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疯女人说了这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书屋 shu05.com)

    好在,对于她的神出鬼没,王落辰也早就熟悉,见怪不怪的了。因此,当她停止讲话后,他便不再尝试继续与她联络。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已经镶嵌于母神权杖之上的影神珠。

    他想弄清影神珠和母神权杖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他将神识潜入母神权杖之中,细细体会母神权杖的变化。结果他发现,母神权杖正在从权柄上的影神珠中抽取能量。

    那些能量如同涓涓细流一样,缓慢而平稳的流入母神权杖的主体,为它所吸收。

    这一过程非常的缓慢。所以,影神珠中散失的能量并不多,母神权杖也并没有因为有这些能量的流入而产生任何变化。

    王落辰查看了一下,并没有特别的发现,就将神识从母神权杖中收回,重新转向自己眼前的三木林森等人。

    由于母神权杖吸取影神珠的过程是神识活动,虽然说起来好像过去了好长时间的。实际上,却不过就是王落辰一愣神儿的时间而已。

    而在大家看来,的确就是这样。他们看到,当王落辰拿到了影神珠后,他突然就不动了。他就站在那里出神,过了大约两三秒钟,他才回过神来。

    一般来说,人每天都有愣神儿的时候,王落辰这次愣神儿虽然出现的有些突兀,但却也没有引起大家的特别在意。

    因此,当王落辰回过神儿来,他并没有从众人脸上看出任何特别的表情。他由此就知道,自己识海中发生的一切并没有消耗太多时间。不然的话,大家就不会是这种状态了。他们脸上一定会有惊奇的表情出现的。

    迅速想明白这一点,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对他们说:“影神珠已经被我给收起来了,没必要再留在这里了,咱们赶快离开吧?”

    他这样一说,卓不群和宁木晴子都点点头,挪动脚步,准备离开这里。

    但三木林森不干了,他向王落辰抗议道:“按照咱们的约定,你得到影神珠后你就该放了我的。可现在你怎么还不放我走啊?”

    “族长大人,呵呵。你不会这么没脑子吧?我是答应过要放你,可你觉得,我会是在这座高阁里面放你吗?这里可是被你的人给围困了啊。在这里放你,不等于是给我自己找麻烦吗?好啦,你也别怕,更不要着急。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毕竟杀了你也结束不了这场战争。我只需要你再配合一下,带着我们出城。我答应你,出了城,我一定会放了你的。”

    放与不放,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故而,面对三木林森的抗议。王落辰显得很不在意。他笑着将自己放他的时机又给改了一下。

    这一次改动,让三木林森很气愤。他大声对王落辰说:“你这人品质也太差了吧?做人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呢?你这样,要我怎么再次相信你?你说要我把你送出城去才放了我,可我怕你到时候又会变卦啊。所以,你的这种安排,我不答应。”

    “你那么大声干嘛?是不是这会儿我没有捏紧你的脖子,呼吸通畅了,肺里空气存得多,没地方喷发了?那好,咱们就把你呼吸的开关给控制一下,省得你有那么多气大叫。”说着,王落辰手上加了一分力气,顿时,三木林森便感觉自己的呼吸再度变得不通畅了。

    他的脸因为缺氧,重新变得紫红。

    这一下,他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性命还攥在别人的手里,自己并没有资格跟人家讨价还价。除非,他不想活了。

    因而,他赶忙再以含糊不清地声音向王落辰说道:“快放手,我答应你了。”

    “这就对了嘛。早这么说不就用不着累我的手了吗?”王落辰见他答应了,便将手放松了一下。接着,示意他跟着自己一起走。

    吃了苦头,三木林森这次不敢说什么了。见王落辰要自己走,便乖乖地跟着他一起朝楼下走去。

    四人很快从高阁的三层走了下来,到了出口处。王落辰向着仍聚集在门外的守卫们说:“你们都给我滚远点儿,否则你们族长的小命儿很可能就会因为你们而不保了。”

    他的喊话引起了守卫的骚动,他们都在商量自己要不要听他的话,立刻退开。

    见他们犹豫,王落辰用眼睛瞪了一下三木林森,三木林森立刻会意,朝门外喊道:“他的话你们没有听到吗?还不都给我死一边儿去?难道你们想害死我吗?”

    有他这句话,门外的守卫们自然是不敢在逗留了。他们以最快地速度向一旁退去,给他们让出了一条通道。

    以神识感觉到那些守卫退开了,王落辰便推了一下三木林森说:“很好。咱们走吧。”

    三木林森不敢违拗,就随着他一起走出了高阁。

    四人出了高阁,就往族长府外走去。他们一动,那些守卫们也远远地跟在后面一起行动。

    “哈哈,来的时候悄无声息,走的时候居然这么热闹。三木林森,这都得感谢你啊。”王落辰一边推着三木林森朝外走,一边打趣道。

    “你就别得了便宜卖乖了。你要不是使用诡计偷袭了我,说不定此刻就已经成为我的阶下囚了呢。”三木林森有些不服气地说。

    “哟,听你这话,好像很不服气啊。好啊,为了让你心服口服。我们明日就点齐人马,在暗影城外公平对决一场,看看究竟谁更厉害些,怎么样?”听出他话语里的意思,王落辰趁机向他约战。

    “好,就如你所言,我们明天战一场,不战的是孬种。”三木林森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这样做,正合王落辰的心意。自从血族大军围困了暗影城,暗影城中的影族军队就一直只守城,不出战。令血族大军有劲儿没地方使,十分窝火。

    如今三木林森为了洗刷今天的耻辱,答应跟王落辰一战,正好给了王落辰好好击败敌军,鼓舞士气的机会。王落辰心中自然是欢迎的不得了了。

    他回应三木林森说:“是孬种的恐怕会是你,反正我是一定会赴约的。这样吧,为了将这件事确定下来。我们定个时间吧。你觉得明天上午九点怎么样?”

    “九点?行,这时间很好。正是士兵们精力最旺盛的时候,咱们就定在这个时间了。到时候,我一定去。”

    时间一确定,这事儿就算定下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