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实施的这次神识攻击所使用的神实力恰到好处,并不会让他们感觉到头痛和不适,只是让他们的精神出现了短暂的恍惚。(书^屋*小}说+网)

    而就在他们恍惚的这段时间,他就和宁木晴子以极快的速度饶过他们到了问天塔的门前。

    大概为了出入方便,门并没有上锁。他和宁木晴子到了门前,轻轻把它推开,很轻易地就进到了塔内。

    到了塔内之后,王落辰和宁木晴子不禁加了小心,唯恐会中了里面的机关。

    但令他们奇怪的是,他们在塔的第一层转悠了一圈儿,把这一层的每一个地方都走过了,也没有见到半点机关的影子。

    “怎么回事儿?晴子,你不是说问天塔内机关重重的吗?怎么什么也没有呢?难道所谓机关的事儿只是你道听途说的?”没有遇到机关的攻击,王落辰感到有些奇怪,便问宁木晴子是怎么回事。

    宁木晴子连连摇头说:“不不不,机关的事儿可不是我道听途说。它是真的。因为,我曾经见过这古塔的机关图,还遇到过进入塔内维护机关的技师。所以,这事儿绝对假不了。至于为什么这些机关既然没有攻击咱们,我想,或许是因为它们已经被您师伯给破坏了吧。”

    “被他给破坏了?看这塔内的情形,似乎也不大像啊。你想啊,若是他破坏了机关,最起码得留下些机关启动的印记吧。可你看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井然有序,根本就没有一点凌乱的样子。所以,我以为这里的机关不发动,绝不是不是他做了什么的缘故。这其中,只怕是另有玄机。不过,算啦,咱们这样讨论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继续向上一层进发吧。或许,到了上一层,这些机关就会向咱们攻击了呢也说不定的。”

    两人都搞不清情况,王落辰觉得瞎猜也没什么用,便决定继续向上层进发。

    他们两人之间,自然是什么事情都由他说了算。他说继续向上,宁木晴子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于是,两人便从第一层的一角的旋梯拾阶而上,到了问天塔的第二层。

    然而,到了第二层之后,这里除了一些展示影族那位曾经问天的先祖事迹的雕像和绘画外,并没任何异常之处。

    也就是说,第二层仍旧没有机关对他们发动攻击。

    这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形,王落辰两人谁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对视了一眼,便朝上一层走去。

    随后,他们接连上了六层,层层都和头两层一样,毫不半点机关的影子。

    在第八层上,王落辰停了下来,对宁木晴子说:“此塔一共九层,如今咱们已经走过了八层了。这八层中,我们既没有遇到任何攻击,也没有看到一点我师伯经过的痕迹。晴子,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是很奇怪。可为什么会这样呢?摄政王大人,您如何看呢?这里这么奇怪,咱们还要不要去第九层呢?”宁木晴子对此也毫无头绪,只好还是等着他拿主意。

    王落辰稍微思考了一下,说:“去,怎么能不去呢?我们前八层都走过了,也不差这一层的。何况,我师伯不在前八层,肯定就只能是在第九层了。咱们怎么样也要到上面去跟他会合的。只不过,晴子,我总觉得这问天塔有古怪。说不定,这古怪是什么,到了第九层就会显露出来。因此,咱们得要小心些。要不这样吧,在进入第九层之前,让我先以神识查看一下里面的情形。搞清了情况再进去,免得落入人家的圈套。”

    说着,他就盘膝而坐,凝神静气,将自己的神识释放出去。

    神识离开他的身体,化成成千上万份儿,如蜂群一样向着问天塔的第九层飞去。

    神识无形,可以穿透一切,但王落辰却发现,跟外面一样,他的神识却不能穿透第九层和第八层之间的隔板直接进去。

    无可奈何,他只好控制着神识从旋梯上去。

    神识进入第九层,王落辰便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自己的师伯正被绑在一根石柱上,而绑着他的不是普通的绳索,而是一条黑花巨蛇。

    那巨蛇用自己的身体将卓不群给紧紧地缠绕在粗大的石柱上,令他动弹不得。

    不过,王落辰也看得出,那条巨蛇虽然能够将卓不群给缠住,但却因为卓不群以元力护住了身体而不能伤害到他。

    饶是如此,卓不群的情形也不乐观,因为巨蛇缠绕的力量非常强大,卓不群为了对抗它,需要不停地调用体内的元力来跟它消耗。元力的凝聚和存储都需要时间才能完成,这样持续下去,他体内的元力迟早会被耗尽。

    而一旦没有元力补充,就凭卓不群的身体强度,巨蛇很容易就能够将其紧缩成肉饼。

    见此情形,王落辰想也不想,就马上将神识收归了本体。

    神识回归后,他一下从地上弹跳起来,对宁木晴子说:“晴子,我师伯在第九层遇到了危险,情势危急,我得去救他。因此,你就待在这里哪儿也别去。省得我还得分心照顾你。”

    说完,他就从旋梯上飞快地跑上了问天塔的第九层。

    到了那里之后,他飞速来到卓不群被困的石柱前,心念一动,调出自己的璀璨星域就向那巨蛇打去。

    但就在璀璨星域将要接触到巨蛇时,他的识海中突然接收到了一条来自卓不群的意念。

    “落辰,别打巨蛇。”

    “为什么师伯?”王落辰不解地问。

    “因为巨蛇才是真正的我。而被缠住的是我们的敌人。”卓不群解释说。然而,他的这个解释令王落辰更加不解了。

    他忙再以神识问道:“师伯,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落辰,师伯正在全力对敌,来不及多解释。只能说,这里的一切,你都要仔细辨别。不仅要用眼睛和神识,还要用思维去辨别。”卓不群急匆匆地又说了一句,就再也不言语了。

    王落辰对他这番话虽然还是不太理解,但心里却清楚,师伯既然这样说,就必然是有道理的。他不能不认真思考他这些话的含义的。

    于是,他就暂且停止对巨蛇的攻击,转而陷入了沉思。

    他一遍又一遍地反复琢磨卓不群话里的意思,终于在将这番话进行了一番细致地剖析之后,解开了其中的奥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