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利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将此次行动的细节部分又推敲了一下。然后,便一起飞去了赫斯坦调集起来的那支军队。

    这六万大军,五万在城外的一处小山丘上,另外一万在通天塔内待命。

    王落辰和卓不群两人去的是那五万人所在的小山丘。

    这座山丘高约三百多米,远远高出暗影城城墙的高度。他们屯兵其上,正好可以借助地势俯冲而下,以更快地速度掠过暗影城的城墙,攻击处于其核心地带的族长府邸。

    王落辰和卓不群到了此处之后,这支队伍的指挥官立刻过来向王落辰他们行礼,并请他给大家做一个战前动员。

    战前动员可以鼓舞士气,王落辰当然懂得其重要性。因此,便很痛快地答应了。

    他飞上天空,以元力加持了自己的声音,向着下面密密麻麻站立着的数万将士说道:“弟兄们,很高兴和大家一起参加这次行动。和你们一样,此时此刻我的心情也很兴奋。即将要奔赴战场,即将要和敌人战斗,即将要展现一个铁血战士的神威,即将要通过这样一场关键的战斗,亲手结束这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我们理应为此激动不已。所以,让我们保持这份激情,勇往直前,同敌人进行最后的战斗吧。现在我命令,全军出征!”

    “出征!出征!”

    他的一声号召,得到了数万人震耳欲聋的齐声呼应。

    在这如滚雷划过天际般的呼喊声中,这支被王落辰的讲话引爆了激情的军队,按照各自的编制,成群结队地从山丘上飞起,如同龙卷风一样向着暗影城方向席卷过去。

    随着他们的临近,暗影城那本来就因为攻城部队的攻击而警钟长鸣的城墙之上,顿时响起了更为急促的警报声。

    大概他们以为,一直都没有将自己所守卫的城墙攻破的血族人彻底失去耐心,发起大规模的进攻了吧。

    从未在自己的正面见过如此多的血族飞行军,猛然遭受他们冲击的这支守城部队,一时间慌作一团。

    他们犹如一群热锅上的蚂蚁,在城墙之上不停地穿梭,紧急加强自己的防御工事。

    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紧张忙碌地做好了应对敌人冲击的准备之后。这支原本看似俯冲向自己的军队,却在距离进入他们武器射程前突然向上急飞,绕过他们冲进了城区。

    守城的影族见此情形,慌忙向城中报告这一紧急军情。

    城中坐镇的将军们听了之后,对于这支军队要干什么大为疑惑。因为,他们这支数万人的军队虽然说起来数量挺多的,但若是孤军深入到暗影城中的话,相比影族囤聚子暗影城中的数十万大军,还真有点自投罗网,飞蛾扑火的意思。

    也就是说,在那些将军们看来,王落辰他们这样做有点自杀的意思。是非常不符合常理的。

    因而,他们在接到城防部队的报告后,轻蔑地一笑,便开始调兵遣将,准备在这支队伍的落脚点确定后,对他们展开绞杀。

    这是他们的想法和反应,王落辰早已预料到了。但他却丝毫不以为意。

    他依旧一马当先,带着身后的血族将士在暗影城的上空快速飞行。

    飞了一阵之后,他们跟通天塔中飞出的那一万将士汇聚到一起。

    这一万人是由哈迪斯亲自带领的。他一飞近王落辰,便向他说的:“殿下,您策划的这次行动可是有些冒险啊,你觉得咱们会成功吗?”

    “就是因为过于冒险,敌人无法预料到,咱们的攻击才会取得效果啊?放心,我对一切都已经推演过了。只要影族没有更强大的助力出现,这一次我们一定会取得成功的。”王落辰信心满满地说。

    “好,我相信您说的话。誓死追随您。”哈迪斯被他的乐观情绪感染,坚定了行动必定可以成功的信心。

    “哈哈,我的哈迪斯将军,谁都不会死的。死的是影族的那些背叛血族的家伙们。”

    王落辰冲他大笑一声,驾乘着月梭,以极快地速度,对着脚下的族长府俯冲了下去。

    他的身后,卓不群、哈迪斯以及六万扇动着蝠翼的血族将士紧紧跟随。

    他们犹如神兵般从天而降,吓坏了族长府的守卫们,同时也吓坏了影族指挥战斗的将军们。他们赶紧就此召开了会议。会上,他们各抒己见。

    “这太疯狂了,他们的目标竟然是咱们的族长府邸。难道他们不知道那里是整个暗影城中工事最为坚固的地方吗?”

    “我看他们是昏了头了。他们大概是想冲进族长府,直接把咱们的族长给抓住,以威胁咱们全族吧?”

    “他们太天真了吧。族长如今已经躲进了拥有重重守卫的族长堡垒里面。那里别说是人,就是一只苍蝇也很难飞进去。他们想要从那里把族长给抓走,真是痴心妄想。”

    “各位将军,话虽如此,但不要忘了,世界上的事没有绝对。咱们不能太过乐观了。他们既然敢如此行动,必定是有所依仗,有所谋划。为防万一,咱们还是尽早派军队增援族长府为上。”

    “我看没有什么万一,族长府的防卫是我亲自安排的,我最为熟悉不过。那里就算是十数万军队也别想轻易攻破。更别说他们就只有这么一点人了。”

    “哎,话不是这样说的。大家不要忘了,就在前天,血族的人还刚刚从族长府里面将族长给掳走了呢。可见,族长府的防卫还是有些问题的。”

    “这事我也听说,不过,据说那人是使用了奸计先混入了府中。又利用了族长急切想劝服宁木晴子的心理,将族长骗到了近前才把族长给抓去的……”

    鉴于族长府的防卫工事什么坚固,影族的将军们不担心王落辰他们这支军队能够在短时间内将它给攻破,就要不要调集军队增援族长府一事,他们进行了完全是相互扯皮的,所谓的广泛而深入的讨论。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在那里互相以口水喷射对方的时候,王落辰已经将族长府的大门给打烂了。尽管,那扇大门不过是个摆设。

    族长府的真正工事在府内。

    那些一个个经过特别加固的建筑,不仅有着坚硬的墙壁,还有着最精锐的影族士兵和最先进的狂霸星人援助他们的武器。是极为难以打破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