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他们师徒俩忍不住相对苦笑了一下。

    为什么?他们为何露出这种表情呢?

    原来,当他们放出神识去查看水面时,竟然发现距自己头顶大约五六米的水面上,此刻正船只密布,鼓乐喧天,人声鼎沸,热闹无比。

    见此情形,他们两个岂能不苦笑呢?他们原本是想要悄然入城的,可现如今看上去似乎不打一场,根本就无法从这里浮出去了。

    可那样的话,他们的行踪不就暴露了吗?

    那他们能不能不打呢?不打也可以,若是此行只有他们两人的话,他们便原路返回也就是了。

    可问题是现在他们还带着一个宁木晴子呢。

    她不能闭气,将她从水中隔离出去的星阵中的空气又快用完了。剩余的量,无论如何是不足以支撑她再跟着他们从原路返回的。

    也就是说,现实的情况逼得他们不得不打一架了。

    事已至此,情势比人强,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以神识交流了一下浮出水面后两人各自攻击的目标,他们就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王落辰带着宁木晴子,行动诸多不便,因此他的攻击目标是正对他头顶的一艘木船。而卓不群的目标则要远一些,多一些。他要攻击的是从他们头顶这艘船的位置到五十米开外的岸边这一线上的十几艘船。

    商定好之后,两人先是加快速度上浮。在接近目标的时候,他们就猛地从水中飞身而出,向各自的目标攻去。

    两人行动敏捷,速度极快,且一出手就是元力攻击。顿时,他们所攻击的船只就被他们巨大的攻击力给打得支离破碎。

    船儿一破,船上的那些人立即就掉进了水里。

    这件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料到水里会冒出活人来对自己进行攻击。仓促之间,不禁方寸大乱。因而,掉入水里后,他们全都惊恐地大叫起来。

    而令王落辰极为疑惑的是,他们大叫的内容竟然大体相同。不是大叫敌人来了,而是都在拼命地叫喊:“快跑啊,河神显灵了。”

    “河神?哈哈。他们竟然把我们当成河神了。真是好笑,难道就因为我们是从河里飞出来的,就是河神吗?”听到他们这样叫喊,王落辰忍不住轻声嘟囔了一句。

    他这一句话虽轻,却被他身边的宁木晴子给听到了。她此刻正被王落辰以一只手扶着,站在一块破船的大木板上随着他向岸边漂流。

    她一下被王落辰的这句话给提醒了,马上指着河面上这些船只对王落辰说:“唉,都怪我,把今天大家会聚在暗影河上祭河神这事儿给忘了。摄政王大人您看,他们船上树立的旗帜和雕像,不正是祭河神用的嘛?”

    听到她这样讲,王落辰仔细看了一下河面这些大大小小的船只,还真发现了布置在船上的那些雕像和旗帜。他不由地摇了摇头,暗自“佩服”了一下宁木晴子的记性。然后说道:“别管这些了,既然他们把咱们当成了河神,那咱们就索性给他们显露一点神迹好了。”

    说着,他将光翼释放出来,轻轻扇动着,带着宁木晴子向岸边飘了过去。

    他现在对于光翼的控制已经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了,既可以用它进行远距离的快速瞬移,也可以控制它实现近距离的缓慢的位移。

    这种位移不同于飞行。飞行是利用有形的翅膀借助空气的反推作用在空中移动。他的这种位移却不是这样,它的本质仍旧是瞬移。只不过,在王落辰的神识操控下,这种瞬移的间隔非常非常的短,短到他的上一次瞬移和下一次瞬移之好像是连在一起的一样。

    时间的间隔短,每次瞬移的位置又十分的近,这就让人的视觉形成了一种错觉,以为他是在使用光翼飞行一样。

    绚丽而耀眼的光翼,将他还有他身旁的宁木晴子以及天空都映照的十分明亮,令他看上去就宛如一尊漂浮在空中的神明,顿时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同时,也诱使他们心中产生出了恐惧和膜拜的情绪。

    他们之中,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反正就在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吧,竟然呼啦一下全都跪在了船上,向天空的他连连叩拜称颂起来。

    “河神啊,感谢您对子民们展露您的神颜。您出来见您的信众和子民,可是要给我们一些神谕吗?”

    王落辰听了他们的称颂,为了将戏做全套,便以元力加持在自己的声音中,向跪在自己脚下的影族人说:“我的子民们啊,你们为何要同自己的朋友作战呢?你们可知,你们同他们的战争已经激怒影神了吗?因为你们的战争行为,他很不高兴,若不是我拦着,此刻就已经向你们全族降下神罚了。而神罚一旦降下,你们将置身于天火之中,形神俱焚。”

    “念在你们平时对我孝敬有加,我不忍你们受到这种苦难。已经跟影神争取了六日时间。我跟他说,如果在六日之内,你们能够结束同朋友的战争,影神就平息怒火,收起天罚。但若是在这六日之后,你们仍旧不停止战争,那么我就不管了,任由影神以天火重罚你们。我的话,你们听明白了吗?该如何做,你们自己斟酌吧。吾去矣!切记,你们只有六日时间。”

    说完,他迅速收起光翼,以空间穿梭术,带着宁木晴子从这里穿梭到了离河边百米之外的地方去了。

    他这番动作进行的十分迅速,众人根本就看不出他具体做了什么。他们所看到的只是王落辰随着光一起消失了。

    这一点,非常地像是神迹。由不得影族人不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神仙显灵。

    再说,就迷信这种东西来说,各个民族的情形都是一样的。信众对于自己信奉的神仙都有盲目性。

    这种盲目性,令他们根本就不会去考虑自己所信奉的神灵是否是真实的。

    有这样的心理基础存在,再加上王落辰的表演天衣无缝,大家不禁对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深信不疑。

    他们全都跪伏在地,流着激动的热泪说:“谨遵神谕。”

    然后,他们之间就互相讨论起他们所信奉的“河神”所下的这道神谕了。

    讨论来讨论去,他们取得了一致的看法。他们都认为,他们应该遵守神谕,前去族长那里请愿,请他下令跟血族言和,从而结束这场战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