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忙走向前去迎接卓不群。躬身行礼后,他对卓不群说:“师伯所言极是,我去盗取影神珠,等于是深入龙潭虎穴,师妹去肯定是不妥的。”

    卓不群笑笑,说出了一番令王落辰意外的话来:“你说的对,她肯定是不能去的。不过,她不能去,师伯却是可以去的。落辰啊,这次去暗影城,极为危险,你一个人去师伯不放心,就陪你走一遭好了。这样的话,你师妹应儿也不必为你担心了。你说师伯这个决定好不好呢?”

    “好啊,有爹陪着师兄去是再好不过了。师兄,这回你不会再拒绝了吧?毕竟,我爹的战力可是一点儿也不比你差的。他去了,是不会成为你累赘的。”卓应儿听自己的父亲要跟师兄一块去,想到他的战力非凡,心里顿时不再担心了。

    王落辰还能说什么?卓不群是他师伯和未来老丈人,他说要去他怎么着也不好拒绝啊。当下,只好说:“师伯要去,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了。那好,就这样说定了。咱们今晚就一起出发。现在,就请晴子给咱们把暗影城的地图给咱们大体的画一画吧。这样的话,咱们也好对暗影城有个大体的认识,方便晚上行动。”

    血族和影族世代友好,两族之间的对于彼此的情况还是较为熟悉的。因此,暗影城的地图,血族也是有的。只是,由于近两年两族关系趋冷,以至交恶。暗影城中已经被影族做了很多改变。这些改变,原来的地图是反映不出来的。

    因而,在此次行动之前,王落辰也是特意要宁木晴子再做出一幅简易地图出来,以方便晚上行动时使用。

    对他的要求,宁木晴子马上就答应了下来,并立即就开始着手制作。

    在这一过程中,王落辰和卓不群从旁一边观看,一边讨论晚上的具体行动计划。

    “师伯你看,影神珠原来就放在这里。这里是影族的影神殿,据说有影神的庇佑。其周围更是有四座塔楼拱卫,防守十分严密。可谓是暗影城中最为安全之处。我估计,三木林森在将影神珠拿回去之后,很有可能会将其重新安放在大殿中的珍宝室内。咱们今晚就想办法进入到那里把它给弄出来就行了。”王落辰指着宁木晴子将要绘制完的地图向卓不群说。

    “嗯,你说的有些道理。但师伯记得听你说过,昨晚晴子姑娘已经从那里盗过影神珠了。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已经被人进去过了,这样的话,影族人还会认为这里安全吗?他们会不会把影神珠给转移到其它地方去呢?”卓不群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也有这种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要请晴子说一说,暗影城中除了影神殿之外,还有没其它更加适合安放影神珠的地方了。”

    王落辰以为卓不群说的也不无道理。为将计划做得更为周密,他便向宁木晴子询问了一声。

    宁木晴子听他问到自己,便暂停了地图的绘制工作,指着暗影城中两处地方说:“若说暗影城中还有什么地方跟影神殿一样有着较为严密的防守的,那肯定就是族长府邸和新近才设置的狂霸星的军营了。这两处地方一个因为是族长生活和办公的地方,拥有众多的守卫。一个则是因为狂霸星人担心我们的族人中会有人对他们不利而设置了重重防卫。不过呢,就军营来说,因为我们影族现在和狂霸星人还真是合作关系,并没有完全附庸他们。所以,我想影神珠这种对我们影族极为重要的东西,是不会放在他们军营里的。”

    她的分析极有道理,王落辰略一思考说道:“照此说来,影神珠便最有可能藏在影神殿和族长府这两个地方了。那好,咱们今晚便先探影神殿,再去族长府。当然,前提是影神殿里没有影神珠的话。”

    “一个晚上探查两个地方有些太过仓促了。忙中容易出错,不好。我看还是将时间再延长一些好了。不如这样吧,今晚先探影神殿,若是里面没有的话,咱们就先找个地方躲一天,到了明天晚上再去族长府。你们以为如何?”卓不群也是智力超群之人,他听了王落辰的计划,立刻便指出了其中不妥之处。

    他这样一说,宁木晴子便立刻接口道:“卓老先生这话说的在理。反正我在暗影城中还有不少拥戴者,他们都很可靠,咱们想要躲藏一天的话,去他们那里也是没问题的。”

    “好吧,为了稳妥,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吧。另外,我们这次行动毕竟是深入敌人内部去盗取重要物品的,跟单纯的探查敌情不同。在行动的过程中,保不准就会惊动敌方。所以,为安全起见,我们还需要在城外布置一支接应部队。那样的话,一旦咱们被人追赶,他们可以保证咱们全身而退。”王落辰同意了他们两人的设想,同时加入了自己的另一个安排。

    此时,在一旁听他们讲话的卓应儿马上抢着说道:“师兄,这个负责接应的工作你不能再交给别人了吧?这事儿简单,我和思雅完全可以胜任。你就把它交给我们两个好了。”

    “好啊,既然你这么积极,那就交给你好了。待会儿,我会让哈迪斯挑选一百名近卫军士兵,交给你和思雅带队的。夜里你们就跟我们一起行动,悄悄潜伏在暗影城外隐蔽之处。若是我们有援助的需要,就会燃放信号弹给你们下达命令。若是没有,我们到时候也会找到你们,并把你们带回的。只是,这期间,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你们可千万不要乱动才好啊。怎么样,能做到吗?做不到可是不要你去的。”

    这项工作虽然有一定的危险性,但王落辰相信以卓应儿的机灵劲和她的战力,是完全可以胜任的,便将这工作交给了她。只不过,出于关心,末了还是叮嘱了她一句。

    卓应儿十分顽皮地将右手置于胸前,向他行了个军礼说:“是,摄政王大人,小女子定当遵守您的命令,绝不乱动位置。”

    劳思雅也从旁说道:“放心吧王师兄,我会从旁看着你的小老婆的。哈哈。”

    劳思雅的话弄得卓应儿一阵脸红,她马上不依她了,便要去拧她的耳朵。劳思雅自然是不会乖乖地站在原地让她拧到了,便笑着向一边闪躲。两人便在营帐中嬉闹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