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个统领万人的王者,自有他的气度和胸襟。

    因而,他绝口不提今晚这个美丽的错误是由宁木晴子主动犯下的。转而对她说:“晴子,这件事的确有些出人意料。不过,说起来也挺美妙的不是嘛。所以,我并不觉得它有什么不好。我刚才那样说,只是想预先跟你打个招呼。让你做到心中有数。我们或许会有些麻烦需要面对的。”

    他的话,在宁木晴子听来,便是在说他可以接受两人之间的关系,她可以成为他的爱人。这相当于是让她得偿所愿了。不禁使得她心中立马就欢喜了起来。

    她紧紧抱住王落辰,娇声娇气地说:“我的王,麻烦什么的怕什么啊。只要能成为你的女人,我什么都不在乎的。”

    有人死心塌地地爱自己,总归是一件让人觉得幸福的事情。何况,此刻这份幸福还切切实实地被抱在怀中呢?

    王落辰也不禁开心起来,他拍了拍宁木晴子的后背说:“当然,你根本不必要怕的。万事由我去承担就好。只是,这需要时间。毕竟,这件事我得要跟其他人慢慢解释嘛。比如说,我的血皇妻子,我的师妹应儿,还有她的父亲我的师伯卓不群等人。都需要我向他们说明情况,并让他慢慢接受我们的关系的。”

    “嗯,你说得对。我也需要向我父亲做出说明的。如此说来,我们都需要时间了。那不如这样吧,咱们先保持秘密交往好了。先不要将咱们的关系公开,等到时机成熟了,再让他们知道。你觉得我的这个想法可行吗?”

    宁木晴子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这从她当初盗取影神珠,投靠血族这件事就可以看得出。因此,她听王落辰说要这件事需要时间去向相关人士解释之后,提出了一个建议。

    她这个建议无疑是可行的。王落辰没有不赞同的理由。

    他便对她说:“你的想法很好啊。这样做考虑到了大家的接受过程,很好的。那要不,就按照你说的做吧。反正,你心里清楚,我是不会负你的就行了。”

    “嗯,我也是。我的王,我这一生只做你的女人。无论你将来对我如何。”终于得到了王落辰的许诺,宁木晴子心里欢喜极了。在他怀里抬起头来,满是爱意地看着他说道。

    听到类似于海誓山盟这类言辞,人们心中总会生出感动。王落辰也一样,听到宁木晴子如此说,他心里也被她给感动了。

    为此,他忘记了今晚之前是如何想的,同时也将自己已经有了七个爱人的事情给抛却到了脑后,神情地望着宁木晴子说:“晴子,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今晚的你,真的好漂亮,好可爱。”

    听到他的甜言蜜语,宁木晴子脸颊上飞上两朵红云。她亲昵地用手指在他的嘴唇上按了一下说:“你的嘴巴好甜,是抹了蜜了吗?”

    “嗯,对啊,是抹了蜜了。你要不要尝尝?”王落辰坏笑着,将嘴巴凑了过去。

    “才不要呢。”宁木晴子假意躲着。

    她的娇羞让王落辰对她的喜爱更加强烈。不依不饶地向她示爱。

    最终,两人又亲密地黏在了一起。

    接下来的事,便是顺理成章的了。

    事后,宁木晴子伏在他的胸口说:“我的王,休息一儿,你就回自己的住处去吧?”

    “你是怕被人知道我住在你这儿了?”王落辰明白她的心意。

    “嗯,不说别人,恐怕若是你不回去,你师妹卓应儿就会发现吧?嘻嘻。”宁木晴子玩笑说。

    “你的意思是想说她已经跟我睡在一起了吧?晴子,这就是你想多了。应儿爱我是不假,但她现在仍然当自己是小孩子,满身都是孩子气。从心理上来说,她其实还没有做好成为我的女人的准备。所以,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男女之事。因此说,我们并没有住在一个房间。我不回去,她也不会知道的。这样的话,我今晚就是留在你这儿,也没人知道的。”王落辰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忙就自己和卓应儿之间的关系跟她解释了一下。并提出今晚就留宿在她这里。

    宁木晴子却摇了摇头说:“即便是这样,也不行的。你留在这里,早晨起床的时候,很难说不被别人看见。若是人家看见了,咱们的事不就天下皆知了吗?那咱们想要慢慢让大家接受咱们关系的想法,不就泡汤了吗?”

    宁木晴子说的没错,他留宿在她房中的事,哪怕被族长府中的一个人给发现,以两人的身份地位,恐怕也会立刻成为大家街谈巷议里的头条新闻吧?

    王落辰被她提醒,想了一下,笑着说:“你说的很有道理。那要不然我就走吧。只是,咱们的第一晚,我就不能陪你到天亮,我这心里感觉有些对不起你呢。”

    “我的王,来日方长嘛。我不会怪你的。你尽管离去好了。再说,你这么坏,人家怕你待会儿再来祸害人家,要了人家的小命。不如还是赶快让你走的好。嘻嘻。”宁木晴子在他肩头咬了一口,以才刚脱离了苦海一般的语气说。

    王落辰听后,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坐了起来说:“好啊,既然你这么希望我离开,那我就走好了。”

    说着,他便要起身。宁木晴子忙一把将他抱住,娇滴滴地说道:“你明知道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嘛。”

    “不是那个意思?那就是说你喜欢跟我那样了?哈哈。既然你这么喜欢,要不咱们……”说着,王落辰又不老实了起来。

    “我的王,你别使坏了。人家真不行了。求放过啊。”宁木晴子怕他来真的,赶紧求饶。

    王落辰听她这样说,便将她给放开了。

    随后,他便真的起来,穿起了自己的衣服。

    等他穿好了衣物,真的要走了。宁木晴子却有有些不舍得了。她撒娇似的抱住他,诉说自己的恋恋不舍。

    王落辰回应着她对自己的依恋,和她说了会儿情话,安慰了她几句,才悄悄从她房间走了出。

    到了外面,为防止别人发现自己,他把隐身衣给穿上了。

    当他穿上隐身衣,不禁笑了。轻声说了句:“唉,我怎么每次到族长府都偷偷摸摸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