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边走边聊,到了问天塔的第一层。这一路走来,王落辰看到,问天塔的每一层都是一片狼藉的景象。果然如自己师伯所说,这几层都是有机关的,只不过机关已经被他给破掉了而已。

    至于他和宁木晴子先前并没有看到这些景象,完全是受了三木鹤鸣的幻术影响所致。

    明白了这一点,他不禁对三木鹤鸣的幻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心中更坚定了要带领大军将影族打败的想法。

    因为,只要把影族给打败了,根据他和三木鹤鸣的赌约,他就能够得到这套幻术的功法了。

    这是他心里的想法,并没有对卓不群和宁木晴子两人说。

    眼见到了第一层的出口,他收起思绪对卓不群说:“师伯,咱们该怎么做,才能不惊动外面的守卫从这塔里出去呢?”

    “这还不简单,只要使用空间穿梭的方法不就行了?别说这方法你不会啊。若是这样说,肯定是想偷懒要师伯出力。”卓不群笑笑,说道。

    “不是我偷懒,而是空间穿梭的方法在我们进来的时候是试过的,根本就不行啊。师伯,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呢?”王落辰满是疑惑地问道。

    “怎么回事儿?还不是因为那老家伙使用幻术的缘故?当时我进来的时候,他还没有施展幻术。也就是说,并没有启动问天塔的防御机制。我很轻易就穿了进来。当我和他交手之后,他将问天塔当做了大法器,便使得这问天塔的空间规则发生了改变,所以你的穿梭术就不管用了。这是师伯的分析,不知你以为对不对呢?”卓不群将他无法以空间穿梭术进入问天塔的原因,简单地分析了一下。

    王落辰听后,点头说道:“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儿。这问天塔的防御机制一开启,困在里面的人便出不去,而外面的人也进不来。这正是它的高明之处。若是里面和外面的人可以随意进出,那它还怎么困敌呢?”

    卓不群的话,王落辰深以为然。

    听着两人说话,宁木晴子插嘴说:“两位大人,这些话咱们非要在这里说吗?您两位可别忘了,咱们还有事情要去做呢。”

    她的话提醒了王落辰他们两个,卓不群不禁笑着说:“是啊,晴子姑娘说得对。咱们师徒两个就别在这儿闲话了,还是赶快出去吧。”

    说完,他就在身体前面一划,开辟出一条空间通道。

    在这通道出现之时,王落辰嬉皮笑脸地对他说:“嘻嘻,还得劳累师伯出手。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哈哈。”

    说完,他便带着宁木晴子走进了通道内。

    卓不群摇了摇头,以宠溺的目光瞪了自己徒弟一眼,也走进了通道。

    片刻后,在影神殿院落的外面,三人的身影显现出来。

    身体稳定之后,王落辰对卓不群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师伯,还是您厉害,这通道可以穿梭这么远的距离。比我那通道强多了。师伯,这里面有没有什么技巧,您能教教我吗?”

    “技巧?也算是有吧。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开辟空间通道,实现穿梭,其穿梭的距离远近,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施法者的战力高低。要不然,为什么武圣以下无法使用穿梭术呢?当然,同样是武圣,由于每个人对于空间的体悟不同,在穿梭时,距离也是不同的。所以,我说所谓空间穿梭的技巧,还是在于对空间的体悟。”

    “空间是什么?空间为什么会有夹缝?武者为什么可以使用超绝的战力实现空间的穿梭。这些你都要细细地思索才行。这种思索,是属于你自己的。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这样的思索别人不能代替你去做。只能你自己去做。我的思索对你讲了,你也无法照搬照抄。懂了吗?”

    卓不群并没有直接将自己如何进行空间穿梭的,只是将如何更好地使用空间穿梭的方法教给了王落辰。

    这个方法,便是不停地对空间进行体悟。

    王落辰听后,若有所思。过了一小会儿,才对卓不群说道:“多谢师伯赐教。您的话对我有很大的启发。等此次行动一结束,我就专门抽出时间来体悟空间,以期将我的空间穿梭能力提高一个层次。”

    “孺子可教也。好,你就按照我说的去体悟吧。相信以你的聪慧,定然能够早日取得进步的。”卓不群鼓励他说。

    他们两人的谈话,对于宁木晴子来说,有些过于高深了。她根本就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心中挂牵此次行动的她便再次说道:“两位大人,你们又聊起来没完了。咱们到底还走不走啊?”

    还沉浸在思考中的王落辰被宁木晴子的话给拉回了现实,忙说:“哦?你说什么?走?对,走,走啊。哈哈。不过,眼看天快亮了,咱们今夜恐怕已经做不了什么了。不如还是按照咱们先前所商定的,先在城中找一处地方藏身,等到晚上再去族长府寻找影神珠吧。”

    “我也是这个想法的。我父亲有个十分忠诚的心腹就住在族长府附近,咱们就趁着夜色赶去他那里好了。正好,也可以向他打听一下影神珠的下落。”宁木晴子为他们指出了去处。

    “那最好不过了。好,就去那里。师伯,咱们走吧。”王落辰觉得这人的住处是个好地方,就同意了。说着,便招呼卓不群起身。

    “折腾了一夜,的确有些疲乏了。正好去那里歇息一下。咱们就去那儿吧。”卓不群嘴里赞同着,就跟在宁木晴子和王落辰的身后,向那人的住处进发了。

    族长府距离影神殿不是很远,也就几公里的路程。以他们的速度,很快就赶到了那里。

    绕开了这座看起来颇具规模的府邸,他们转入一条小巷。沿着小巷向前走了大约两三百米,他们就来到了一个看起来十分整洁的小院前面。

    示意他们两人稍等,宁木晴子便上前去敲门。

    “砰!砰!”

    宁木晴子以指节用力敲了几下门后,便听到门内响起了脚步声。

    那脚步声有些拖沓,显然是一个刚睡醒之人睡意阑珊之际所发出的。

    就听那脚步声到了门后便消失了,紧接着,一个带着几分睡意的含糊声音响起:“谁啊?这大夜里,干嘛扰人清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