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美女会喜欢,本是男人的天性。王落辰自然是无法免疫的。所以,当他看到了宁木晴子的美貌后,尽管定力十足,还是忍不住稍稍动了一下心。

    这样的心动,让他立刻觉得不妥,忙将头转向一旁,假装思考问题,掩饰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谁知,他想躲开,宁木晴子却因为在心里发过了誓愿,想要跟他有更多的接触,不给他躲避的机会。

    见他做沉思状,她向他问道:“殿下,您在想什么呢?”

    “哦,晴子,没想什么。就是想一下战后的事情。比如怎么撤军,两族怎么签约,以后两族如何交往,以及帮助你们重建等等。”王落辰被她问道,心中发虚,赶紧编了些瞎话出来。

    宁木晴子不知他这话是真是假,听他如此说,还以为他真在思考这些天下大事呢,便以一副十分欣赏地语气说道:“殿下真是胸怀天下的大英雄。时刻不忘为了天下苍生谋划将来。晴子真是佩服地五体投地。”

    “晴子,你过誉了。呵呵。哦,对了,别光说我啊。你呢?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关于将来,你打算做什么啊?”

    王落辰受不了她对自己的赞赏,那赞赏会让他觉得自己只需稍稍努力一下,便可以得到她的芳心。

    这是很危险的。倘若他试着那样做了,他恐怕自己会真的跟晴子产生不一般的感情,从而欠下一份新的情债。

    这绝非自恋。因为,他自己也很清楚。无论身份地位,人品能力,他对女孩子都有着不俗的吸引力。轻轻松松就能符合很多女孩子对于男子的幻想。使得她们会因此而爱上自己。

    但说真的,他已经有了好几个爱人了,实在是不想再多一个女子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了。

    为此,他忙将话题的内容从自己身上转移开去,谈论起宁木晴子关于未来的构想。

    宁木晴子听他问起自己对将来的打算,稍稍想了想,说:“我的将来还能怎么样呢?当然是继续做族长的女儿,为族人们服务啦。当然,我也想找一个疼我爱我保护我的男子,做他的老婆啦。只是,这样的好男人不好找啊。说不定一辈子也找不到的。至少我觉得,在我们影族是没有可能找到的。除非,除非我可以走出影族,到更广阔的世界去寻找。可是,有谁会带我走出影界这个狭小的世界呢?唉!”

    王落辰原本想要岔开话题才问起她对自己将来的打算的。没想到的是,宁木晴子心中已然有了千千结了。这结如同一张心网,可以将任何事情和话题都跟王落辰扯上关系。

    就像她刚刚所说的话,不由自主地就向王落辰进行了暗示,希望他可以做那个带她走,并从此以后对她好,疼她爱她保护她的男人。

    这样的暗示,王落辰心思敏捷,岂能听不出来?

    可他为了不让宁木晴子对自己产生不必要的幻想,不敢做出一点回应。只能假装没有听懂地说:“晴子,你对未来的构想很美好。我相信,你人这么好,一定会得到上天的眷顾,最终得偿所愿的。”

    “是吗?摄政王殿下也觉得我能够实现自己的心愿吗?那真是太好了。要是那样的话,我简直就幸福死了。”

    谁知,由于晴子已经对爱痴迷,非但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反而将他的话当成了对自己追求他的鼓励。

    这样的想法让她觉得很幸福,脸上竟然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了对王落辰的爱意。

    以至于,她说这句话是,身体都不由自主地向王落辰靠近了几分。

    身体可以忠实地反应人的心灵。王落辰由她的表情和潜意识的动作,觉察出她对自己产生了一些误会。心里不禁暗想,这样的谈话不能再进行下去了。否则的话,恐怕宁木晴子会更加地误会自己的。

    所以,他忙说:“是啊,晴子,你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好啦,咱们不说这个了。我听四周好像安静了许多,或许是咱们两族的军队已经停火了吧。要不咱们去看一下情况吧。”

    “行,您说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跟着您。”宁木晴子点点头,用十分亲昵的语气说道。

    这语气挥发出的甜蜜气息,令王落辰心里产生了一丝无奈,他暗地里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什么,以月梭带上宁木晴子,向两族交战的最前线飞去。

    他们走后,卓不群由不远处的一处建筑中走出。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他叹了口气,自语道:“这小子怕是又被影族的这名女子看上了。唉,应儿啊应儿,你说你选谁不好,干嘛非要选这家伙呢?这小子太出众了,好像天生的明月,天生拥有吸引群星的能力。这些女孩子啊,在他的光辉面前,哪里禁受地住呢?你看,不是又有一颗星星被他给吸引过来了吗?你的幸福,只怕是从此之后又会多一个人分享了。”

    卓不群所说的没错。在这世界上,无论男女,倘若他或她拥有着显赫的地位,高贵的身份,无尽的财富,雄霸天下的权势,木秀于林的才智,看上去顺眼甚至惊艳的容貌,待人如沐春风的德性,他或她就相当于天空中那一轮皎洁的明月了。

    这样的男子或女子,拥有着不可抗拒的吸睛能力,哪能不让人对其瞩目,心生喜爱呢?

    说来说去,宁木晴子会迅速爱上王落辰,还是因为他拥有了太多别人所没有的东西了。

    拥有的越多,能够满足别人幻想的闪光点便越多。这样的人,注定会成为别人心仪的对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王落辰就是想避,却也是避不开的。

    他没有留意到身后的卓不群,此刻的他正和宁木晴子共乘一轮月梭,御风而行。

    月梭原本只为单人飞行设计,并为考虑到载人飞行。因而它上面的空间还是相对于两个成年人的身体来说,还是有些狭小的。

    这样一来,他们两人要想共乘这飞行器,身体就必须要靠近一些才行。再加上,宁木晴子以前并未乘坐月梭飞行过,刚一上天便紧张得不得了。恐惧令她靠得王落辰更近了一些。

    不,准确地说,不是更近了,而是无法再近了。因为此时的她,已经将自己的身体贴紧了王落辰的后背了。这样做是出于安全需要,王落辰也无法避开。只得任由她从背后抱紧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