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三木林森大发雷霆,他的手下们暗自埋怨的时候,王落辰悄然靠近了三木林森。

    他跟他之间只有一臂长的距离,令他能够做到可以在抬手之间出其不意地将三木林森给制住。

    于是,他便出手了。

    只一下,他就的手就将正在喋喋不休的三木林森的脖子给钳住了。

    “呃呃。”

    刚才还大吼着的三木林森,脖子被王落辰给钳住后,立马就发不出声儿来。

    这一突发情况,令三木林森和现场的人都被吓坏了。

    因为,由于王落辰穿着隐身衣,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别人能够看到的。甚至,他的手上也戴了一副用隐身材料做出的手套儿。因而,当他抓住三木林森后,大家并不知道三木林森是被人给钳住咽喉了。

    他们只看到三木林森的窘态,却根本看不到造成他这副模样的是什么力量。还以为是发生了超自然现象,这当然会让他们感到恐惧了。

    尤其是三木林森,坏事做得多了,原本就有些心虚。如今被无形的力量给制服了之后,他不做别的猜想,只以为这是鬼神的力量在作祟。

    因而,他在浑身都被惊出一身冷汗后,赶忙用手向着天空做出了求告的手势。

    瞧着他这副糗态,王落辰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

    他这么一笑,便暴露了他的位置。顿时引起了别人的怀疑。

    不过,到了此时,手中已然制住了三木林森的他,根本就不怕暴露自己了。因而,在他们疑心刚起,还未做出任何反应之时,他将自己的隐身衣的帽子以及面罩摘了下来,便露出了自己头部。

    “是你?血族摄政王?你的头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一见到凭空多出来的这颗人头,三木林森旁边的人立刻惊恐地问道。

    而三木林森也立刻收起了脸上的惊恐,转而换上了一副迷惑和惊奇的神识。

    王落辰便狠狠地瞪了问话的那人一眼,冷冷地说道:“愚蠢,你们家人头可以离开身体动吗?很明显我是隐身了嘛。这都看不出来,怪不得你们的族长要骂你们呢。”

    然后,他转而对三木林森说:“三木族长,我说的对吧?”

    随着发问,他将自己放在三木林森脖子上的手略微松了一下,以便他能够说话。

    他的手一松,三木林森便连吸了几口气,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气息。然后,他怒气冲冲地对王落辰说:“摄政王,你这样做未免太不厚道了吧?你这可是阴我啊。我对此很不服气。有本事的你放开我,咱们决一死战。你敢不敢?”

    “你不必用激将法,因为无论你怎么说,我也不会从你的脖子上松手的。所以,我劝你把你手上的末世弹给我,然后履行咱们约战时的承诺,率领影族向我们投降吧。否则的话,我会立刻便杀了你的。”王落辰威胁道。

    “连末世弹的事儿你也知道?好啊,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给你吧。”三木林森朝自己手上的那颗威力极大的炸弹看了一眼,向王落辰说道。

    说完这话,他便将手缓缓抬起,做出了向王落辰交出末世弹的动作。

    他的动作缓慢而平稳,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的平静,仿佛他已经认输并且认命,要向王落辰投降一样。

    然而,就在他的手缓缓抬起到一定高度后,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辣,接着拿末世弹的手便猛地向下一甩,口里大叫着“大家一块儿死吧”,把末世弹给甩向了地面。

    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所有人甚至来不及对此作出反应,那颗末世弹就向地面飞去。

    可是,就在它即将触及地面,所有人也已经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被炸死了,心底陡然生出最浓厚的恐惧之时,一团闪烁不停的星阵由王落辰的体内飞出,将末世弹给包裹了起来。

    末世弹被星阵给包裹后,由于受到了强烈的震动,立刻便被触发了引信,进入了爆炸倒计时。

    王落辰以神识感受到了它的细微变化,马上毫不犹豫地控制着星阵将末世弹由房间里托举了出去。

    星阵才刚刚飞出房间,末世弹就炸了。

    但由于它被封闭在了星阵所形成的独立空间内,它爆炸所产生的力量都被限制在了其中。当然,这并不是说它的爆炸就因此对周围的事物造不成任何的伤害了。

    伤害还是有的。这是由它爆炸时释放出的巨大能量撞击星阵后,所产生的空间张力造成的。

    这是一种类似引力波的波动。是由能量对空间挤压,使得空间发生细微变形,作用于空间内的事物所产生的伤害。

    这种伤害,对于王落辰这种身体坚硬无比的人来说,可以忽略不计。但对于战力不如他,身体坚硬程度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的影族人来说,可就不得了了。

    它虽然没有一下子要了他们的性命,但也令他们受了很重的内伤。

    不过,受点内伤还是可以治愈的。相比于丢掉性命,已经是好出了不知多少倍了。

    因而,他们在受伤后,并没有去怨恨引发三木林森抛出末世弹的王落辰,而是一起向三木林森发出了抗议、谴责和谩骂。

    “疯子”、“神经病”、“变态”、“混蛋”、“操”、“干”、“你@妈”“你@妹”之类的脏话化成支支利箭,射向了释放末世弹的三木林森。

    这一刻,刚刚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儿又回来的他们,可是顾不上他是不是族长了。他们都恨透了他这个置他们性命于不顾的坏家伙。

    看到这一幕,王落辰向三木林森嘲笑道:“三木林森,你的族人好像对你意见很大啊?不知道若是我在这种时候将你交给他们处置,他们会把你怎么样呢?”

    正因王落辰阻止末世弹爆炸所使用的高明手段而失神的三木林森,被众人的骂声和王落辰点点嘲笑给拉回了现实。

    他看了看群情激奋的众人,又瞧了瞧满脸得意的王落辰,低下头说:“摄政王殿下,我错了。我愿意投降,求您行行好把我带走吧。可千万别把我交给他们啊。那样的话,恐怕我就死无全尸了。”

    “行,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好吧,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着,王落辰向那些还在怒骂三木林森的官员们说:“别吵吵了,你们族长已经降了。他既然降了,便是我的战俘,受我保护了。你们任何人便没有资格再动他一手指头了。若是有人敢这么做,那就是我血族的敌人。现在,你们可以安静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