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冷笑一声,向那老者说道:“请问,你觉得拥有广阔疆域和亿万人口的血族缺少珍宝呢,还是缺少功法呢?呵呵。所以,对你这想法我只想说,天亮了,你该醒醒了。”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我的态度可是很真诚的。你这种态度,咱们还怎么谈下去?”王落辰的话不好听,那老者听到后,不禁有些生气。

    “不谈就不谈,你以为我想和你谈吗?现如今血族百万雄师就在暗影城外,只待我一声令下,就会对影族发起攻击。这种情形下,我有必要和你谈吗?”不管他的态度,王落辰毫不客气地数落了他一通。然后,便招呼卓不群离开这里。

    “年轻人何必这么嚣张?你以为百万大军就能吓到我影族吗?你别忘了我们背后可是有狂霸星人做靠山的。所以,我劝你最好还是跟我谈谈,和我达成一个对大家都有好处的协议。也省得等到你们血族大军落败而归的时候,你会后悔不及。”那老者以略带威胁的口吻对王落辰说。

    王落辰听后,笑了笑说:“你还真是自信啊。好啊,既然你如此说了,那咱们就打个赌如何?”

    “打赌?赌什么?”老者极感兴趣地问。

    “赌血族会不会打赢这一张。若是血族血族赢了,你就将幻术的功法双手奉上。”王落辰说出了赌注。

    “好,就如你所言,若是影族输了,我定会将幻术功法完完整整地送给你们。可若是你们输了呢?你又怎么说?”老者答应了王落辰的赌约,同时也向他问起他的赌注是什么。

    王落辰眯起眼睛看着他说:“虽然我不会输,但为了让你觉得这个赌局公平,我可以下个赌注。我的赌注便是放弃对你们影族进行报复。也就是说,若是此战你们影族赢了,我可以保证让你们影族获得永世的自由。怎么样?这个赌注够分量吧?”

    “嗯,够分量。好,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现在,你可以走了。”老者点点头,说道。

    “你这样说好像我走不走要由你说了算似的。好,就为你这句话我也要让你的自信心减少那么几分。哈哈。”

    王落辰原本就要走的,这老者如此说话纯粹是替自己惹祸。因为他这句话,令王落辰再次感受到了他那令人讨厌的自信。因此,他决心在走之前要消减一下他的自信心。

    于是,他在自己的小宇宙还在控制着问天塔第九层情形下,向着老者周围打出一道星阵。

    星阵猝不及防地袭向老者,立刻在他身边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这片独立的空间就好比一个牢笼,将这名老者给困在了其中,使得他无法自由行动了。

    “你,你既然掌握了这样的技艺。这不大可能,你不是才仅仅是武圣吗?怎么可能这样操控空间呢?”

    老者万万没有想到王落辰能够如此控制空间,因而在被他给困在星阵中后,立刻显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你管我怎么做到的呢?反正你是被我给困住了。呵呵。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虽然将你控制住,但却并不想把你给怎么样。这星阵与我心意相通,我暂时把你给困在其中,也不过是不想让你将我们的行踪透露给别人而已。当我们此行的目的达成,不怕别人知道我们来到暗影城时,我自会将你给放出来的。至于在那之前的时间内嘛,就只好委屈你在这里面坐坐监牢了。不过,我想这对你来说或许是一次难得的反省机会。借此,你正好可以反省一下自己今后面对血族时,有没有资格那么的自信。”

    王落辰连讽带刺地说了他一通后,便招呼着自己的师伯卓不群离开了问天塔的第九层。

    塔内,老者被他说的面红耳赤,真就坐在那里认真反省起来了。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以至于对血族的认识仍旧停留在许多年以前。血族如今有了这样厉害的人物,影族同他们作对,或许真是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王落辰才懒得去琢磨他会怎么想,他和卓不群离开第九层后,到了第八层跟宁木晴子会合,并向她简单讲述了一下在第九层发生的事情。接着,他们三人就逐层下去,准备离开问天塔。

    在这一过程中,宁木晴子问了一下那老者的容貌和打扮,向王落辰说起了这老者的身份。

    她说:“听您说的情形,他应该就是我们族中许多年都不曾露面的大长老。他叫三木鹤鸣。是三木家的老祖宗,据说如今已有百岁高龄了。此人幻术出神入化,能够以假乱真,一生罕逢敌手。没想到今天却栽倒在了您手里。摄政王大人,不得不说,您真是战力超绝啊。”

    “哈哈,晴子,快别这么说。若论战力,我不如我师伯,我能够轻易破除你们这位大长老的幻术,不过是因为我的功法正好可以克制其幻术罢了。”王落辰谦虚地说道。

    卓不群这时评价说:“落辰,你何必谦虚呢?战力从来指的都是一个人的综合能力。跟这大长老对战,师伯虽然可以不被其幻术迷惑,但却无法破除幻术而出,只能以自身元力与其对耗。不如你这般可以轻描淡写地就将其给打败。所以说,师伯以为,你现如今的战力应该已经在我之上了。这可是实打实的实力,不需要谦虚的。”

    “师伯过誉了。我自己知道,我的战力还有不足之处,离师伯的水平还差得很远呢。呵呵。”

    虽然师伯叫自己不要谦虚,可在他之前,王落辰却是不好意思自大的。因而,被卓不群给夸奖了之后,他还是照旧谦虚了一下。

    “你啊,还谦虚。不过,也好,这种品质还是值得提倡的。毕竟,谦虚使人进步嘛。推翻五大长老的事业任重而道远,你的确是不应该骄傲自满,固步自封的。”卓不群点点头,以充满欣赏的口吻再次夸奖他说。

    卓不群的话,对王落辰来说,既是鼓励亦是鞭策。因而,王落辰听后,马上向他行礼称谢。

    通过两人的言行,宁木晴子看到,王落辰虽贵为血族摄政王,但对自己的师长却尊敬有加。这做人的品质,可谓十分的可嘉,心中不禁对其更加钦佩和欣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