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话在此时是十分管用的。毕竟,他们都受了伤,根本就没有能力去违拗他的。当然,即便没有受伤,仅凭王落辰刚才对付末世弹的手段,也足以让他们折服,不敢不听命于他的。

    因此,在王落辰向他们发出了威胁之后,这些家伙都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巴。

    等他们安静下来之后,王落辰便安排他们跟着自己出去,向他们的士兵宣布投降的事儿。

    事已至此,他们已经别无选择,只好听从王落辰的安排了。

    于是,王落辰就押着他们一帮人,走出了三木林森的办公室。

    出去之后,这些人便向传令兵们下达了停止抵抗,向血族投降的命令。

    命令一下达,已经被血族大军给打得心惊胆战的影族士兵们,立刻便从防御工事里面走出,向血族人投降。

    见到他们的举动,血族大军各部涌上来把这些人给围了起来。随后,他们就将这些人给集中关押于族府中的一栋建筑内,等待王落辰做出更进一步的安排。

    至于三木林森,王落辰以法阵在他神识中埋下了神识锁后,也让士兵给押了下去。

    他是影族背叛血族的罪魁祸首,不可能轻易放过。只是,要定他的罪,王落辰以为,还是由血族和影族两族共同商议才好。毕竟,这家伙挑起的战争所祸害的可是两族的百姓啊。理应由两族共同处置的。

    士兵们刚刚把三木林森给押走,宁木晴子父女就赶过来了。

    见到王落辰后,宁木晴子十分兴奋地向他问道:“殿下,是不是已经抓到三木林森了?您真厉害,这才多大会儿工夫啊,您就把问题解决了?”

    “也没什么啦,不过是稍稍动了一下脑筋,想出了个办法而已。”王落辰谦虚地回答。

    但宁木晴子才不相信事情会像他所说的那样轻松呢。于是,她便追问他这件事到底是如何进行的。

    王落辰禁不住她的追问,便只好将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跟她讲述了一遍。

    说到最后,他对宁木晴子父女说:“三木林森已经被我抓起来了。如何定罪,我却不好独断。不如就由咱们两方各选出一些德高望重之人,对他的罪行议定一下,然后给他一个审判吧。”

    “殿下,处置他这种人渣何必这么麻烦?一刀杀了不就完了?”

    自己的父亲受到了三木林森的迫害,她自己也被这家伙给追杀过。宁木晴子对三木林森愤恨不已,因此觉得一刀杀了他最痛快,最省事儿,也最解恨。

    对她这说法,王落辰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晴子,你恨他,当然希望他快点死掉了。但你想过没有,你们族中其实还有很多人并不希望他死的。咱们若是简单行事,一刀杀了他,岂不是忽视了那些人的态度?咱们想要两族之间保持长久的和平,便要尽量避免做拉仇恨的事情。尽量兼顾各方利益,这样两族之间才不会再生乱生战,和平才能够长久。所以,给像三木林森这样的混蛋一个公平的审判,让大家都明白其所犯何罪,还是很必要的。”

    对于他的话,宁木晴子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宁木致和给制止了。他笑着冲宁木晴子摆了摆手说:“晴子,你不必在多说什么了。殿下见识卓绝,深谋远虑,他对三木林森一伙儿的处置,是极为正确的。我们理应全力支持与配合才好。”

    父亲都这样讲了,当女儿的自然是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便只得同意了王落辰的提议。

    见她同意了,王落辰又说道:“这件事就这样说定了。三木林森便暂时关押在这里好了。咱们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利用三木林森的投降,将暗影城中所有的军队都给招降的事。对此,不知两位有何高见啊?”

    “所谓树倒猢狲散,三木林森都投降了,其余的人自然是没有理由不降了。不如这样,还是由我去向那些效忠于他的人宣讲一下血族的政策,力争把他们给劝服,要他们主动放下武器,向血族投降吧。”

    宁木致和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便只能继续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劝服那些人,要他们尽快投降。

    王落辰同意了他的这个提议,然后说:“要想让他们投降,只是劝服是没用的,还得让他们感到自己打下去不可能获胜才行。因此,在你去劝降他们的时候,我会命令血族大军对他们进行佯攻,给予你一些策应的。”

    宁木致和一听,十分高兴地说:“如此甚好。有您的大军做后盾,他们自然是更容易被说服的。那好,既然这样,殿下去安排军队,我这就去劝降他们好了。”

    说完,宁木致和便带了几名旧部下,去城中各处劝降了。

    他走之后,王落辰便让传令兵向赫斯坦传达自己的命令,要他指挥各路大军一起攻城。

    命令传达下去没有多久,暗影城四周便响起了战斗的号角。

    随之,各种属于战争的声响也便接连响起。

    宁木晴子听到这些声音,唯恐自己的族人会在战斗中受伤或死去,赶紧将十指紧扣放于胸前,紧闭双眼,向影神祷告,祈求平安。

    她闭上眼睛的瞬间,王落辰仿佛看到了一尊沉睡女神的雕像。她的美,果然是可以叫男人动心的。不过,王落辰想想,自己身上已经背负了那么多的情债了,实在是不宜再跟宁木晴子产生感情纠葛的。便将目光转向别处,假装没有看到她的美。

    然而,他虽无意,但宁木晴子心中却对他已经暗生情愫。因此,她在向影神祈祷的时候,也顺便就她和王落辰之间的事,向影神发下了誓愿。

    她于心中对影神说:“恩泽我族的影神啊,自有生以来,从未有一个男子能够令我这样的关注和喜爱,以至于心里对他拿得起放不下。您说我该怎么办?到底要不要将这份心意告诉他?您能够给我一个明示吗?如果您不能给我一个明示,那您能让我得到他的一份眷恋吗?我不要求很多,只要一丝丝就好了。求您成全小女的心愿。”

    发下誓愿之后,她自己也觉得这想法有些疯狂,不禁为此心生羞涩。

    这份羞涩让她的脸颊浮现出一抹桃红,为她的美貌增加了一分神采。令不经意间看到他的王落辰,心中一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