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个问题,王落辰用心想了想,向卓应儿说:“虽然不太确定我猜想的对不对,但我以为师伯、你和思雅都感受不到其中的能量波动,大概是因为你们都不是出生在这个世界的人的缘故。”

    “哈哈,师兄,你这个猜想也太不靠谱了吧?你说的这个原因明显有荒谬之处啊。你想想,若说无法感受到影神珠的能量,是因为我们都不是这世界出生的。那你呢?你为什么就能感受到影神珠的能量呢?”卓应儿马上对他的说法进行了质疑。

    “这个嘛,应儿,我跟你是不同的。因为我在血神殿可是曾经得到过血神的力量的。已经同这世界产生了密切的关系。你看,我的光翼就是证明。”

    说着,王落辰将自己的光翼给释放了出来。

    宁木晴子在见到这光翼的时候,脸上写满了惊讶。她失声说道:“呀!神之翼。摄政王大人竟然拥有传说中的神之翼。据说,拥有神之翼的人是被血族血神选中的人,是血族的庇护者。拥有超强的自我修复能力和长久的寿命。每一个都是血族历史上了不起的英雄。怪不得影神珠到了您的手中就能为您所控制呢。要知道,传说中影族的影神原本就是血神的仆从呢。他遗留下来的东西,自然是能被血神选中的人所使用的。”

    “血族的庇护者,血神选中的人。怪不得师兄可以感受影神珠的能量呢。原来是这个原因啊。看来,师兄的猜想是对的。”卓应儿在听到宁木晴子的说法后,马上认同了王落辰的说法。

    卓不群也对王落辰的这种猜想表示认同,他说:“落辰说得没错。传说中的许多宝物和神器的都需要血脉相通才可以使用的。我们都是这世界之外的人,当然跟影神珠没有半分关系了。它作为拥有可以毁灭两界的大杀器,当然不会轻易跟外人产生感应的。这应该是一种保护机制吧。”

    “还是师伯见多识广,将这事情给说的透彻。你说的很有道理,这种外人无法感应到内部力量的机制,应该就是为了避免影神珠为外人使用。毕竟,外人们不属于这个世界,对于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感情。影神珠若落到他们手中,只怕会于这个世界的人不利。所以,当初留下影神珠的影神,才会在影神珠中设置了这样的防护机制。”

    王落辰曾经见过血神,知道所谓血族乃是上古智慧生命遗留在这个世界的后裔。同理,与血族关系密切的影族,应该也跟血族差不多,同样也是上古智慧生命的后裔。

    他们的祖先,在离开时不知道什么原因,遗留下了影神珠这种厉害的东西。或许,他们是想着有一天自己的后裔遇到了危机,可以用这颗珠子来化解吧。

    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会在其中设置一个防护机制来防止万一它落入他人之手,会使用它对影族不利了。

    因而,他对卓不群这种说法,十分地赞同。

    “哈哈,我也只是瞎猜的。好啦,这个珠子究竟为什么这么奇怪咱们恐怕也搞不清楚。我看,不如还是收起来,留待以后再研究吧。”卓不群笑着摆了摆手,自谦了一下。然后,便叫王落辰将珠子给收起来。

    “别忙收起来啊。我还没看够呢。师兄,要不你把这珠子借给我玩儿两天吧。嘿嘿。”卓应儿是个见到宝贝就想收为己有的家伙,她见影神珠这么神奇,且威力巨大,不免又动了收纳之心。

    “哎,应儿不可胡闹。这影神珠关系到整个影界甚至血域的安全,非同一般物品,怎么可以随便找个人来保管就行了呢?能保管它的,必定是战力卓绝之人。否则,万一被人抢了,我和你师兄还有你晴子姐姐的工夫不就白费了吗?”

    见卓应儿动了心思,卓不群忙教训她一顿。

    卓应儿听了,忌惮自己父亲的威严,撇了撇嘴说:“不让玩儿就不玩呗。说那么多干嘛。”

    见她不再打影神珠的主义了,王落辰朝她笑了笑,便转而对宁木晴子说:“晴子,影神珠是你们族中之物,原本我是应该交给你保管的。可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师伯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你保管它恐怕是不安全的。不如就暂时将它放在我这里吧。你看如何?”

    “摄政王大人何必问我啊。我不是早就跟您说了吗?影神珠是我送给您表示我们族中主和派诚意的。您尽管收起来就是了。退一步讲,上次因为影神珠我被三木林森带人追杀的事儿你也看到了。我这样一个战力不高的女子,带着这样重要的一颗珠子,肯定是不行的。我可不想再被人给追杀一会了。呵呵。”宁木晴子连连摆手,说道。

    见她没有意见,王落辰就将珠子放在手心,以母神权杖将它给召回去了。

    收回影神珠,王落辰便将自己刚才开会时所商议的事情。向卓不群做了一个简短地说明。

    卓不群听后还没有说什么呢。卓应儿一听他说明天会有行动,便抢着向他说:“师兄,上次你去偷东西没有带上我,我没什么意见。明天和三木林森的战斗,你可不能再撇下我了吧?”

    “不会的,你和思雅还有晴子明天就跟着我好了。这样的话,我也好看护着你们点儿。”王落辰当然是要带着卓应儿了。她太好动,不让她待在他身边,万一明天战斗一打响,她忍不住跑去打仗就不妙了。

    卓应儿不知道他心里还有这样的想法,她只知道自己明天可以跟着师兄一起行动了。心里不免非常的高兴。

    她猛地凑近他,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说:“太好了,我就知道师兄会同意的。”

    当着自己师伯卓不群的面儿被她给亲了,王落辰不禁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忙对她说:“应儿,不要太激动嘛。注意一下自己的举止啊。咳咳!”

    “就是,应儿啊,你现在可是学得越来越大胆了。动不动就当着我们的面儿跟王师兄秀恩爱。我看,你是越来越被他给迷住了。哈哈。”劳思雅跟卓应儿最为相熟,她见卓应儿这样,立刻就揶揄了她一下。

    被她给说了,卓应儿脸上有些羞红。她不禁埋怨劳思雅取笑自己,便上前与她打闹。

    看着她们嬉闹,宁木晴子在一旁喃喃自语道:“摄政王这样的男子,魅力就是很大嘛。不怪应儿妹妹迷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