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提出的问题,让王落辰心中不由地生出一丝警兆。为防这神秘人会对自己不利,他暗地将母神权杖给唤醒了。

    母神权杖拥有对付神秘力量的能力,有了它做后盾,王落辰心里安稳多了。他轻笑了一声,反问他说:“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我凭什么要回答你,这跟你有关系吗?”

    “哟,很嚣张嘛。那我便告诉你我的身份好了,我就是影族的影神。整个影族都在我的护佑之下,这下你不能说跟我没关系了吧。”那人说出了令王落辰大感意外的话来。

    他向王落辰亮明了身份,以为自己的身份一定会将王落辰给震慑到的。谁知,王落辰听了之后,脸上却是波澜不惊,毫不动容样子。

    他很平静地看着这位所谓的影神,默默地将自己的光翼给释放了出来。光翼散发着金色光芒,与影神的银色光圈相互辉映,形成一幅绝美的画面。

    接着,他便学着他的口吻对其说道:“这下你明白我为什么要帮着血族跟影族战斗了吧?”

    “血神光翼?想不到你拥有血神的赐福。这么说你已经被血神认可,成为血族的守护者了。这倒是奇怪了。血族的守护者一直都由血族人来担任的,怎么你就会成为一个特例呢?”影神带着几分疑惑问道。

    “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我拥有这个吧。”说着,王落辰将母神权杖给释放了出来。

    母神权杖一出现,便向周围放射出神性的光辉。那光辉照射到影神身上,立刻让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威压。

    他有些惊恐地看着母神权杖,不安地问道:“你怎么拥有这等厉害的神器?难道说你本身就是神族?”

    “你管我是什么族呢?只说你敢不敢质疑权杖所代表的威严吧?若是你敢于质疑,不妨事,尽管说出来好了。但若是你并不敢质疑,那我得提醒你一下,你最好还是马上表现出对它的尊敬好了。因为,权杖的主人可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若她知道你在她的权杖面前不怎么讲究礼仪,她或许会不高兴的。你说我说的有道理吗?”

    有跟血神打交道的经验,他知道母神权杖可能对一些所谓的神灵拥有着极大的权威。因而,他特意利用它狐假虎威了一下。

    不过,这次他又猜对了。那影神果然是对母神权杖很忌惮的。听了他的话之后,马上很不情愿地对着权杖进行了跪拜。

    然后,他对王落辰说:“既然你有这么深厚的背景,干嘛要在地球这个低级星球上混日子呢?去更为高级的世界发展不是更好吗?”

    “你是问题机吗?老是向别人提问题。腿长在我身上,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留在地球,自有留在地球的目的。这事儿事关机密,我有可能跟您说吗?好啦,别废话了。你就说你出来见我到底是什么目的吧。说完咱们也好再见。要知道,我可是很忙的。没空跟你扯闲篇儿。”王落辰讨厌这家伙一个劲儿向自己提问,忍不住以强硬地语气数落了他一通。

    影神听他敢于这样跟自己说话,心里自然是十分的不爽了。但他气归气,在母神权杖的面前却是不敢造次啊。只好忍气吞声地说:“也没有别的事,不过是看你率领血族欺负了我的族人,想要给你点教训罢了。当然,这是刚才不知道你身份时的想法。现在既然了解到了你的身份,这想法当然便算数了。”

    “哦,原来是来找我晦气的啊。不过,还好你够稳重,没有贸然出手,否则的话,恐怕此刻你已经反被权杖所伤了。所以,你得庆幸自己没有胡来才是。还有,从你的想法来看,你好像对我有误会。我告诉你,我带人来影界,不是要对付你的族人的,而是来帮助他们的。因为,帮他们将族中勾结外星人,挑起两族争端的坏分子去除,以避免他们走向歧途,是十分必要的。对影族将来的发展也有积极意义。不信,你去看看,现在影族和血族之间变得有多和睦了?等将来,两族之间关系更加亲密,两界两族就成为一体了。他们之间不再有战争,人人生活在和平的环境中,这对两族来说难道不是最大的福音吗?”

    听出他对自己有误会,王落辰便以极大的诚意将自己带领血族所做的事情,向他解释一通。希望以此消除他心中对自己的不正确想法。

    影神听后,沉默了好大一会儿,似乎是在对这件事进行思考和研判。

    接着,才对王落辰说:“经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自己原先对你有所误解了。不过,这也怪不得我。因为,你现在所看到的我不过是我投送的虚像。真实的我还在遥远的星空深处。由于距离的关系,我对事情的了解会有一点延迟。这样的延迟会造成我对信息掌握的滞后。这便导致我对影族和血族之间关系的发展了解的不够全面和及时。所以才只看到了两族过去发生的战争,没有看到两族现如今的和睦。经过刚才一番对新情况的掌握,我已经获知了事情的全貌。这样一来,我对你的误解也就消除了。要教训你一下的想法也便没有了。”

    原来,他沉默了一会儿,是以某种方法去获取更全面的信息去了。

    知道这一情况后,王落辰心中对着影神他妈问候了许多遍。心中忍不住吐槽,他@妈的,你不把事情搞清楚就来教训我?这叫什么事儿啊。你可是神啊,怎么可以犯这种低级错误呢?你应该很清楚吧,教训别人对你来说或许只是一个错误,但对被教训者来说可就是一场灾难啊。

    心里如此吐槽,嘴上却不好这么说他。他好歹也是个神,总要给他留几分薄面的。

    因而,王落辰在听他这样讲述了自己的错误后,摆了摆手,很无所谓地对他说道:“没什么,既然是误会,就让它成为过去式好了。反正这个误会也及时消除了,我们两个人也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

    他这话说的够狂够傲,把影神给气得一阵难受。

    他也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什么叫两个人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呢?难道你还真以为凭你一个凡人,就可以伤到影族之神吗?你也太不把神当回事儿了吧?

    然而,同王落辰一样,因为忌惮母神权杖,这些话他同样只是在心里念叨了一下,并没有当着王落辰的面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