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黑洞交叠起来之后,便形成一体,它们之间就形成了一股合力,正好将王落辰的星域律动的力量给抵消掉了。

    它们不再律动,而是更坚定地向王落辰的璀璨星域中渗透,继续吞噬星域中的星球。

    这些星球都是王落辰的元力所化,若是任由其吞噬下去,那么很快的王落辰的元力便会消耗一空了。

    这对王落辰来说可是大大不妙的事情,他当然不会任由这种状况持续下去了。因而,当三个黑洞向他的璀璨星域袭来之际,他心念一动,将星域中的星球全部崩解。

    崩解掉的星球在一瞬间就形成了一片好像星云状的元力团。

    这片元力团在王落辰神识的引导下,迅速将三个黑洞给包裹了起来。

    “星域涅槃!”

    所谓涅槃,就是如凤凰一般浴火重生。

    星域也是一样,它在崩解成星云并将齐赞的三个黑洞给包裹了之后,便不停地收缩、旋转。开始如同一个新宇宙形成一样,形成新的璀璨星域。

    这一过程,伴随着光与热,也伴随着毁灭与新生。其间的力量是非常强横的。

    这股重生的力量,不停地压迫齐赞的黑洞,令它的体积逐渐的缩小。

    齐赞见此情形,不禁皱起眉头,将自己体内的黑气更多地向着这三个黑洞灌输而去。

    随着他的灌输,三个黑洞缩小的趋势被遏制了。

    一时间,两人的元力拟态武器之间的对抗,陷入了一种胶着状态。

    两人的这一番动作,看得血族和影族的士兵们目瞪口呆。他们连连称奇,说想不到能量还能以这种方式应用。不禁个个佩服王落辰和齐赞两人的战力之高。

    尤其是宁木晴子,她原来只知道王落辰很厉害,但具体厉害到什么程度她却是不清楚的。如今亲眼见到了王落辰使用出这些手段,将族中视若神明的狂霸星人的统帅都给压制的没有脾气,心中不禁对他是更为钦佩了。

    她向身边的卓应儿说:“应儿妹妹,摄政王好厉害啊。你看他将那个狂霸星人的丑八怪给治的一点脾气没有了。”

    “我师兄一向都这么厉害的,他总是能够创造奇迹。就说这个齐赞吧,当初不知道有多牛呢。可在火龙岛一战中,还是被我师兄给打了个半死。真的,你别不信,当初若不是他们在地球上的最高指挥官多伦亲王出手,他就死翘翘了。哪还有机会到影界来耀武扬威啊。不过,你看着吧,别看他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只要跟我师兄打过这一仗之后,必定会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变得灰头土脸的。不信,咱们走着瞧。”

    听到她夸赞自己的师兄,卓应儿马上来劲了,毫不谦虚地替自己师兄给一阵猛吹。

    听了她的话之后,宁木晴子更是钦佩王落辰了。她盯着还在酣战的王落辰,感叹道:“摄政王这样的奇男子,真是世间少有,真不知道怎样的女子才能配的上他啊?”

    听她这样说,身为女子,卓应儿不禁心生警觉。

    她马上想到,宁木晴子这样说,恐怕是心中已经喜欢上自己的师兄了。

    她可不想再多出一个人来分享师兄的爱,因此便对她说道:“当然是以前的妮蒂亚公主,现如今的血族血皇那样的女人了。其他的人,怕是不行呢。”

    “也不是啊。像应儿妹妹你这样战力高超的女子跟他也很般配啊。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和他可是关系匪浅的。恐怕,只有我这样的,才不跟他不般配吧。”宁木晴子酸酸地说道。

    她将话说得很直白,简直是等于告诉卓应儿自己对王落辰也是很喜欢的。

    听了她这话之后,劳思雅有心帮卓应儿,便从一旁说道:“晴子姐姐你眼力很好啊。一眼就看出应儿和我王师兄的关系非同一般了。不错,你猜的很对,他们确实关系非常亲密。这么说吧,他们已经是恋人了。且他们这种关系还得到了家里长辈以及妮蒂亚姐姐的认可。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或者就在结束此次影界的战事后,他们两个就要结婚了呢。晴子姐姐,怎么样,你知道了他们两个的关系,是不是很为他们两个高兴呢?”

    “啊,他们还真是一对恋人啊。我虽然猜到了,但却不敢肯定。因为,毕竟摄政王大人已经跟妮蒂亚公主结婚了嘛。不过,既然如你所说,他们的关系已经得到了妮蒂亚公主的认可,那么就说明他们这关系是光明正大,是正式的。我当然要替他们高兴了。”

    说完,她便向卓应儿表示了自己的祝福。只是,卓应儿和劳思雅都看得出,她眼中流露出的几许失落。

    卓应儿心中有些不忍,就对她说:“谢谢晴子姐姐的祝福。我也希望姐姐你早日找到令自己心动之人,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劳思雅也说:“应儿,晴子姐姐当然能够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了。你想啊,等到师兄将暗影城打败,必定会恢复她父亲的族长之位,到时她仍旧是影族族长的女儿,地位尊贵。以这样的条件,晴子姐姐什么样的男子找不到啊。”

    “呵呵,思雅妹妹说笑了。幸福可不是由身份决定的。也许,我这一生也得不到它也说不定呢。唉!”

    晴子自知自己这一生跟王落辰终是无缘,心中不免惆怅,回应了她们两人的话之后,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们三人说者无心,却不想这些话语却已经落入神识超绝的王落辰、齐赞他们的感知之中。

    这些话所谈论的事,即使脑袋不怎么灵光的人,也能够听出来其中的意味。明白宁木晴子的对王落辰的心意的。更不用说齐赞和王落辰这两个智力非凡的人了。

    只是,王落辰听了这话之后,心中只有无奈,却并无其他感觉。但齐赞就不同了。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影界,跟宁木晴子时常接触,早已情根深种。

    但不想自己对人家的一番心意,人家女孩子非但不肯接受不说,还在短短的时日内喜欢上了一个跟他是对手的人。这岂能不令他大为恼火?

    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去质问宁木晴子,自己究竟哪点比王落辰差了,为什么她宁可喜欢他也不喜欢自己。

    可正与王落辰战斗的他,没有这个机会啊。心中不免因此更加地恼怒。

    怒火无从发泄,便将这其迁移到了王落辰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