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样一说,那少年便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出去叫人了。

    少年离开之后,北野在房间里不停地踱步起来。显然,此刻的他,心里是很不平静的。只是,不知这不平静是因为良心不安,还是因为抓到了族长大人的敌人,激动不已呢?

    他的这一切言行都逃不过王落辰的神识感知,他默默关注着他,并同卓不群进行着意念的交流。

    “师伯,您听到了吧,他要把咱们送到三木林森那里去。这样的话,您说咱们是趁现在就动手呢,还是等到被送到三木林森那里之后再动手呢?”

    卓不群回应他说:“那要看你想把事情搞多大了。若是你只想教训一下这个家伙,咱们现在把他给拿下就好了。若是你想搞大的。想要整个族长府都鸡犬不宁,咱们就等到被送到那里之后再行动好了。”

    “师伯,我想搞大的。因为,我觉得这是个机会。你想啊,族长府戒备森严,咱们要去那里盗取影神珠只怕有些麻烦。不如,咱们趁着这个机会,将计就计,让这个出卖朋友的家伙把咱们送去族长府好了。晴子是族长要抓的人。咱们被送到那里之后,他肯定是要亲自过来查看一下的。一旦他接近咱们,哈哈,机会不就来了?”王落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对,他只要接近咱们。咱们就有机会将他给制住并逼迫他交出影神珠。这样反而就省了咱们的事了。只是,得到影神珠之后,只怕脱身是个问题。毕竟,这里是影族的地盘嘛。”卓不群同意了他的计划,但也提出了自己的顾虑。

    王落辰便向他说:“至于脱身的事儿,师伯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咱们完全可以在得到影神珠之后,再次挟持三木林森嘛。有他这张牌在咱们手里,还怕他的族人们不肯乖乖地放咱们离去啊。”

    “那行,到时候咱们就密切配合。咱们先向他们提出以三木林森换影神珠的要求,然后等到他们拿影神珠来交换的时候,咱们师徒两个就一个夺珠,一个拿人。这就叫兵不厌诈,保准可以将他们给玩弄于鼓掌之间。哈哈。”卓不群也是头脑灵活之人,他马上就将具体的步骤给制定了出来。

    这事儿两人就这么说定了。

    他们这番神识交流,不过在片刻之间,且除了他们两人,其他人毫不知情。

    因此,在商定好这事儿之后,为防止宁木晴子不明就里,心中慌乱,王落辰又将自己跟卓不群商定的计划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

    宁木晴子听他这样一说,原本十分愤怒的心情平复了许多。她便依计行事,继续装昏迷,等着北野的进一步动作。

    北野派出去的那名少年很快就回来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两名年轻人。

    他们手里拿了几根绳索,进到屋里之后,就做了个绳套儿将王落辰他们三个给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

    绑好之后,北野向他们三人说:“把他们三个抬到咱们家的大车上去,然后随我一起把他们给送到族长府去。”

    三人一听,就忙过来抬人。

    稍后的几分钟内,他们三个便将绑的像个粽子一样的王落辰他们,给抬到了一辆大马车上。随后,就为这马上套上两匹马,由那名少年驾驭着,拉着北野他们一起出了门。

    北野的住处距离族长府不远,他们赶着马车只用了不过十分钟就来到了府邸大门之外。

    此时,天才刚亮,族长府门口那些守卫才刚刚打开大门,准备洒扫以待宾客。

    见他们赶了一辆马车过来,便忙过来询问有什么事。

    北野在族中任职多年,和族长府的守卫有相熟的,见他们问起自己的来意,便跟他们说:“今天是几位执勤啊,那正好,快帮我向三木林森族长通报一声,就说我抓到了族中通缉的逃犯宁木晴子,请他让我带进去相见。”

    若是别人这么说,这些守卫肯定是不信的。但北野就不同了。他们都知道此人跟老族长关系密切,料想老族长的女儿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前去投奔他是有可能的。

    而她去投奔,他便趁机将其抓获,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因此,他们便亲自查看了一下马车上的情形后,跑进府里为北野通报去了。

    抓住宁木晴子是件大事,那些守卫不敢怠慢,因而他们通传的速度便比平时快了不止一倍。

    在这样的效率之下,很快的,府中的人就知道了这件事,其中就包括三木林森本人。

    还未起床的他,在得到下属报告的这个消息后,喜出望外。顾不得穿戴整齐,就喝喊着府中的守卫和兵丁一起快步走了出来。

    出了大门,他也不跟北野打招呼就直接到了马车旁查看消息是否属实。

    当他看到宁木晴子还有王落辰都被绑得结结实实地平放在车上时,心情激动地大笑起来。

    这才向北野说:“好,北野大人还是识时务的,这件事做得相当的漂亮。行,人就交给我吧。你可以把你的家人都给领回去了。并且,我还要重重地赏赐你。你说你想要什么?是想要钱财,还是想继续在族中管理事务呢?尽管开口,我都答应你。”

    北野向他行礼,说道:“族长大人,钱财和职位我都不想要。我只想要家人平安回家,一家人团聚。毕竟,您也知道,我以前和晴子的父亲关系还是不错的,若是我从您这里得到奖赏什么的,恐怕会被人给说三道四的。”

    “呵呵,你还挺念旧情的。好啊,你既然不肯接受奖赏,那就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你去吧。”三木林森笑着冲他摆摆手,说道。

    随着他的动作,北野就和已经得到命令的守卫,去接自己的家人去了。

    而装载着王落辰他们三人的马车,则是被三木林森的人给赶进了族长府里。

    马车在偌大的府邸中转了几个弯,到了族长府内设置的监狱旁,三木林森就下令让人去取冷水来,准备通过淋水来刺激宁木晴子,让她醒过来。

    取水的守卫去了,三木林森走近马车,得意地向仍在假装昏迷的宁木晴子说:“跑啊,怎么不跑了?哈哈,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女人。这下跑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