。

    以神识观照了一下自己这一夜时间所凝聚的死之力,他摇了摇头说:“看来,若是没有影神珠,仅仅只依靠自己的吸收和凝聚,恐怕没个百把十年,根本就无法积聚起可以改变世界的能量的。”

    幸运的是,他有影神珠。

    手里有这样一个现成的死之力仓库,只需他对死之力的吸收和运用达到较为熟练的程度,便可以开启影神珠的安全壁垒,直接使用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去改变影界了。

    当然,要达到这一步,也同样需要时间。只不过,其长度要比自己修炼节省很多倍就是了。

    王落辰正思考着练功的事,房间外传来了卓应儿的声音。

    就听她在门外喊道:“师兄,你修炼结束了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重要的事啊?你等一下,我这就给你开门。”听她的语气好像不是开玩笑的,王落辰忙起身去给她开门。

    门刚刚打开,卓应儿便由外面跳了进来。

    接着,她的手一伸,就递过一封信来。

    王落辰接过来一看,信是妮蒂亚让人送来的。

    他怕妮蒂亚有要紧的事情告诉自己,便忙将信拆开,看了起来。

    看的时候,他脸上先是露出喜色,接着又把眉头皱了起来。

    见他有喜有愁的,卓应儿忙问:“师兄,怎么了?是不是血域又出什么大事了?”

    听她问起,王落辰将目光从信上移开,望着她说道:“特别大的事儿倒是没有。妮蒂亚在信中说的事有两件,一件是喜事,说是星族已经帮咱们将传送阵给建好,咱们以后可以快捷进入圣境了。第二件却是有些令人担忧的事。说是火龙岛的血族士兵受到了莫罗亲王势力的攻击。虽然他们被打退了,但妮蒂亚担心这只是他们的一次试探。后续怕是还会有更大的行动。如果是那样的话,血域和地球之间的通道便有被莫罗亲王他们控制的危险。而这,对咱们以后出入血域是极为不利的。所以,我也不免有些因此而担心。”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师兄你怎么看着信又是傻笑,又是皱眉的呢。”听他一讲,卓应儿才明白为什么他刚才会是如此表情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