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轻语,虽然声音极低,却难逃神识力极强的卓不群和王落辰的感知。卓不群因此向王落辰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王落辰立刻向其回以自己很无辜的眼色。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跟宁木晴子产生什么男女之间的感情的。她与卓应儿她们不同,她们跟他都有着共同的生活经历,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她不过是他在影界偶遇的一名女子,机缘巧合之下一起参加了一次行动,其它再无什么了。

    而且,在暗影城攻下后,他便要回圣境去。他怎么可能会和她产生更多的交集呢?

    因此,他回给卓不群的那个眼神自然是问心无愧的。

    卓不群眼神犀利,看得出他这一次真的没有留情于宁木晴子,心中替自己女儿高兴,不禁冲他笑了笑。

    他们师徒两人之间的眼神和表情交流,唯有他们自己懂得其中含义,其他人没有留意到,也不清楚他们之间所传递的信息。因而,谁都没有就此有所反应。

    两人交流过之后,便要卓应儿她们不要打闹了。明日就要进行一场大战,还是节省些体力好好备战的好。

    被卓不群和王落辰给说了,她们两个吐了一下舌头,停止了打闹。然后,就过来拉起宁木晴子的胳膊,说带她出去吃饭,参观一下军营。

    总之,并没有按照卓不群他们说的,安静下来。

    对此,卓不群他们也没有再说什么,只任由她们三人去玩耍了。

    她们走后,他们两人也没闲着,他们将暗影城的地图展开,又将作战计划细细地研究了一遍。直到傍晚,才出去吃饭,并到赫斯坦那里和他继续商谈明日的战事。

    这是一场大仗,硬仗。关系到血族此次远征的成败。因此,他们再怎么慎重对待也不为过。

    他们将作战计划反复论证,细细梳理,直到深夜才将其完全敲定下来并下发到各部去。

    同赫斯坦的会谈结束后,他们师徒各自回去休息。

    第二日早上,经过一夜休息调整的王落辰精神抖擞地去了赫斯坦的中军大帐。

    那里,血族军队的主要将领已经到齐,正在等他训话。

    他简单地说了几句此次行动关系重大,要大家奋勇向前,勇敢杀敌之类的话,便让他们出发了。

    他们走后,王落辰便和卓不群、卓应儿、劳思雅她们一起,率领一支五千人的军队朝暗影城进发了。

    由于是正大光明地去赴约,他们这支军队不用再隐匿行踪,他们直接飞过去就行了。所以,到达暗影城的速度很快。当他们抵达时,天才刚大亮。

    不过,因为影界的环境特殊,虽说是天亮,但能见度也低得惊人,放眼望去,只能看到眼前的一片景物。

    这其实也是血族军队攻城一直毫无进展的原因。不然,以血族百万飞行大军,即便影族有狂霸星人支援,也难以抵挡的。

    但由于光线不好,血族飞行起来速度上大打折扣,攻击时的效力不免就降低了很多。因而,便给了影族抵抗的机会。

    王落辰看着眼前的景象,心中思虑着这个问题,不禁产生出在战后要改变影界自然环境的想法。

    只是,这种想法目前还只停留在设想阶段,没有具体的措施和办法。且大战在即,他也无暇多想,便暂时将这想法给留存在了识海里,以后再加以仔细思考。

    五千人的军队在暗影城外十公里处驻扎下来,王落辰便派出联络官前去联系影族之人。

    十几分钟后,联络官回报,影族族长已经率领一支队伍前来,就在他们前面五百米处,邀请王落辰前去见面。

    王落辰要他下去休息,然后便叫上卓不群等人前去赴约。

    他们一行人往前走了不过四五分钟,就看到了被大队人马簇拥着的三木林森。

    王落辰向他招了招手,笑着说道:“三木林森族长,咱们又见面了。怎么样,你这边出战的人选好了吗?”

    “原来你就是血族的摄政王,你上次也没有自报家门,今日经你联络官一说我才知道,真是幸会幸会。出战人员已选好,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到,需要等上片刻。你且稍等。”三木林森向他致意,然后说明了一下自己这方出战人选的情况。

    听他如此说,王落辰马上想到了一种可能,便向三木林森问道:“哦,还要等上片刻?这人架子好大啊。莫非他是你从狂霸星人中请来的外援?”

    “摄政王果然智力超群,随口一猜,就将我方要出战之人的身份给猜出来了。没错,由于我们影族不擅长这种单打独斗式的战斗,怕会吃亏。所以我们只好请了我们盟友的人来帮忙。怎么?摄政王对此有看法吗?还是说你有些惧怕狂霸星人,不敢跟他们中的高手过招呢?”三木林森唯恐王落辰不同意自己请外援,赶忙用了激将法叫他不好对此说些什么。

    对于他这种小心思,王落辰在心里大大滴鄙视了一下,非常自信地说道:“狂霸星人嘛,呵呵。三木林森族长,难道你不知他们刚刚在血域吃了败仗吗?就凭这一点来说,你说我会怕他们吗?所以,你尽管请他们,赢不赢你走着瞧就是了。”

    他这一番话一下将三木林森和狂霸星人都给贬低了,顿时令三木林森感到脸上一阵发烫。

    恼羞成怒,他冷哼一声对王落辰说:“摄政王现在如此自信,倘若待会儿输了,只怕会因为被打脸而无法下台呢。”

    “废话少说,口舌之争并无多大意思。还是待会儿手底下见真章吧。”王落辰蔑视了他一眼,冷笑着说道。

    他这句话令三木林森不好再说什么。于是,两人之间顿时冷场了。

    这种局面持续了大约两三分钟,王落辰听到一阵轰鸣声从空中传来。紧接着,他便瞧见一个狂霸星人的小型飞行器出现在了两族队伍的上空。

    这飞行器先是在空中兜了一圈,然后便悬停在空中了。

    随后,其舱门打开,一条人影飞了出来。

    他从飞行器中飞出,便以极快地速度向地面冲来。瞬间,他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将地给砸出了一个大坑。

    这一下,灰尘随着这人落地所产生的冲击波向四周扩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