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自嘲过之后,他以法阵飞离了族长府,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此时到了后半夜,他所住的地方除了站岗放哨的士兵外,已没有什么人活动了。

    周围很安静,他暗自庆幸没人发现自己。便从天上降落下来,悄悄地潜入到了自己的房间。

    到了房里后,由于和宁木晴子激情了半夜,他的身体相当疲倦了,便想着赶紧上床休息。

    谁知,他才刚摸到床边,房间里的灯突然就亮了。

    这将他给惊出一身冷汗来。不禁暗自责怪自己过于麻痹大意了,以为自己的房间周围密布岗哨就十分安全,没有以神识仔细感知一下房间情况就进来了。

    这幸亏是对方对他没有敌意,只是猛地把灯给弄亮了。万一对方是对他怀有敌意的,趁着他不提防,骤然发起进攻,那他岂不就中招了?

    心中正自责之际,耳畔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气呼呼声音:“你去哪儿了?是不是跟宁木晴子偷情去了?”

    听声音和语气,王落辰不用回头就可以猜到这人是谁了。

    他忙回过头,一本正经地对她说:“应儿,你瞎说什么呢?我和晴子怎么会发生你说的那种事啊?天不早了,你就回去休息吧。不然眼睛该会有黑眼圈了。有了黑眼圈可就不美了哟。”

    在他房间里的正是卓应儿。她是心里记挂王落辰醉酒,所以才会在晚会结束后,到他房间里查看情况的。

    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当她到达了王落辰的房间后,却没有看到他的人影。

    她立刻就想到王落辰是被宁木晴子不知给弄哪儿去了。

    回忆起宁木晴子这两日对王落辰含情脉脉的样子,她心里一下子就浮现出了他们两个人不知在何处亲密的猜想。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卓应儿心中的立马就充满了醋意。继而,她便生起王落辰的气来。

    心中怒火中烧,若是依照平时的性子,她必定是要到处去寻找王落辰,并找他出气的。

    但现在却不是平时,她也不是在五极门,便强忍着将心里的火气暂时给压了下来。

    她没有出去,只在王落辰的房间等他。

    她心中暗暗发誓,等王落辰回来,她必定要跟他好好算账。

    结果她等了大半夜,王落辰也没有回来。她心里的火气不禁更大了。

    要找他算账也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想法了,而变成了一种必须要实施的行动。

    因而,当她把王落辰给等了回来之后,她马上就向他发出了质问,并且两个小手也我握起拳头,摆出一副王落辰若不老实回答,立马就会给他点教训的姿态。

    然而,她却看到,自己的凶模样并没有吓到王落辰,他居然还是向自己撒了谎。

    他和宁木晴子会没有事?骗谁呢?若他们没有事,这大半夜他们都干嘛了?难道在一起数星星?可影族的天空根本也看不到星星啊。

    所以,他所说的所谓他和宁木晴子之间没事的说法,百分之百是骗人的鬼话。

    想到这一层,卓应儿一个箭步跳到王落辰旁边,二话不说就给他的肩膀来了一拳。

    打过之后,她又一把将王落辰的衣领给拽住,把他拉到了自己的面前,满脸怒气地问他说:“你是在骗小孩子呢?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打从这两天起你就和她眉来眼去的。恐怕是早已暗中对对方产生了想法了吧?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干点什么而已。今晚巧了,你喝醉了,而我因为贪恋看节目放松了警惕性,便给了你们干坏事的机会,对不对?”

    王落辰任由她抓着自己的衣领,嬉皮笑脸地说道:“应儿,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看你把我和晴子之间的事儿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就跟真的似的。可惜啊,我让你失望了。你说的这些都不是真的。都是你想象的。我们之间真的……。”

    他的话,卓应儿根本就不信,还没等他说完。她就猛地伸出手,去解他的衣服。

    她的这一动作,太出人意外,让王落辰吃了一惊。忙捂住自己的衣服,问道:“你干嘛啊?怎么一言不合就解衣服呢?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们还不到做那种事的时候。”

    “什么?你以为我解你衣服是做那种事?啊呸!想得美,我解你的衣服不过是想检查一下你身体上面有没有她留下的痕迹什么的。”卓应儿轻轻呸了他一口,怒斥道。

    “什么痕迹?应儿,你的小脑袋里整天都在想什么啊?还有,你怎么懂得这么多啊。还知道男女做那种事会留下痕迹。你这也太……”被卓应儿的话给吓到了,王落辰边向一边躲,边数落她说。

    “你管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的。我偷看小黄书学习的不行啊?还有,你躲什么?是不是身上真有什么痕迹?所以你怕了是不是?我警告你,你最好快点老实配合我,把衣服脱掉给我看看,不然的话,我就真生气了。哼!”

    王落辰越是躲开,卓应儿越觉得可疑。自然是要不依不饶地非要看看他的身体了。

    但王落辰清楚,自己身上的确是有些宁木晴子留下的痕迹的。特别是他临来的时候,她在他肩头咬下的齿痕,可是很清晰的。

    这些都是一时之间他无法抹掉的证据。他怎么敢让卓应儿看呢?因此,他只好要紧了牙关,守紧了衣服,不让她看自己的身体。

    但卓应儿眼看就要找到证明自己猜想的证据了,怎么会轻易地就放弃呢。

    因此,她便猛地向前一步把王落辰给紧紧地抱住不让他躲开,以自己的牙齿咬住纽扣,“刺啦”一声,就将他的衣服给撕开了。

    衣服一敞开,王落辰肩头的那处齿痕就露出来了。卓应儿瞧见之后,立时就放开了王落辰,坐在房间的桌旁哭了起来。

    她什么都不说,只是哭。看那样子,好像是伤心透顶了。

    瞧见她这样子,王落辰顿时慌神儿了。忙过来哄她。

    “应儿,你听我解释。我……”

    “我不听,我不听。你这个大骗子。你说什么我都不听。”

    卓应儿听他对自己说话,立时就用双手将两只耳朵给捂住了。嘴里还不停地重复着不肯听他解释的话。

    到了此时,王落辰知道自己若是不和她说真话,是无法把她给哄好了。便只好将整件事原原本本地给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