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有着王落辰这样的高手在前面开道,一路之上所有的阻碍都被除去,他们一行人很顺当地就进入了监牢里面。

    突破一层层坚固的牢门,他们到监牢最深处。在这里,他们抓到了这座监牢的牢头。

    这是一名肥头大耳的胖老头,身上穿着几乎被他肥大肚子撑破的崭新制服。

    刚被带到宁木晴子和王落辰面前,他一脸错愕。大概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待在有着重重防卫的监牢最深处,也会被人给抓起来审问吧。

    不过,这样的错愕也只是在他脸上停留了两三秒钟而已。然后,善于随机应变的他,便很识相地现出讨好的神情对卓木晴子说道:“晴子小姐,您是来救老族长的吧?我可以带你们去,但请你看在我主动带路的份儿上,绕我一命可以吗?”

    监牢里牢房不少且有很多关押重要犯人的密室,若是没有人带路,找起来恐怕要费一些时间。

    王落辰他们是深入到了敌人内部行动,时间对他们真的很宝贵的。因为,他们打破监牢这样的行动,很难说不会惊动族长府内的人。

    若他们发现后将这座监牢以重兵围困起来,王落辰倒是无所谓,但宁木晴子的部下他们,脱身便有些麻烦了。

    因而,在听到这家伙主动说要带自己去找父亲后,宁木晴子马上说:“行,我答应你的请求。你大可放心,只要你带我将我的父亲救出来,你的性命必定无忧的。”

    那胖老头一听,高兴了。他马上就来给他们带路,向其中某一间密室走去。

    边走,他还边向宁木晴子说:“老族长在这里是享受单间的。也没有受到什么刑罚。精神状况也不坏。这里面可是有我的一份功劳的。”

    “哦,那我得多谢你费心了。若真是这样的话,我将父亲救出后,倘若他还有机会重新担任咱们影族的族长,我会让他宽宥你追随三木林森的罪责的。”

    没有见到宁木致和,宁木晴子无法验证他的话,便随口说了句。

    那人又得到了宁木晴子一个许诺,带他们去宁木致和房间去的热情便更高了。他的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用了不大会儿工夫,他们就到了一见完全没有门窗的密室前。

    到了此处,旁牢头将打开监牢厚重大门的钥匙给取出,将门给打开了。

    门开了之后,正端坐在地板上的一名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男子,慢慢睁开了眼睛。

    当他看到这次来自己房间的人除了牢头还有自己的女儿时,他脸上马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接着,他拖动着沉重的刑具,快步走过来,一下按住宁木晴子的肩膀,问道:“晴子,怎么是你?你怎么进来的?难道说三木林森那家伙发了善心,给了你探视我的特权?”

    “父亲,哪里是三木林森特许我来的啊。而是我在血族的摄政王殿下帮助下,率领您的旧部打进来的。”宁木晴子向他说明了一下情况,并将王落辰介绍给了他。

    宁木致和听后,更是大感意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和自己女儿一起前来的这人竟然是血族地位尊贵的摄政王。

    他慌忙向王落辰行礼,表示感谢。

    王落辰笑笑,要他不必客气,并说时间紧迫,有什么话不必多讲,一切留待出了暗影城后再说。

    于是,宁木致和与宁木晴子便都不再多说什么,而是要牢头将宁木致和脚上的刑具去掉。

    但令人意外的是,牢头却说,由于宁木致和是重刑犯,他脚上的刑具是特别定制的。他根本就没有打开它的钥匙。除非是将刑具给破坏掉,才能让宁木致和重获自由。

    可问题是,宁木致和脚上的刑具是紧贴着他的脚踝固定的,破坏起来十分不易,一不小心就极有可能将他的脚踝给伤到。

    听了牢头的话,宁木晴子脸上不免露出了焦急之色。宁木致和便安慰她说:“晴子,你不要犯难。能够救我出去更好,不能救出去,我就继续在这里坐等你们将暗影城给打下来再出去好了。”

    “那怎么行?这暗影城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打下来呢。万一在此期间,他们要对你不利,岂不是就糟糕了?所以,父亲,这一次我一定要把你给救出去的。”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宁木晴子怎么可能会放弃呢?她坚持要救宁木致和一起走。

    这时,王落辰便说道:“你们别着急,这刑具也不是没有办法打开的。只是,我对自己在打开刑具的时候会不会弄伤宁木族长有些顾虑。所以,若是……”

    听他有办法,宁木致和不等他说完,便说道:“摄政王殿下,您尽管放手去做。不必顾虑我的。对我来说,即便是受一些伤,也总比继续待在这里要好得多。”

    宁木晴子也从旁说:“殿下有办法就请尽管动手,我相信以您的手段,是不会对我父亲造成多大伤害的。”

    听他们父女两人都这样讲,王落辰便打出一道元力之刃,向宁木致和脚上的刑具斩去。

    元力之刃以精纯的能量凝聚而成,对于世间万物都能够造成损伤。因而,当它斩在刑具上后,刑具便被它给斩出了一道裂口。

    只是,由于王落辰所释放的这一道元力之刃所蕴含的能量并不很多,它所斩出的这道裂口并不是很深。根本就不会伤到宁木致和的脚踝。

    这只是王落辰进行的一次试探性的攻击。目的是验证要用多大量的元力才能够将刑具给展开,且不会伤到宁木致和的脚踝。

    因此,见这一斩只是将刑具给弄出了一道裂口,王落辰便将凝聚元力之刃的元力又增加了几分。

    这样逐渐增加,终于,王落辰掌握了准确的元力使用量。只一下子便将宁木致和一只脚上的刑具给击碎了。

    由于力道掌握的很好,刑具碎裂之时,宁木致和的脚踝紧紧被震动了一下,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王落辰见状,心中更为有底了,便如法炮制,将他另一只脚上的刑具也给碎掉了。

    重获自由,宁木致和激动不已,不禁连连向王落辰致谢。

    王落辰便要他不必客气,并提醒他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赶快离开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