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情况都被影族的军官们报告给了三木林森,三木林森听后,心里顿时有些担忧。他忙告诉自己部下,要他们赶快调集别的部队前来增援,免得拖久了会生出兵变来。

    且不说他们这边着急忙慌地调集援兵的事儿,单说王落辰他们这边,在喊话进行了十几分钟后,来了两个十分关键的人物。

    这两个人物不是不是别人,正是宁木晴子和她的父亲宁木致和。

    他们两人是王落辰专门派人去请的。

    两人到了之后,便被勤务兵引领着来见王落辰。

    双方一见面,宁木晴子便立刻向王落辰问道:“殿下,您叫我们父女来有什么吩咐啊?”

    “晴子,你客气了。我对二位可不敢说什么吩咐不吩咐的。我请你们前来,是有很重要的事要你们帮忙的。”王落辰笑着对他们说。

    宁木致和听他如此说,忙对他这位救命恩人表态说:“要我们帮忙?殿下请说,要我们做什么。只要我们能够做到的,定然坚决为殿下办到。”

    “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就是要你们向城主府内的守卫们喊喊话,告诉他们你们代表影族与血族签署和平协定是真的,要他们停止抵抗。当然,现在说这个话还是撒谎。不过呢,随后我们会将这个谎给圆上的。”

    接着,他便向两人解释了一下喊话的事。

    父女俩听了,十分高兴。尤其是宁木致和,他一直就希望与血族保持和平,希望两族再续和平条约的。如今听血族的摄政王亲口许诺会跟自己签订这个和平协定,心愿得到了满足。这心里的喜悦自然是非比寻常了。

    他激动地和王落辰拥抱了一下说:“殿下,谢谢您的宽宏大量。说实在的,这一次咱们两族的战争,完全是由我们影族背弃盟约并跟在莫罗亲王后面与血族作对造成的。以血族的实力,将我们给族灭也是能够办到的。但您却大人不计小人过,宽宥了影族的罪责,仍旧愿意与我们和平相处,这真是我影族上下之大幸。因此,请允许我代表影族对您表示最诚挚的谢意。”

    “宁木族长不必客气。世界上没有化解不了的恩仇,何况血族和影族之间在过去数千年的时间里,还保持着良好的同盟关系呢?最近这一段时期的冲突和误会,完全是由于外部势力扰动和贵族内部一些不良分子搅局所引起的。我们不应将所有的责罚都落到你们全族所有人头上。因此,这一次我们只要严惩那些冥顽不灵的家伙就好。至于影族的大多数,我们还是会继续以盟友视之的。”王落辰跟他进一步阐明了自己这一方的立场。

    “行,我明白了。这真是太好了。您不知道,在此之前我还担心血族会不会原谅我们呢。好,既然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接下来,为了让更多的族人了解您的这一善意,我就亲自去跟他们宣讲一下好了。争取让所有人都尽早幡然悔悟,重新回到跟血族和平交往的轨道上来。”

    说完,宁木致和就和宁木晴子在血族士兵的护卫下,去城中府的各个建筑前去宣讲王落辰的和平政策去了。

    他们离去之后,卓不群向王落辰问道:“落辰,你说他们的宣讲会有作用吗?”

    “应该会有作用吧。他们毕竟是影族的代表人物啊。想来一定会有很大的号召力的。相信由他们亲自去说关于和平条约的事,那些守卫会更相信的。只要他们信了,必定会有更多的人选择放下武器,向咱们投降的。”王落辰信心满满地回答。

    “那倘若他们在宁木父女宣讲过之后,仍旧不肯投降呢?到时候,我们是不是就要大开杀戒了?”卓不群追问道。

    “哈哈,看来师伯是有些不耐烦了。您别着急,再等半小时。若是他们父女的宣讲没效果,咱们就立刻对敌人发起总攻。不过,即便是这样,咱们这次攻击也只以敌人的防御工事为目标,尽量不伤及他们士兵的性命。因为只有这样,到了战后,影族的人才能更容易接受咱们。否则,死伤太多的话,他们之中便会有很多人因为自己的亲人被咱们给杀死,而对血族怀有仇恨。那样的话,双方和解的过程会比较漫长一些的。”

    敌人若不投降,等待他们的当然就会是血族大军对他们的无情打击了。但,因为要顾忌到两族关系的恢复,王落辰也会对打击的烈度进行一个控制,免得杀人过多,引来更多的仇恨。从而会影响后续的合作。

    卓不群听了他这番话之后,对其竖起大拇指说:“厉害,落辰,你现在的表现,就连师伯也不得不拍你的马屁了。你能在此时就想到战后甚至更长时间的事,这眼光和胸襟绝非一般人可比的。”

    “师伯,你又来?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夸我了吗?呵呵。”王落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

    “我这不是夸你,是就事论事啊。谁让你表现那么出众呢?好啦,既然你不让说,我就不说了。”卓不群笑笑,不说了。

    他将手背到身后,气定神闲地以神识感知着宁木晴子父女两人宣讲所取得的效果。

    约莫十分钟后,他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将目光转向王落辰,露出了询问之意。

    王落辰笑了笑,说:“师伯,虽然只说动了一小部分人,但毕竟还是有些成效嘛。既然有成效,咱们就索性再等一等。说不定再等一下,那些处于摇摆状态的敌人就会转变态度了呢。”

    “嗯,那就再等一会儿吧。不过,我得提醒你,咱们现在可是孤军深入,且又正处于敌人地盘的核心地带,时间对咱们可是很宝贵的。等得久了,等不到他们的投降,反而把敌人的援军等来就不好了。”卓不群同意再等一会才动手,但也向王落辰发出了提醒。

    “师伯放心,我心中有数。等不到敌人援兵到来,我就可以将问题解决的。”王落辰胸有成竹地说道。

    听他这么说,卓不群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师徒两个便沉默下来,专心感知对方有无动静。

    又过了二十分钟,王落辰不待卓不群说,便叫传令兵去传令,让护卫们将宁木晴子父女给叫回来。

    宣讲了这么长时间,相信很多人已经听到他们的话了。该做出选择的,也已经做出选择了。仍然不肯投降的,不论是被人胁迫的还是自愿的,都必须要以武力去解决他们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