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这一点,那老者不禁感叹:“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只可惜如今明白却有点晚了。一个行将就木之人,明白了这样的道理又能怎样呢?唉!”

    王落辰见这老家伙总是唉声叹气的,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不禁觉得跟他讲话没什么意思了。便想赶快离开这里。于是,就对卓不群说:“师伯,你在塔内可找到了我们想要找的东西没用?若是没有,咱们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咱们不宜久留的。”

    卓不群摇了摇头说:“没有,这里没有。我进入到塔里面之后,从一层上到这里,一路上只是遇到了很多机关,并没有找到我们想要找的东西。”

    卓不群的话解释了,为什么王落辰和宁木晴子他们一路走来都没有遇到机关。他立刻产生了一个猜想:“很多机关?这么说,影族这位老先生的幻术不仅仅是作用在了九层,整个问天塔都被其笼罩了?是这样吗?师伯。”

    这个问题,没等卓不群回答,那名老者就先一步说道:“整座问天塔就是一个施展幻术的大法器。而我就是这个大法器的操控者。所以,当我通过问天塔感应到你们的到来后,便在塔内施展了幻术。因而,你和晴子这一路走来所见到的一切,根本就不是真的。”

    “竟然可以将整座塔都笼罩在幻境中,听你这么说,我不得不佩服你们影族的幻术了。只是,让我有些不明白的是,你们弄这么一个塔干干嘛呢?”王落辰向那老者请教道。

    “说起这个,还得从我们的那位先祖说起。当年,他摸索出一套技艺,就是幻术。据说,他的幻术出神入化,凡是被他的幻术给困住的人,如果没有他为其解除,会一辈子都沉浸在幻境中无法醒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惊人的技艺,他觉得自己可以带领影族打败血族,颠倒两族的关系。于是……”老者向王落辰解释道。

    但当他解释到了他们先祖想要带人进攻血族这里时,已然知道问天塔故事的王落辰插话说:“于是他便问天自己的行动会不会成功,然后因为影神的预言打击到了他,他便忧郁死了。他死后,你们为了纪念他,就修建了这座塔,对吗?这些我都知道了。我感兴趣的是,这座塔不是用来纪念他的吗?怎么就被修建成了一座充满机关,并且能够用来制造幻境的大法器了呢?”

    “你太着急了。我这不正要说到这个问题了吗?”就王落辰的急性子说了他一句,然后接着说道,“我族之所以要将这座塔修成这个样子,主要还是为了纪念我们的这位先祖。其次则是因为我们这位先祖留下了幻术的修炼方法。按照他的说法,修炼幻术最好要又一个特别的环境,以便修炼者可以在其中不断地制造幻术,而又对周围的环境和人员没有影响。我们就是依照他的这种说法,才修建了问天塔这个设施的。”

    “哦,原来这里不仅仅是个纪念塔,还是个幻术的训练场啊。怪不得要修成这样呢。”听了他的详细说明,王落辰明白了这座塔修成这样的原因。

    “你问我的问题,我都回答了。不知我向你提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向他说明问天塔修成这样的原因后,老者转而向王落辰问道。

    王落辰笑笑,回答说:“可以,只要不涉及秘密,我是可以回答你一些问题的。只是,也不要太多,因为我刚才说了,我们赶时间的。”

    见他同意了,老者便忙问:“我的问题很简单,保证占用不了你多少时间。因为,我想问的是,你是不是血族的大人物?将血族撤回血域这样的大事,你做不做得了主?”

    不明白这名老者何以能够看出自己身份的不凡,但无疑他是个智者。王落辰不免暗自佩服这人观察和思考的能力。

    出于对强大对手的尊重,王落辰说:“你这问题已经涉及到了我的隐私,原本我是可以不回答的。不过,和你交手了一番,咱们彼此间也算有些缘分。那我就不妨直言相告。不错,我在血族中地位非凡,的确可以影响到军队的动向。但不知你为什么要知道这些?毕竟,就算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啊。”

    “不要误会,我问你的身份并无别的意思。不过是想跟你谈些关系到两族未来的事。不瞒你说,我在影族中也是有些地位的,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左右一些事情。因此,我们之间若是能就撤兵的事谈妥了,大家就能免去一场大的战争的。”老者说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向王落辰说出了一句让他感到很意外的话来。

    稍微平复了一下他的话带给自己的情绪波动,故作平静地向他问道:“却不知咱们之间要怎么谈才能把这件事给谈妥呢?难道你能够让影族放弃跟狂霸星人合作,重新成为血族的附庸,并将策划炸毁血皇宫的主谋之人交出来吗?倘若你真能够做到这些。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在三日之内让血族军队撤离影界的。”

    “跟狂霸星人合作的事也是我族出于无奈做出的选择。因为,当他们找上我们时,鉴于他们的实力很强大,我们是不敢拒绝的。正因为投靠了他们,我们才不可能再成为血族的附庸了。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们族中有些人为了向狂霸星人表忠心,策划了炸毁血皇宫的行动。这些人都是本族的精英人物,对本族也是忠心耿耿,将他们交给你们处置,怕是会伤了族人的心的。所以,这一点也是做不到的。但我认为,就算这三点做不到也并不代表影族和血族之间就不能谈判了。我们还可以换一种方式来处理问题嘛。比如说,我们将影族的练功功法交给你们。或者,送给你们一批珍贵的珍宝,补偿一下你们在两族交战中的损失。我以为,也是可行的呀。何必非要打打杀杀的呢?不知你以为呢?”

    他一口气说出了心中的想法,王落辰听后,不禁发出了一声嘲笑。在他看来,这位老者这样说不是因为他老糊涂了,就是因为他脑袋被驴给踢了。

    血族最主要的要求一个都不给满足,还想让血族撤军,怎么可能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