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话的空儿,便已经走出了族长府。到了府门外面,王落辰瞧见北野正领着一帮人站在门旁张望。

    见他们出来了,北野快步走过来跪在宁木晴子面前说道:“晴子,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的父亲。我不该出卖你。在这里我向你道歉。希望你看在我也是为三木林森所威逼的份儿上,原谅我的背叛。”

    “三木林森抓走了你的家人,所以你就为了他们的安全出卖了我。这事儿我可以理解,但却不能够原谅。亲情和大义之间,你选择了亲情。虽然没错,但你同时也因为抛却了大义,不再是值得我宁木晴子信任的人了。好啦,话就说这么多。你起来离开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被满以为能够信任的人给背叛了,换做是谁,都不可能原谅对方的。

    所以,宁木晴子的选择并没有错。

    北野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但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宁木晴子的原谅,这是有原因的。

    原因嘛,自然还是他和自己家人的安全。

    你想啊,他亲自将宁木晴子等人送到了族长府,若是宁木晴子他们被族长给关起来了还好。他会因此而受到三木林森的奖赏。最起码,他不会受责罚,他的家人也会平安无事。

    可偏偏他听说宁木晴子等人被送到族长府后,却奇迹般地挣脱了绳索,反过来将族长给控制了。

    他们的这种行径,一下就将祸水泼到他身上了。

    试想一下,若是族长因为这件事认为,他与宁木晴子等人之间是有勾结的。他送他们进族长府是个圈套。那他不就会被三木林森给当成宁木晴子的同伙儿了吗?

    这样的话,他就无法见容于三木林森了。在三木林森重获自由后,他肯定是要对付他北野的啊。

    为了避免这种结果出现,他不得不想了个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向宁木晴子道歉,争取她的原谅并带着家人跟她出城,投靠血族人去。

    所以,这事儿对他事关重大,他怎么可能因为宁木晴子的一次拒绝,就放弃呢。

    因而,在宁木晴子要他离开后,他并没有站起来,而是继续跪在地上说:“晴子,我知道你心里还在生气,一时半会儿的是不可能原谅我的。可是,我的家人没有对不起你,求求你,可怜一下他们,将他们给带走吧。”

    话说到这份儿上,他的心思已经摆到了桌面上,宁木晴子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说实在的,刚听他说出这话,宁木晴子是很想一口拒绝他的。可当她朝北野的家人看了一眼,看到他们之中还有两名年幼的小孩子时,她怎么也狠不下心来拒绝他了。

    她陷入了难以决断的状态,不知该如何做才好了。

    王落辰将这一起都看在眼里,心中也为北野家人的安危担心。便对宁木晴子说:“他这人不是什么大英雄,就是一个普通人。晴子,你不应该对他的期望值太高了。所以,咱们还是带上他们一起走吧。毕竟,我对三木林森族长这人会不会对付他们,是不敢保证的。三木林森族长,你说我的考虑对不对?”

    他故意相问,三木林森当然明白他这样做的意思是希望自己表个态,许诺可以放过追究北野的责任。

    可他心里现在真是恨透了北野了。若不是他将王落辰他们给送到自己面前,他又怎么可能受此侮辱?

    所以,要他表态,他心里是十分不愿意的。不过,他这人比较奸猾。懂得审时度势,逢场作戏。因而,他在王落辰向自己发问之后,立马就装出很大度的样子,非常干脆地说:“由现在的情形来看,北野送你们来这里,应该是不知你们可以反制我。所以,错并不在他。这样的话,我也没有必要对他怎么样。这点我可以保证的。”

    他的保证,在宁木晴子看来,根本就不值得相信,“谁信你的鬼话?我们前脚一走,你后脚就将北野一家给抓起来狠狠地责罚,我们也不能把你怎么样。所以,还是依照大人的话,将北野一家带走好了。”

    说着,她转而对北野说:“赶快起来带上家人跟我一起走吧。到了血族,你们就安全了。唉,说起来,这整件事也是因为我而起。若不是因为我跟三木林森闹翻,你们这些我父亲的旧部下,也不会成为三木林森为难和打击的对象的。如此算来,我又不该生你的气了。所以,这事儿就这样过去吧。反正救过你这一次,咱们之间也互不相欠了。”

    北野听了这话,赶忙向王落辰和宁木晴子致谢。然后,他便起身,招呼着自己的家人跟在王落辰他们后面,一起朝城门进发。

    族长府距离暗影城城门有一大段距离。如果步行,肯定要花费很多时间。考虑到这一点,王落辰便让北野从族长府中找来了两架马车。

    他们全都上车,快马扬鞭,以最快的速度向城门而去。

    十几分钟后,他们便来到了正对着血族大营的那座城门前。

    守城的士兵已经在他们到来之前得到了小心,此刻正挡在城门前,企图阻止他们出城。

    不过,王落辰看得出,他们这样做也不过是做样子给三木林森看,以让他赶紧他们这些守城的人都是忠于职守之辈。

    看明白这一点,在到了地方后,王落辰故技重施,将三木林森推到自己身前,向那些士兵命令道:“你们想干什么?看不到你们族长就在我手里吗?是不是觉得你们族长的命不值钱啊?那好啊,我现在就把他给捏死。”

    说着,他又要扭断三木林森的脖子。

    不想再吃苦头,三木林森没等他动手,就忙向那些士兵喊话说:“都散开吧。人家已经到了城门口了,想走你们是拦不住了,就别做无谓的牺牲了。”

    王落辰的战力,他是见过的。知道仅凭一座城门和一些普通士兵是拦不住他的。因而,他便向自己族中的士兵下了撤退的命令。

    士兵们等着他这句话呢。因而,他话音儿刚落,他们就呼啦一下散开了。

    见他们散开,王落辰笑着拍了拍三木林森的后背,示意他继续前进。

    三木林森很听话的向着城外走去,他的身后跟着北野一家和王落辰他们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