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王落辰从天而降,宁木晴子喜出望外,她叫停了队伍,跑过来向王落辰说:“摄政王殿下,您怎么会在这里?”

    “这正是我要问的。你不是跟我师妹应儿在一起吗?怎么跑进城里来的?难道说暗影城已经破了?”王落辰反问她道。

    听他问起,宁木晴子忙说:“殿下,城没有破,我是混在三木林森的逃兵中进来的。这些都是我父亲的旧部。我把他们召集起来,不为别的,只为到族长府中将我父亲宁木致和给救出来。因为我担心三木林森在战事不利之际会将我父亲当成人质来要挟我们。或者,他会因对我心生忌恨,将我父亲给杀死。那样的话,我就太对不起他了。”

    宁木晴子说的这件事,可能跟自己关系不大吧,倒是王落辰没有想到的。为此,他觉得自己心中有愧,忙不好意思地对宁木晴子说:“晴子,为了这事儿我得向你道歉。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我光考虑军事上的问题了。就没有想起这件事来。不过,你放心,既然这件事被我忽略了,我就不能不全力帮你做成这件事。所以,走吧,咱们一道去族长府,我帮你把你父亲给救出来。”

    “您能去真是太好了。只是,别处还有更要紧的地方。您随我去救我父亲,不会耽误您的事情吧?”

    听王落辰要去,宁木晴子自然是欢迎至极的。只是,她是个识大体的女子,知道此次战争中还有许多事比自己救出父亲这件事更为重要。因此,便跟王落辰客气了一下。

    王落辰听了,摇摇头说:“战事自有赫斯坦和哈迪斯去管。你的事,作为朋友,我肯定是要管的。所以,晴子,你不必多说了。只管让我随你一起去好了。”

    听他如此说,宁木晴子还能说什么呢?她当即点了点头,同意了王落辰的要求。

    时间紧迫,两人无暇多说什么。商定好这件事后,便一起向族长府而去。

    在去那里的路上,他们遇到了几股慌慌张张赶去守城的队伍。但因为匆忙,他们这支队伍又都是影族人组成,这些队伍并没有质疑他们的目的,只是互相打了个招呼,便擦肩而过了。

    就这样,他们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族长府前。

    到了这里之后,他们在一条小巷中停下来,商量了一下如何混进族长府,以及如何进入族长府内的监牢,将宁木致和给救出来的具体行动计划。

    “我看,我们就谎称是前来加强族长府保卫力量的军队就好了。反正现在战事吃紧,族长府的确有些不太安全,需要加强保卫的。咱们以这样的借口前去,他们肯定不会怀疑什么的。”王落辰想了一个入府的借口。

    宁木晴子一听,立刻便说:“摄政王殿下真是足智多谋。您想的这个办法的确很好。我看就按您说的这样办好了。只是,进入府中之后呢?咱们如何才能进入监牢救出我父亲呢?据我所知,府里的监牢一向都是戒备森严的啊。”

    “到了府内也一样可以用这个借口啊。只要咱们说监牢需要护卫,咱们是来增援他们的不就行了?再说,都到了监牢跟前儿了。以我的战力,他们谁能挡得住我?就算到时真要以武力解决问题,也不用怕他们的。”王落辰微微一笑,说道。

    他这样一说,顿时让宁木晴子还有其余的人心中更加有底了。毕竟,他的实力他们可都是知道的。他肯出手,这暗影城中恐怕也没有人能够挡得住。

    于是,这件事便这么说定了。

    商量好这事儿之后,他们便排出了一个整齐的队伍,大摇大摆地向着族长府的正门走去。

    很快,他们便到了府门前。

    府门前的守卫见他们过来了,便询问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宁木晴子的人中一位长得非常有气度,很像将军地人便对他们说道:“奉命前来守卫族长府。”

    “既然是奉命前来,想必是有军部的手令了。那你们能不能出示一下呢?”赶巧了,今天这个看门的守卫很认真。他听说他们是奉命前来加强守卫的,非要他们出示手令不可。

    那将军哪里有什么手令啊。便灵机一动说:“兄弟,你恐怕是在这里呆傻了吧?连现在前线的战事到了怎样的程度都不知吧?现在前线是节节败退,我们的军队疲于应战,哪里还有工夫写手令呢?我跟你说,我们真是奉命前来加强族长府的保卫的。若是你不信,我们可以离开。但到时候敌人来了,族长府守不住,你被人家给杀了,可不要怪我们啊。”

    事关性命。那人一听,忙说:“既然是这样。战争时期嘛,一切从简,手令不手令的就不讲究了。兄弟们,请进吧。”

    那将军模样的人一听,便冲他笑了笑,朝自己身后挥了挥手。

    王落辰他们这支假冒的军队,便赶紧进了府中。

    到了里面之后,因为宁木晴子对族长府很熟悉,她便马上带着大家向监牢而去。

    他们这一行人,军容整齐,看起来雄赳赳气昂昂的,在城主府内行走,却也没有人敢过来多事,问他们是干什么的。

    他们因此便很顺利地就到了监牢外。

    监牢是一座看起来很坚固的圆形建筑。王落辰他们到了近前之后,这里把守的士兵同样过来询问他们的来意。

    那将军模样的人故技重施,再次跟他们演戏,说是怕监牢不安全,特意过来防守的。

    但这次,他的借口却没有骗得了他们。

    那些守卫中的头目说:“监牢一向由府中亲兵守卫,族长大人若是要加强这里的保卫,也一定是派府里的亲兵前来的。而绝不会派你们这些人的。快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假冒军令是为了什么?”

    眼见已经露馅儿,王落辰向宁木晴子说:“看来这些家伙很精明,咱们骗不了他们的,不如直接动手吧。”

    说完,就向这些守卫释放出数百道元力之刃。

    他的元力之刃由精纯的能量组成,岂是这些普通士兵所能够抵挡的?

    只是光芒一闪,在门口守卫的十几个人便不吭不响地挂了。

    在王落辰杀了他们之后,宁木晴子一声令下,她所率领的一千多人便向监牢中冲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