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不多时,宁木晴子父女被叫了回来。见到王落辰后,宁木晴子带着几分欣喜对他说道:“殿下,想不到我们族中还是有不少明理之人的,我和父亲对他们讲了这么会儿道理,就有三千多人放弃了抵抗。我想,若是再多讲一会儿,说不定还会有人投诚过来呢。”

    “你们辛苦了。先去后方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王落辰拍了拍宁木晴子的肩膀说。

    听他没说再让自己宣讲的事儿,宁木晴子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有些失望地向他问:“这么说,殿下最终还是决定要以武力解决问题了?”

    “晴子,没办法啊。如果我们时间非常的充足,或者我们所处的地带非常安全的话,我们大可不必急于对他们发起进攻。但你也知道,我们的时间真的是不多了,必须要尽快地将族长府给拿下来才行。”王落辰无奈地表示。

    “嗯,我理解。好吧,我和父亲下去休息好了。”宁木晴子也知道王落辰说的是有道理的,因此便不再多说什么了。

    她和父亲向王落辰和卓不群告辞,便向族长府外走去。不过,走了几步,她又忍不住回头对王落辰说:“殿下,我想了想,还忍不住要向您提一个请求。就是,希望您能对我的族人们手下留情。”

    “请你们放心,我们不是嗜杀的狂魔,影族的人也不是十恶不赦的恶徒。我们对待他们,不会过于血腥和暴力的。我们只希望让他们意识到抵抗是没用的,唯有接受和平条约才是正确出路就好。”王落辰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便向她做出了保证。

    宁木晴子这才点点头,安心地离去了。

    他们父女两人走后,王落辰和卓不群对视了一眼,便要传令兵传达了发起进攻的命令。

    他的命令一发出,血族的军队便开始朝着各自负责的目标发起了攻击。

    有进攻就有反击,随着血族的进攻,影族的反击也开始了。双方的战斗一下就打响,并很快进入了白热化。

    他们都倾尽所有,对对方进行最猛烈的打击。

    王落辰和卓不群便在这战火中腾空而起,各自施展元力拟态武器,对敌人防线上的重要节点进行了破坏性的攻击。

    王落辰的璀璨星域表现的最为抢眼。影族只看到一片星空向自己笼罩过来,然后就瞧见漫天的星雨向自己所在的建筑飞落。

    还没等他们弄清怎么回事呢,那星雨所到之处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破声。

    战力到了武圣,其攻击力堪比一架重型轰炸机。别说小小的城主府了,便是整个暗影城,只要这些武者们乐意,也可以将其变成拆迁地带。

    王落辰此刻便如一个十分霸道的强@拆机器,所到之处,无论如何坚固的厅堂馆所,楼阁堡垒,一概成为残垣断壁。至于其中的影族士兵,逃得快的算他们命大,逃得慢的只能一命归西了。

    与他相比,卓不群也是不差。他的冰瀑所到之处,建筑物立刻被冻结,碎裂。里面的人也随之被冻成冰疙瘩,一命呜呼。

    有他两人开道,血族数万大军如虎添翼,势不可挡,很快就将族长府内上百座建筑给占据。

    防守失利的战报如雪片般飞向三木林森,三木林森被这些坏消息给愁的犹如屁股上生了疥疮一般,再也坐不住了。

    他将族长府中所有的官员都给召集起来,拍着桌子大发雷霆。

    “援兵呢?援兵呢?我问你们,我让你们调集的援兵呢?你们这帮酒囊饭袋,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掉链子呢?快,都行动起来,给我调兵去。”

    他发了很大的脾气,他的属下们被他给骂的狗血喷头,承受了一万吨的伤害。但,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些人在面对他的命令发出后,却没有一个人动弹。

    这令他更为恼火了,他忍不住将最靠近自己的一个官员的脖领子一把给薅住,怒视着他怒骂:“该死的混蛋,你他@妈聋了吗?我让你去调集援兵,你没听见?信不信我会杀了你?”

    “族长息怒啊。您的话我听见了,我也想去。可是,您还不知道吧。咱们所有跟外界的通路都已经被血族人给封堵了。当然,我怀疑,仅凭血族也做不到这一点。而是有些咱们自己的人,也在这时候帮助他们堵了咱们的路。”那名倒霉蛋官员战战兢兢地回答。

    “这帮混蛋,还有宁木致和那老不死的。这是要把我逼上绝路啊。好吧,要死大家一起死。我跟你们说,如果他们要是真想把咱们给弄死,你们就把狂霸星人送给咱们的那颗末世弹给我引爆。我要他们所有人都给我陪葬。”三木林森积极败坏地叫嚣道。

    他的话,让所有在场之人都吓到一哆嗦。末世弹,顾名思义就是威力及其巨大的炸弹。上次炸毁血皇宫时,影族使用的就是它。

    这种炸弹是狂霸星人提供的,目的就是要影族人使用它去血族搞破坏的。

    这种炸弹,狂霸星人一共给了两颗。三木林森上次派人用掉一颗之后,另一颗因为血族的进攻而失去了使用的机会,便存放在了族长堡垒中。如今,因为感到情势危急,他竟然想到了要使用这颗炸弹来和敌人同归于尽。

    不过,他想和敌人同归于尽,那是他的想法,他的手下却还没有活够。他们还是很怕死的。因而,在他说出这种疯狂的话之后,他们都吓得不轻。

    惊吓令他们失神了一会儿。随后,他们赶紧劝说三木林森,说他们这就去想办法调兵,他们还是有希望将敌人给赶跑的,要他不要太过悲观。

    经过他们的劝说,三木林森的心情平和了一些。他向自己惊魂未定的手下摆了摆手,没好气地说:“还傻站着干嘛?还不赶快调兵去?”

    说完,他就将他们赶出了自己的豪华办公室。

    这些官员被他给赶出后,互相串联了一下,就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开起会来了。

    他们彼此商议,觉得自己这族长情绪有些不稳,说不定真会做出什么跟敌人同归于尽的事儿来。

    他们跟着这样的人混下去,说不定会被他给害死。都说不能在三木林森这一条树上吊死,得为自己找一条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