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假装河神的初衷,只是希望能够脱身,并没有指望大家真的就把自己当河神对待。更没指望他们会听从自己的话,去搞和平请愿什么的。因而,他在带着宁木晴子离开后,就没有再去关注身后那些人怎么说怎么做了。

    由于影界的环境特殊,祭河神的船上虽有灯光,但在离岸一百米之外的地方就是一片昏暗了。那些人即使目力再怎么好,也是看不清这里的情形的。王落辰便在这里跟卓不群会和了。

    他们三人再次聚在一块儿,略微以神识辨识了方向,就按照原来的计划,朝着影神殿的方向走去。

    因为是城区,街道和住户都有灯光,一路之上倒是不怎么黑暗。不过,就他们现在的情形来说,其实并不希望有这些灯光存在的。那样,他们行动起来才更方便一些。

    但这种情形,他们也不是没有办法克服的。无非就是在前进的时候,多绕点路,尽量避开明亮的地方罢了。

    他们一路这样绕着弯儿前进,虽然多走了些路,但因为三人脚程快,也不过才用了四十多分钟就到了影神殿。

    影神殿不仅仅是一座大殿,而是一个宫殿群。其大大小小的房间算起来也有上千间。这么多房间,若是不了解情况的人,一间间的去找影神珠的藏匿地点,恐怕没个十天半个月的是找不出的。

    幸好,王落辰他们三人中间有宁木晴子这个影族前族长的女儿。影神殿这个地方,她从小就在其中玩耍,门儿清的很。对于影神珠可能藏匿的地点,她一猜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因此,在他们三人到了影神殿围墙的墙角下之后,她便轻声儿对王落辰说:“我上次取出影神珠的地方在影神殿的正殿中。那里有个地下室,是族中专门用来珍藏重要物品的地方。不过,影神珠已经从那里失窃了一次,你们说三木林森他们还会把它再放到那里吗?”

    “那也不一定。如果他们没有其他地方好放的话,说不定他们还会把影神珠再放到那里的。”王落辰笑了笑,说了自己的看法。

    “问题是他们还有其他地方好选啊。在这影神殿中,除了我刚才所说的那处地点外。还有一个地方可以藏宝。”宁木晴子解释道。

    “哦,还有一处地方?那是哪里?”听她这么说,王落辰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地方在正殿的后面,是一座塔,叫做问天塔。据说是我们族中一位战力极高的老祖亲自修建的。之所以叫做问天塔,据传跟他的一个传说有关。传说他老人家当时功力超绝,感觉自己完全可以带领影族挑战血族,一统两界,便想发动一场战争。但因为他对影神十分崇敬,就在发动战争前去向影神祈问,自己出兵血域是否能够取胜。结果,影神还真就给了它神谕了。”

    “影神告诉他,血族和影族之间永远是主仆关系,他做任何努力也改变不了的。他听后很失望,便向苍天大叫一声‘不公’后,气绝身亡了。后人为了纪念他,也为了让族人汲取这个教训,便修建了这座问天塔以告诫后人,影族和血族的关系是天定的,根本就是无法改变的。谁若想改变,必定会触怒天神,被天神责罚。这件事呢,已经很久远了。后来的人大概忘了。所以,三木林森之流才在狂霸星人来了之后,又动了颠覆两族关系的心思。”

    宁木晴子将另一个地方给说了出来,并向王落辰讲了一个影族先祖的故事。

    这种神叨叨的事儿,王落辰才不信呢。他猜影族之所以会有人编出这样的故事来,无非是以它来稳定人心,想要大家都乖乖地承认影族和血族的关系,不作他想的。

    他心里明白这一点,但却不会对宁木晴子讲出来。因为,从他的角度来讲,影族能够老老实实地接受血族的统治,服服帖帖地不叛乱,是件大有好处的事情。他根本没必要去揭穿这个传说的真实面目。

    他只是感叹了一声,并对宁木晴子说:“鬼神之事我也搞不懂,我只知道,就血族和影族的力量对比来讲,影族和血族维持一种联盟关系,对双方都是十分有利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轻易改变的好。好啦,这个问题等咱们将三木林森他们给解决后有的是时间讨论。现在还是说说,你为什么以为影神珠也有可能藏在问天塔里面吧?”

    就这个问题,宁木晴子进一步解释说:“是,摄政王大人。我所以会以为影神珠会藏在问天塔里,是因为这座塔世由我们族中那位先祖设计的,其内部机构十分复杂,并且还有很多机关陷阱什么的,外人一般很难进去。即便是进得去,也很不容易能够再出来。像这种地方,当然是藏宝的好地方了。”

    王落辰听了,略一思索,说:“你说的有道理。这问天塔的确是个藏宝的好地方。那既然这样,咱们不如就连那里也一起搜一下好了。师伯,您觉得如何?”

    卓不群在这儿呢,他不好独断,因而有了想法后,还要问一问他的意见。

    听他征求自己的意见,卓不群便说:“你的想法很不错。所有有可能的地方都不要放过才好。只是,这样一来恐怕就要浪费一些时间了。不如这样吧,咱们分头行动。你和晴子姑娘去正殿,我则去问天塔里面走一遭。两边同时进行,咱们不就把时间给省出来了吗?落辰,你觉得怎么样?”

    “师伯,两边同时行动当然好。只是,听晴子说,那问天塔里面可是机关重重。您一个人进去,能行吗?”王落辰不无担心地说。

    “小子,你这是在质疑师伯的能力吗?要不要跟师伯来场比赛?看看咱们两个谁先将影神珠给找出来。哈哈。”卓不群听出他的担心,笑呵呵地说道。

    王落辰见自己师伯这时候还有着兴致,不禁摇了摇头说:“师伯,您就别开玩笑了。我怎么敢跟您比呢。好吧,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就按照您说的办吧。我们去正殿,您去问天塔。咱们谁先出来,就在正殿旁边的影神碑旁等候。”

    “好,就这么说定了。”

    卓不群嘴里答应着,就一闪身跳过了影神殿周边的围墙,先展开了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