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挂念着参加庆祝活动的事儿,想早些回去,王落辰向影神说:“影神先生,这便是心法了吗?我照着上面说的去修炼就可以了吧?除此之外,不知您还有什么要赐教的吗?没有的话,我可要走了。”

    “哈哈,你这小家伙,性子倒是挺急的嘛。好吧,你去吧。反正一时半会儿地你也不会离开,若是在练功时遇到什么阻碍的话,随时去影神殿找我咨询好了。”

    影神已经将功法传授完毕,也没有什么事要跟他说的了。见他急着离去,便也没有多啰嗦什么。

    接着,但见他将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整个空间顿时变得昏暗无比起来。而王落辰就在这昏暗来临时,听到了周围的人们正在吟唱着的哀歌。

    “师兄,你怎么了?刚才怎么走着走着就愣神儿了?是不是思想开小差儿,想哪位姐姐去了?”他刚听见哀歌,紧接着便听到跟着他旁边的卓应儿,笑声儿跟他开的玩笑。

    这个玩笑让他彻底回过神儿来。他的眼中重新出现了光线,以及光线所折射给他的景物。

    他看到自己依旧在墓地间行走,卓应儿依旧在他身旁。此刻,她正因为好奇他为什么愣神儿,将脸靠近他的脸颊,拿眼睛盯着他。

    他顿时醒悟过来自己刚才跟影神相见的地方,应该不是在当前这个空间里面。那里应该是影神所开辟出的特殊空间。

    而且,那里面的时间跟当前空间里的也是不相同的。以至于,他跟影神讲了那么多话,看起来好像用了很长时间,但其实在这个空间里却不过就是几秒钟而已。

    醒悟到了这一点,王落辰笑笑对卓应儿说道:“不要乱开玩笑,这里可是墓地啊。对死者不敬的话,小心他们晚上去找你。”

    “哼,还说人家,你看你现在还不是一样在开玩笑?说真的,刚才你到底发什么呆啊?我替你数了一下,你可是足足愣了十秒钟啊。”卓应儿还是比较关心他刚才到底怎么了,便追问了一句。

    “也没什么,到了这样的场合,因触景生情,想起了以前死去的战友而已。”这里人多,不方便说自己被影神召见的事儿,王落辰只好用一个谎言应答她的追问。

    听他这样说,卓应儿便不再问了。

    在说话的工夫,他们已经转出了墓地。

    至此,纪念逝者,祈祷和平的活动便结束了。随后,王落辰就在大家的簇拥下,去参加阅兵式。

    阅兵式上,他少不得又应大家的要求讲一番话。

    在他讲话之后,阅兵式就正式开始了。

    士兵们迈着整齐的步伐,通过他的面前。他向大家挥手致意,大家向他行注目礼。

    队伍就这样一队队的过去,他也不停地和大家互动着。

    整个阅兵式用时一小时。这之后,便是花车巡游。

    作为两族的最高首脑,他在两族高官的陪同下,登上了第一辆花车。接下来的四个多小时,他便由车子载着在暗影城的大街小巷巡游。

    这一过程中,他再次接触到了暗影城的普通百姓。

    而这些百姓,因为已经将他当成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明星。都非常热情地跟在他所在的花车后面,一路高呼着他的名字,称颂着他的丰功伟绩,随着他一起在暗影城里游走。

    这让这次巡游变成了真正的游行。

    这样的游行将人们的热情彻底地调动了起来,这也为晚上的庆祝活动打下了良好的群众基础。

    因而,等到晚上的烟火歌舞晚会开始的时候,用来举办晚会的大广场上面,挤满了积极参与到庆祝活动中的人们。

    他们将通道给拥堵的水泄不通。以至于,让原本打算走进现场的王落辰等人,不得不从空中飞了过去。

    没想到,由于他们一行人从空中飞着入场,显得气势十足,竟然一下子就引爆了广场上的影族百姓和血族士兵的情绪。

    也不知是谁带的头,广场上立刻便传出了热情的呼喊。

    “摄政王,万岁!”

    “摄政王,万岁!”

    “摄政王,万岁……”

    这喊声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整齐,但随着大家刻意地去调整自己的节奏。慢慢地竟然一致了起来。

    这绝对是值得称奇的场面。要知道,此时聚集在广场上的人们可是不下百万啊。他们能做到以同一个节奏呼喊王落辰的名字,表达自己对他的爱戴,那真真是非常难以做到的。

    这种整齐的呼喊自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王落辰听到之后,双眼之中忍不住涌出了泪光。

    他在大家头顶上悬停,以元力加持了声音,心情激动地向大家说道:“谢谢,谢谢大家对我的拥戴。这真是我的荣幸。只是,晚会马上开始了,请大家不要再呼喊我的名字了。还是请安静下来,欣赏精彩绝伦烟火表演和歌舞演出吧。”

    在如潮水般的呼喊声中,他的话一字不落地清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让大家对此惊奇不已。

    他们这一下算是亲眼见到王落辰的手段了。这神奇的一幕,令他们心中对他的崇拜更加地虔诚了。也因此,在感慨了一下王落辰传音的本事之后,他们遵照他的吩咐安静了下来。

    见他们安静下来,王落辰转身对飞在自己身边的赫斯坦说:“广场上的人比预想的要多,恐怕会带来安全隐患。你一定要加派人手去维护秩序,力保这样的重大活动不出一点事故。”

    “殿下所言极是,我这就去安排。”

    嘴里答应着,赫斯坦便带着几个将军,飞向了维持广场秩序的指挥官那里。

    他飞下去之后,王落辰便招呼大家向工作人员为他们所预留的位置降落下去。

    他们一行人落地后,马上就有工作人员过来引导他们去自己的座位就座。

    王落辰当然被安排在了最佳的观赏位置。他的旁边,则是卓不群和宁木致和等人。

    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供他们所乘坐的位置,不是说那种一排排整齐的座椅中的某一个位置。而是一个大型的宴席中的某一章桌子上的位置。

    为了让庆祝的意味更为浓厚。宁木致和和赫斯坦特意让人布置了这个晚会中的宴席。

    他们的用意是,要大家便欣赏节目,边品尝美酒佳肴。身心都获得愉悦。

    这个主意还是挺不错的。王落辰当然也乐得享受一下这种安排,便在餐桌旁坐了下来。

    他们落座之后,服务人员便将酒菜陆续地送呈了上来。而与此同时,烟火也飞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