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暗自讥笑了这些人的表情,然后对那名男子说:“当然,时间很宝贵,咱们得珍惜。现在不去,等会儿再去,怕是人家就知道了你已经投靠我们的事儿了。那样的话,不就坏了咱们的事儿了吗?所以,你去准备一下吧。咱们马上出发。”

    “好的,我这就去召集我的人手,带上他们一块儿去,省得别人怀疑。”王落辰吩咐了一下,那男子立刻照办。

    那男子去了,王落辰向其他人拜拜手说:“你们也下去吧。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回去后不要将刚才的事随便乱说。否则,走漏了风声,坏了我的事情,要你们好看。”

    那些人听了他的警告,赶忙战战兢兢地表示自己会老实听话的。然后,才在王落辰赞许的笑容中离去。

    他们走后,王落辰便将属下找来的影族士兵的衣服给穿上了。

    当他穿好这身衣服后,那名男子恰巧在此时也带着自己大约一百多名手下来了。他便和他们一起,向着族长堡垒走去。

    因为已经得到命令,血族军队对他们这一行人并不加以阻拦或者攻击,他们很顺利地就穿过血族占领的地盘,到达了影族那一边。

    影族见他们穿着和自己一样的军服,且由一位他们看起来很面熟的官员领着,也不加阻拦,让他们进入了自己的防区。

    因此,他们这一路之上并没有遇到阻碍,十分通畅地就到了族长堡垒。

    到了这里,门口的守卫都认识这名官员,只是简单盘问了一两句就让他们进去了。

    到了里面之后,王落辰瞅着个机会从队伍中离开,躲到一个僻静角落把隐身衣给穿上了。

    然后,他追上这名官员,对他说他的任务已经完成,要他在堡垒中随便逛上一圈,直接回去就可以了。

    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危险便多一分,这名官员巴不得他这么说呢。因而,在得到王落辰命令后就欣然照做了。

    他们自行离开,王落辰不用去管。他跟他们分开后,便按照这名官员所指引的,直奔藏匿末世弹的地下室而去。

    不得不说,位于族长府最核心位置的这座族长堡垒,其建筑还是很宏大的。里面大大小小分成了数百个房间。其中光位于地下的就有几十间。

    这些位于地下的房间,由于更为易于控制人员的进入,便被用来充当了存放贵重物品的库房。而末世弹就被存放在它们中的某一间内。只是,至于具体在哪一间,由于涉及机密,那人却是不知道的。因而,王落辰便也没有关于末世弹具体位置的信息。

    不过,拥有超凡的神识,王落辰相信,找到它并不费事。

    因此,他便在凭借着隐身衣溜到地下室后,开始以神识搜索末世弹所在的位置。

    但令他感觉十分奇怪的是,他在地下室搜索了一通之后,却并没有找到末世弹。

    针对这一情况,王落辰心中暗自琢磨开了。他暗想:“怎么没有末世弹的踪迹呢?难道说那名官员的情报有误?末世弹根本就没有被放在这里?”

    心中有了这种猜测,王落辰便不再继续搜索末世弹了。他临时改变了主意,既然找不到末世弹,不干脆去找使用末世弹的人去好了。反正,如果没有人使用的话,末世弹便不会被引爆。

    想到这一点,王落辰便从地下室内溜回了族长堡垒的地上部分。

    到了上面之后,他就开始寻找三木林森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很好找,他要去那儿,只需跟在官员模样的人后面就行了。

    一般来讲,他们到这里来肯定就是有什么事情要找三木林森回报的。而要回报的话,他们肯定就会去三木林森的办公室的。所以说,跟在他们后面准没错的。

    王落辰便用这种方法,十分轻松地找到了三木林森的办公室。

    他尾随一名官员悄无声息地走近三木林森的办公室门口。刚到那儿,他们人还没进去呢,他就听见了三木林森的怒吼。

    就听他叫喊道:“混蛋,混蛋,全都是混蛋!平常的时候我待他们不薄,没想到这些混蛋居然在这种时候背叛了我。好啊,很好,这是你们逼我的。老子就跟你们来个同归于尽。让你们再背叛我。”

    随着他的骂声,他在别人身后走进了族长办公室。

    进入其中后,他看到了头发凌乱,胡子拉碴,一脸颓废和恼怒的三木林森。

    他正在对着站立在自己面前的一群人大发雷霆,不断地以自己乱飞的唾沫星子朝这些人恋人喷射。看那架势,就仿佛他要以这种方式将他们全都给杀死似的。

    见到他这副模样,王落辰不禁在心里偷着笑了。

    然后,他就悄悄向他靠近,准备出其不意地将他给拿下。

    但就在此时,他瞧见越说越激动的三木林森,从自己的衣兜里取出了一颗跟手雷大小相当的紫色圆球。

    他用手紧紧握住这颗雕刻着诡异花纹的圆球,不停地在自己属下的面前晃动着说:“瞧见没有?这就是末世弹。它的威力有多大,想必你们也已经知道了吧?现在,若真被你们这帮蠢货给逼疯了,我就将他给启动,和所有人同归于尽。”

    面对他的咆哮,房间内所有的人没有一个敢吭声的。

    他见大家不说话,反而更为愤怒了。他用空着的那只手在几名靠近他的官员头上,逐个拍打了一下说:“你们都是哑巴吗?对于我的话,难道你们就不能做出点儿回应来?比如说跟着我一起骂一下那些叛徒,或者告诉我一个能令我高兴的好消息什么的。”

    听了他这种带着几分霸道,透着些许荒唐的话,王落辰再也忍不住了。

    “哈哈……”

    他当着三木林森和他手下的面儿,一下笑出声来。

    这突然响起的笑声,在这房间里显得极为刺耳,尤其是在三木林森听来,这笑声更是对自己的公然嘲笑和挑衅。

    他在笑声响起之时,暴跳如雷,朝所有人咆哮道:“是谁?是谁这么想死,居然敢这样笑我?难道说在你的眼中就这么好笑吗?到底是谁?有种的你给我站出来。我保证不打你个半死,只打到你爹妈不认识。”

    他的咆哮,让他所有的手下身上都是一阵颤栗。他们此刻简直恨透了刚才发笑之人,埋怨这家伙真是二百五,居然在这种时候触霉头,惹三木林森气上加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