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自己师伯这么性急,王落辰不禁笑了。笑过之后,他对宁木晴子说:“师伯行动了,咱们也进去吧。”

    说完,他打出两道法阵,将自己和宁木晴子给托举起来,轻飘飘地就飞过了影神殿的围墙。

    进到影神殿院墙之内,他和宁木晴子先是溜着墙根儿避过了巡逻的士兵,然后快速从墙边跑向一座宫殿。

    到了宫殿旁边,他们再次溜着墙根儿前行。

    通过这种办法,他们一路上巧妙地避开了影族的巡逻兵,来到了影神殿的正殿外。

    影族的宫殿跟别处又不相同。他们的宫殿不是方形的,也不是金字塔形的,而是圆形的。

    从外形上看,略微有些像谷仓。只不过,它可比谷仓富丽堂皇多了。哪些装饰和花纹,浮雕,统统都给人一种神圣感。表明它不是一座普通的“谷仓”,而是一个为神灵设置的神殿。

    王落辰无暇去关注这些,他现在只想赶快进入到宁木晴子所说的那间地下室,将影神珠给找出来,然后去跟师伯会和。

    在敌人内部行动还是十分危险的,能早一点离开最好,因此他必须抓紧时间。

    故而,当他和宁木晴子到了宫殿外面后,为了节省时间,他在问明地下室的位置后,就直接带着她使用穿梭空间的方法,直接穿梭到了它的内部。

    他现在仍然不能进行长距离的空间穿梭,特别是在带着别人的情况下。因此,他必须要先接近影神殿,才能进行这种操作。

    当然,他也不能使用这种方法穿梭非常厚的物体。否则,像城墙和山体什么的,他根本就不用飞行的,直接穿越就行了。

    不过,即便只是短距离的空间穿梭,也够惊人的了。以至于,跟他同行的宁木晴子都被他这种手段给惊呆了。

    她站在地下里,向四周仔细看了两遍,才对王落辰问道:“摄政王大人,我不是在做梦吧?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咱们就直接出现在地下室了呢?”

    “哈哈,我会变魔术,随手一变,就把咱们给变到这里来了。”见穿梭成功,王落辰心情不错,随口跟她开了个玩笑。

    “摄政王大人,您骗人。这根本就不是魔术。魔术都是假的,您这可是真的。您看,这里的一切,包括通向藏宝室的闸门,都是真实的。因此,这绝不是魔术。”宁木晴子在地下室内转了一圈儿,摸了摸那些物品,说道。

    王落辰不好意思再跟她玩笑了,便正经八百地跟她解释说:“好啦好啦,不骗你了。我刚才所使用的手段跟咱们在河边时所用的一样,是一种空间穿梭的方法。使用它,咱们就不受那些墙体和门户的阻碍,直接到了这里。不过,这项技能由于我战力的限制,现在还不能将它发挥到极致。所以,像咱们眼前这道厚重的闸门,就无法使用它穿过去。否则的话,我们就不用站在藏宝室的外面了。”

    “真是太厉害了。摄政王,您简直就是神一样的人物。跟着您,我算是大开眼界了。这也让我更加坚定了同您合作的信念。”宁木晴子被王落辰所说的神奇技艺给折服了,向他表达出了自己的钦佩之情。

    王落辰笑了笑说:“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你能因此坚定跟我合作的信念,我还是非常高兴的。同时,我也要告诉你,晴子,你的选择是对的。我王落辰向来是不会亏待朋友的。好啦,不说这个了。咱们还是先看看如何进到藏宝室里面去吧。”

    王落辰边同她说着话,便走到了藏宝室那扇厚重金属门的前面。

    这道闸门大概得有一米厚,即便王落辰元力超绝,也很难一下将其给震碎。因此,他要进去,就不能依靠蛮力来解决问题,必须要想其它办法才行。

    他在门前踅摸了半天,看着门上的数个控制门开启的转轮儿,他心中突然产生出一个想法来。

    他便向宁木晴子问:“晴子,这道门如此的牢固,上次你是如何进去的?是不是通过转动这些转轮,启动门上的机关才进去的?”

    “是的,摄政王大人,您说的没错。上次我事先从我父亲那里得到了转轮转动的数据,才得以顺利进入其中的。只是,经过上次的事情后,只怕这些数据已经被改过了。这样的话,就不能再次使用了。因为,一旦转轮的数据不对,那么就会触发这里的防御机制。那样一来,必定会惊动守卫。他们一过来,咱们的行动就失败了。”宁木晴子跟他说明了一下情况。

    王落辰听了她的介绍,微微一笑说:“知道这道门是由这些转轮控制的就好办了。接下来,你就瞧好吧。”

    说完,他便以神识打出了数道可以控制机械的复仇法阵。

    这些法阵浮在空中,王落辰心念一动,它们就全都进入到了转轮里面去了。

    法阵到了里面,就把它们给控制住了。王落辰便在此时以神识驱动它们,一下便打开了闸门。

    随着闸门内的机关发出响声,门缓缓地向上升起,藏宝室就成了王落辰他们可以自由出入的地方。

    目睹这一切的宁木晴子因此发出了一声带着几分喜悦的惊呼。

    她情不自禁地再次向王落辰说出了心中的疑问:“这,这不可能吧?摄政王大人,您是怎么做到的啊?怎么就一下把门给打开了呢?”

    “怎么做到的?说起来很简单,我就是用脑袋想了一下,然后它就自动开了。呵呵。”

    通过神识控制法阵来破除机关这种事,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因此,王落辰没有就这个问题对宁木晴子多做解释。

    他不说,宁木晴子只当这个问题关系到他的秘密,他不愿多讲。她也就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了。

    她随着王落辰快步走进了藏宝室。

    因为已经来过一次,到了藏宝室里面后,她就径直朝着上次存放影神珠的柜子走去。

    那是一个闭合的十分严密的柜子,让人一开就是用来保存珍贵物品的。

    宁木晴子走到它前面后,就从自己贴身的衣兜里掏出一把形状好像树枝一样的钥匙,一下捅进了柜子上面的锁眼儿。

    她轻轻转动钥匙,随着锁具的绷簧发出一声“咔哒”声,柜子门就被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