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不群的意思,是要他从逻辑性上想问题。王落辰就遵照他的意思这样去想了,一下就发现了自己师伯被大蛇给缠绕这件事的荒谬之处。

    仔细想来,正常情况下,一条巨蛇怎么可能将一个人给缠绕在柱子上呢?它要缠的话,也只会把身体缠在人的身体上,绝不会连柱子一起缠的,难道它不怕硌得慌?

    这显然不合常理。

    这么不合常理的事情呈现在眼前,是怎么回事儿呢?

    或者说,是什么力量使得这么不合常理的事情发生了呢?

    王落辰以为,应该是某种幻术。

    也就是说,眼前的情形并非真实发生的,而只是某股力量制造的幻术。

    而照卓不群的说法,在这个幻术里,看似卓不群是被缠绕在柱子上了,但实际上却不是。他的位置和那条巨蛇应该是互相颠倒的。

    想明白这一点,王落辰意识到了自己师伯的危险,不禁心中着急。

    情急之下,他赶紧全力思考对策。经过一番头脑风暴,他想了很多办法,最终还是决定以自己的小宇宙来破除这个幻术。

    他的小宇宙是真实宇宙在他丹田内的投影,虽然是虚妄的,但却因为契合宇宙的法则具有无比的真实性。

    可以说,小宇宙是一种既真实又虚幻的东西,是界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存在。

    他将它释放出来,便是要借助它在真实和虚幻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以便让真实慢慢融入虚幻,最终将对方的幻术给破坏掉。

    小宇宙从王落辰的丹田中慢慢扩散,渗透出了他的身体,向问天塔的第九层内扩散。

    当它最终弥漫到了整个房间里时,王落辰以神识推动五彩轮盘快速地旋转。

    随着五彩轮盘的转动,储存在其中的宇力被释放了出来。

    这些宇力一跑出来,王落辰的小宇宙就变得活泼起来。其中的各种系统就像真的宇宙一样运转了起来。

    小宇宙在宇力的作用下,不停地生灭,运动。顿时使得王落辰周围的空间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这一片空间逐渐被重新定义,它不再是问天塔的第九层了,而是属于王落辰的独特空间。

    在这个空间里,他就是王,空间里的一切都得受他的支配。

    于是,王落辰便对着空间说:“我要你给我现出本来的面目来,不要再被虚幻笼罩。”

    随着他的话出口,整个空间顿时好像平静的湖面一样,出现了一个个涟漪。房间里的画面,也随着这涟漪出现了晃动。

    这晃动越来越剧烈,最终,好像整个空间都承受不住这种晃动了,出现了破碎的迹象。

    “好啊,那就露出你的真面目吧。”

    眼见这片空间出现了如此变化,将五彩轮盘的转速又提高了几分。五彩轮盘转速提高,输出的宇力便跟着增加了几分。

    宇力源源不断地涌入小宇宙,小宇宙内的各种星系系统演化的更加地剧烈了。而这片空间,随着小宇宙的剧烈演化,终于再也难以保持原状,一下子碎裂开来。

    当然,这种碎裂,并非真实空间的碎裂,而只是那个笼罩在真实空间之上的虚幻空间的破裂。

    当其破裂之后,王落辰惊奇地看到,整个问天塔第九层都笼罩在晦暗的光线之中,他的师伯卓不群正和一个披散着头发,眼窝深陷,脸颊奇瘦的老者盘膝相对。

    他们两人之间,脸上毫无表情,看似云淡风轻,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不过,王落辰却看得出,此刻在他们两人之间有着一股肉眼无法看到,但却一直在激烈交锋的能量波动。

    这无疑印证了卓不群说的是真的,他正和别人进行着一场战斗。

    作为他的师侄,见到自己师伯跟人战斗,他当然没有理由不上去帮忙了。

    因而,他微微一笑,便将自己的小宇宙向那名老者笼罩了过去。

    便在小宇宙将要将老者给罩住的时候,那名老者突然睁开了眼睛,向卓不群说:“你来了厉害的帮手,老朽认输了。”

    听他认输,王落辰就将袭向他的小宇宙给停了下来。而卓不群也在此时睁开眼睛说道:“你不认输也没办法啊。我师侄一来就破了你的幻术,令你的实力大减。因此,你在跟我比下去,输就是肯定的了。”

    “不错,我是肯定要输的。但却不是输在你的手里,而是输在这位年轻人手里。就咱们两个来讲,再比三天我也不会输的。”那老者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再比三天不会输,但若是比三十天呢?就你这身体状况,你终究还是会输的。”卓不群笑笑,说道。

    听了这话,那老者沉默了。许久,他叹了口气说:“是啊,我终归是老了。已经无法再为族人做更多事情了。唉,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败了。”

    这次,他的认输才是真实的。

    见他脸上写满落寞,王落辰微微一笑说:“说实在的,你刚才所使用的幻术还真是挺厉害的。若不是有师伯提醒,我就中招儿了。”

    听自己被王落辰称赞了,老者苦笑一声说:“厉害?厉害还不是被你给破了?所以,要说厉害,还是你厉害。只是,我有些想不通的是,你这样一个年轻人,怎么就这么厉害呢?还有,刚才你所使用的手段,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功法?怎么就可以如此轻易地破掉我的幻术呢?”

    “我所用的是什么?说实在的,我自己也弄不清是怎样的功法。我只知道,这功法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便是,我心即宇宙。将自我意识和宇宙法则结合起来,我便开创出了属于我的世界。这个世界应该比你的幻术所制造出来的虚幻的世界要真实了许多。也因此,它就比你的世界更加强大。以它同你的虚幻世界战斗,当然就能将其击溃了。”

    小宇宙是什么,王落辰的确有些搞不大清楚,但却也不至于如他向那老者所说的那样懵懂。

    可若想要说清楚,就会牵扯出宇阵和母神权杖这种对王落辰来说十分重要的秘密。他自然是不会把它们透露给那名老者了,因此他便对自己的功法进行了模糊处理。

    不过,仅他这几句话,就已经给了对方以极大的提醒。令他顿时醒悟到自己的幻术为什么会败给对方了。原因嘛,就是因为他的幻术即便如何精妙,终究还是缺少了一点真实感,当然就很容易被人家给打碎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