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默默做着盘算,王落辰听完了宁木晴子的讲解。(书屋 shu05.com)他对她说道:“原来所谓的隐身术就是这样练成的啊。听你这么一说,我真是长见识了。真是谢谢你了。”

    “摄政王客气了。这些都是我们影族人尽皆知的事情,即使我不说,您随便抓个人来也能问出来的。”宁木晴子见他跟自己客气,忙说道。

    “话不是这样说的。别人或许也知道,但绝不可能如晴子你一样知道的这么清楚的。所以,这谢意你是一定要收下的。另外,我还有一事不明,想要向你请教,不知你可愿告知吗?”隐身术的秘密他已然知晓,自然就要将话题转移到他另外感兴趣的事情上了。

    听他如此问,宁木晴子便说:“摄政王可是问我影神珠的事情?这件事,便是你不问,我也要跟你说明一下的。因为,它关系到着整个影族甚至血族的安危。”

    宁木晴子冰雪聪明,她一下就猜中了王落辰心中所感兴趣事。

    心事被她说中,王落辰笑笑,点点头说:“正是这件事。昨夜回来后,我便一直想要问明这影神珠到底是什么,为何你和三木林森都如此重视呢?难道真如你所说,可以影响到影界和血域吗?”

    “是的,摄政王大人。这影神珠乃是我族至宝,一直被珍藏在影神殿中。若不是这次我想用它来跟血族达成和解,我是断然不会把它给偷拿出来的。”宁木晴子再次重申了影神珠的重要性。

    这令王落辰和卓应儿劳思雅三人更为感兴趣了。他们都不禁露出期待的表情,希望她能将这影神珠到底为什么这么重要给讲个明白。

    宁木晴子看到大家脸上期待的神色,便忙说:“说起影神珠来,还得从我们影界和血域的关系说起。我们影界和血域,据族中先祖留下的典籍记载,原本是一个椭圆形的世界。约在数千年前,它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的挤压,变成了亚腰葫芦形状的两个世界。其大头是血域,小头便是我们影界,中间由一个通道连接。而影神珠,便是这次天地巨变空间挤压的产物。是原来世界多余的能量所凝聚而成的。据说,若是有人能够引发它其中蕴含的能量的话,便可以重新将现在这个世界变成原来那个世界的样子。”

    “变回原来的样子?那岂不是更好,你们和血域的生存空间不是就更广阔了吗?这是好事啊?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啊?”卓应儿插话道。

    “应儿妹妹,如果仅从世界的体积上来看,的确是这样的。但是,你想过没有,世界的改变可不是件小事。其中必然伴随着巨大的能量波动。这种能量波动大大超出生物所能够承受的程度。必然会引起生物的大量死亡。这可是惊天动地的大灾难。所以,是万万不能让它发生的。”宁木晴子不无担心地解释。

    王落辰也点点头,同意她这种观点。他说:“天地巨变必定会带来极大的灾难,这是万万不能让其发生的事情。因此,咱们必须要想办法把这影神珠给重新控制在手里。免得它成为影族中某些人孤注一掷的筹码。”

    听王落辰的语气中略带焦急,宁木晴子忙说:“是要夺回来的。但,摄政王大人,这事儿也不必急于一时。因为,虽然传说中这影神珠非常厉害,但典籍中却并没有记载如何激发它内部所蕴藏能量的方法。所以,据我估计,即使三木林森他们掌握了影神珠,一时半会儿的他们也无法利用它来威胁您的。”

    “话虽如此,但你别忘了他们身边可是还有狂霸星人的。即或他们无法激发着影神珠中的能量,却难保狂霸星人没有能力想出办法来。所以,夺取影神珠这事儿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的。要不这样吧,事不宜迟,暗影城中的情形你比较熟悉,咱们今晚就找个机会潜入进去,找机会将这影神珠给盗出来吧。”王落辰提出了一个大单的想法。

    宁木晴子说:“这样做恐怕不妥吧。您可是血族的摄政王呀?这样涉险,怕是您的属下们会不答应的。即便是我,也以为你这样做有点过于冒险了。要不,摄政王大人,您再考虑考虑?”

    卓应儿和劳思雅也说,他这样做太危险了。最好还是不要去的好。

    王落辰听了,便对她们三人说道:“古语有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意思是说,不深入到危险的境地,怎么能够有所收获呢?去影族盗取影神珠固然是会遇到危险,但不这样做难道说影神珠会自己跑到咱们手里吗?不这样做,万一等到咱们大军破城之日,影族人和狂霸星人将这影神珠的能量激发出来,跟咱们来个鱼死网破,咱们岂不就被动了?那样的话,将士们的处境不就危险了吗?因此,盗取影神珠是势在必行的。”

    “你既然这么说,那今晚行动时,我也要和你一起去。”听出王落辰话里面的坚决,卓应儿知道自己是拦不住他了。可又不放心他独自行动,便提出要跟他一起去。

    “师兄,也带上我吧。嘻嘻。”见卓应儿要去,劳思雅也动了心思。要跟着一块儿去。

    王落辰把眼一瞪,假装生气地说道:“胡闹,你们怎么能跟去呢?我这是去偷东西,又不是去游山观景。当然是人越少越好了。岂可带着你们去招摇?所以,这次说什么,我也不会答应你们的要求的。”

    宁木晴子也说:“两位妹妹,因为战事,暗影城中戒备十分森严,你们去真的很不安全的。还是按照摄政王大人说的,别去了吧?”

    听他们两个都说不让自己去,卓应儿不高兴了,她把一跺脚说:“哼,你不让我去,我就把这事儿告诉我爹去。看他同不同意你以身犯险。”

    说着,她抬脚就去卓不群那里去告状。

    可她才刚走出两步,人还没有走出营帐呢,就听到了卓不群的声音。

    就听他说:“丫头,你师兄是要去做正事,你可不要胡闹。”

    听他这样说,王落辰知道他神识不凡,定然是已经将他们四人的谈话给听去了,这才叫卓应儿不要瞎胡闹的。心中顿时暗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