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这么说,影族的天空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么明亮过。

    漫天的烟花在天空炸开,发出震天的响声,开放出由绚烂的火焰组成的花朵。将整片天空和仰望天空的人们的脸颊全部照亮。

    场面如此的壮美,将所有人都给震撼到了。

    人们的情绪,不禁随着烟花的绽放而波动。几乎每一朵烟花出现,人们都会随之发出一声充满赞赏的惊叹。

    和大家一样,欣赏着这些赛过鲜花的烟花,王落辰的心中也充满了赞叹和喜悦。

    他的身旁,卓应儿和劳思雅则表现的更为夸张。烟花绽放的过程中,她们一直不停地大声尖叫,同时还很兴奋地指着天空同王落辰说笑。

    相比她们,宁木晴子的情绪就有些不太好了。她坐在离王落辰对面的位置,不笑也不说话,只是拿眼睛看着他,默默地吃东西,喝酒。

    她的表现,当然逃不过王落辰的眼睛。

    见她不高兴,说实在的,王落辰还是很想说些什么来令她开心起来的。但他却也很清楚,自己所说的恐怕不是她想听的。因此,即便他说出来,也不见得会有什么效果。他便只好放弃了这样的想法,装作没看见她的不悦,自顾自地跟周围的人相互敬酒,海阔天空地聊着各类话题。

    烟火表演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才告结束。在它之后,便是歌舞晚会了。

    这台晚会的节目,是由影族的表演者和血族军队中会一些才艺的士兵共同出演的。

    总体来说,节目还是相当精彩的。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王落辰他们已经无心欣赏节目了。因为,当节目开始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已经喝得有些微醺了。

    有过饮酒经验的人都知道。一般来说,人们在刚开始喝酒的时候,都是很小心的,唯恐自己喝多。所以,尽管彼此间敬来敬去的却总是喝不下多少。

    可一旦开了头,几杯酒下肚,勾起了酒兴。人的神经兴奋起来,喝酒反而就不需别人多让了。

    这时候,基本上只要有人敬酒,人们便会很爽快地和对方对饮。

    而且,到了这种时候,受酒精的刺激,人们会将注意力更加集中到喝酒这件事上面。

    所以说,即便歌舞晚会的节目很精彩,但他们却不会过多的去关注,认真地去欣赏了。

    并且,因为大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饮酒上面。酒桌上的气氛也变得更加热烈了。宴会渐渐进入到了高@潮部分。

    在宴会进入到高@潮时,王落辰作为宴会上当然的主角,自然便成为了大家争相敬酒的对象。

    他的酒量还是不错的。因而,别人敬的酒,他一般都不加推辞。虽然不会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总是要喝上那么一口,当做给人家面子的。

    只是,这样一来,虽然每次喝得不多,但因为次数很多,累积起来他喝下的酒数量却是很不少的。他也因此便有些醉了。

    就在此时,宁木晴子端着一杯酒到了他的身边,向他说道:“殿下,别人都向你敬酒了,我还没有敬呢。来,为了感谢你为我们大家带来了和平,我敬你一杯。”

    “好,为了和平。晴子,你敬的这杯酒我干了。”不知是因为喝多了,还是因为心里对宁木晴子怀有歉意,想要借这杯酒来让她高兴。王落辰接过她递过来的酒杯,一下就把里面的酒给干了下去。

    “痛快,殿下果然是个豪爽的人。一口就把我敬的酒给干了,真是太给我面子了。那么,殿下,人家说好事成双。您看咱们要不要也效仿一下?”

    见他在喝自己敬的酒时,不像和别人敬的那样浅尝辄止,晴子觉得他这是给自己面子,原本不怎么高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接着,她又满上一杯酒,递到了王落辰的面前,再次敬他。

    见她又敬王落辰酒,卓应儿出于关心,从旁劝说道:“师兄,少喝点吧。你已经喝得不少了。再喝会醉的。”

    “应儿,你别管了。别人的酒可以不喝,晴子的这杯酒却是一定要喝的。因为,若是没有晴子的帮助,咱们可能不会这么轻易将三木林森一伙儿给干掉,为影族的百姓带来和平呢。所以,这酒,师兄是必须得喝的。”

    王落辰喝酒喝得已经木了,到了不惧喝醉的程度。况且,这杯酒又是对自己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情的女子敬的,他岂能拒绝呢?因此,他根本就不听卓应儿的话,将这杯酒也给喝了下去。

    喝酒这事儿,当酒精在身体可以承受的范围内时,人体还感觉不到它的劲道有多大。而一旦超出了人体所能承受的范围,它对人体的强劲作用便体现出来了。

    王落辰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在没有喝下这两杯酒之前,他虽然已经醉了,可他的意志还能够压制得住酒精对神经的麻痹,整个人还算清醒。但当这两杯酒猛然下肚之后,酒精的刺激一下子强大了很多,让他承受不住了。

    他进入了深度醉酒状态,整个身子开始晃荡,说话也变得不清晰起来。

    卓应儿一看他这样,不禁埋怨起他来:“你看你,我不让你喝你偏喝,这下喝醉了吧?”

    说完,她起身扶住了他,以保持他身体的稳定性。同时,也向宁木晴子瞪了一眼,责怪她向王落辰敬酒敬的太多。

    宁木晴子瞧见王落辰的状态,又感受到了卓应儿的责怪,连忙也向前扶住王落辰说:“呀,殿下还真是醉了呢。应儿妹妹,都是我不好,一时高兴,胡乱敬了他两杯酒。不如这样,既然殿下醉了,就让我送他回去休息一下吧。”

    “不用你送啦。我送他就好了。”卓应儿扶起王落辰,便要离去。

    宁木晴子却说:“他喝醉了,身子重,应儿妹妹送他多辛苦啊。不如还是我送好了。我有随从,还有车辆,送他回去轻松地很。你看,现在歌舞节目最最精彩的部分还没有演出呢,不如你就留下来继续欣赏好了。殿下的事儿你就交给我吧。怎么,难道说你还不放心姐姐吗?”

    她这样一说,卓应儿还真就动心了。因为,一来她说的是实话,王落辰醉了,她送他的话还真有些费劲。二来呢,她玩心重,歌舞节目正看到兴头上,还真有些舍不得离开。

    而且,宁木晴子的态度又那么真诚。让她心里对她产生了信任。便说:“好吧,既然这样,那就有劳姐姐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