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王落辰的话,宁木晴子父女自然是言听计从了。他们马上停止客套,在宁木致和的旧部簇拥下从监牢里离开了。

    他们一众人等到了监牢外面,继续装作执行族长府的守卫,排着整齐的队伍精神抖擞地向府门走去。

    到了门口,因为来时已经跟门口的守卫打过交道,门口的守卫并没有过多地盘查。

    守卫们只问了他们为什么要出门。宁木晴子那位冒充将军的手下便说,情况有变,城防战事吃紧,他们又得到命令,得赶去那里增援。

    说完,他们便不由分说,呼呼啦啦地从府门一拥而出了。只留下身后那些害没反应过来的守卫们。

    直到他们走出去很远,这些人才感觉出事情有些不对。他们赶紧派人向府中查问,看看这支队伍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一会儿进来一会儿又出去的。

    只是,等他们将事情给搞清楚时,王落辰他们已然分散开来,化整为零地消失在暗影城中的大街小巷里了。

    由于现在城门已经封锁,宁木晴子和宁木致和不便在此时出城了。王落辰便要他们暂时先去宁木致和的旧部家里暂且藏起来。而他自己,则是以光之翼瞬移出暗影城。

    到了城外,他便飞去赫斯坦的前线指挥部。那里汇集着各个部队的战报,能够让他全面掌握整个战场的动态。

    走进赫斯坦的指挥部,正在忙着看地图,向秘书讲述自己命令的赫斯坦见他来了,停下了工作,兴奋地跑过来说道:“殿下,您真了不起。哈迪斯的战报上说您一个人就将通天塔的敌人给解决了。真是太厉害了。”

    “哈哈,你少听他胡说。通天塔里那么多守军,我一个人哪能打的过来?我不过是出来一点小力气而已。这个哈迪斯,谎报军情,看我回头不收拾他。”王落辰笑着同他玩笑道。

    “哎,有时候,战场上的一个关键点给突破了,整场战斗就可以打赢了啊。您破掉了敌人的激光炮,使得我们将士可以无所顾忌地冲锋,当然是居功至伟了。哈迪斯所说还是没有错的。”赫斯坦对自己的这位伯乐现如今简直是崇拜至极了,因此,他无论如何都要将攻克通天塔的功劳归于王落辰身上。

    对此,王落辰笑笑,说道:“随你们怎么说吧。只要别把我给吹上天就行。好啦,这件事就别说了。你还是给我介绍一下暗影城的整体战事吧。”

    “是,殿下。”赫斯坦很认真地向他行了个军礼,应他的要求讲起了战事。

    他告诉王落辰,暗影城的一座城门已经被他们给攻破。大军此刻正由那一处向暗影城内推进。恐怕要跟敌人进行巷战了。

    “巷战?巷战恐怕要让士兵们出现大的伤亡吧?同时也会将暗影城中的建筑给打烂的。我看不是一个好办法。赫斯坦元帅,你这样,你给前线部队下一道命令,要他们不要继续推进了。要他们就停在那里,只对影族的军队施加威慑就好。”

    王落辰听说要双方要展开巷战,顾虑到军队的伤亡,他马上向赫斯坦提出停止推进的建议。

    赫斯坦听后,不禁问道:“殿下,战争难免会出现伤亡和破坏的。为了血族的复兴,咱们的士兵是不怕流血牺牲的。现在他们已经取得了战场的主动,正该要积极推进才是,您叫他们停下来,恐怕会被他们所不理解吧。”

    “呵呵,是你不理解吧。我的大元帅。”王落辰笑了笑,用手指虚点了赫斯坦两下说,“你不理解,我可以跟你解释一下。大元帅,我们这次进攻影族,原本是为了他们炸毁血皇宫,害死我们的人一事向他们报复的。按照新血皇和我原来的想法,是打算将影族给灭族的。但是,自从见到宁木晴子之后,我了解到影族之中还是有一部分热爱和平,肯跟我们保持良好关系的人的。所以,我最初的想法便改变了。”

    “哦,我明白了。殿下的意思是,咱们若是将暗影城给破坏掉,并且大量杀死影族人,会令这一部分人寒心,从而失去他们对咱们的支持。让影族变得跟咱们更为敌对,是吗?”王落辰一说,赫斯坦便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错,影族也有百万人口,哪能说族灭就族灭呢?杀那么多人,我们岂不成了凶残的杀人恶魔了?所以,要想使得影族跟咱们和睦相处,最好的办法还是对他们实行怀柔政策。让他们得到切实的实惠,自觉地跟咱们和平相处。”王落辰将对待影族的新政策跟赫斯坦交了一下底。

    赫斯坦听后,点了点头,说:“殿下的看得果然是比我们更远的。我们只看到了眼前,而您却已经看到了未来。您说的对,我们是不能对影族太过残忍了。只是,不继续推进,我们又改如何将暗影城拿下,逼迫他们臣服于咱们呢?”

    “这个嘛,我已经想过了。事到如今,狂霸星人的增援之路已经被咱们给堵上了。我想,影族之中一些以狂霸星人为靠山的人,此刻心态定然已经发生变化了。这种时候,倘若我们能够将他们族中的关键人物给控制起来,并让其表个态,申明会结束战争向血族臣服,估计影族中所有的抵抗派就会全线崩溃了吧。”王落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赫斯坦马上说:“您的意思是擒贼先擒王?可三木林森他们不是已经逃入暗影城了吗?您的师伯并没有抓到他。他现在依然带着您师妹她们平安回来,此刻正在临时住处休息。这样的话,处于重重保护中的三木林森就不好抓了啊。”

    听了他的顾虑,王落辰笑了笑,说道:“哎,咱们何必非要抓他呢?你看吧,既然咱们可以凭借空中优势攻破通天塔,在咱们已经突破一座城门,大军可以由那里饶过影族的防空火力进入城市的情况下,咱们完全可以再派出一支飞行军去围困族长府邸嘛。咱们将府邸那么一围困,将三木林森一伙人同外界隔离起来。他们坐困愁城,担惊受怕之下,或许自己就受不了,主动向咱们投降也说不定呢。你说对不对啊?”

    王落辰这番话令赫斯坦茅塞顿开。他向王落辰说:“殿下您真是高明。您这是要跟影族人打心理战啊。好,您这个方法好。我听您的了。这就照您的话做出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