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斯坦正在处理军务,见卓应儿领着一个影族女子进来,心中虽有疑惑。但仍忙微笑着迎上前来,向她问道:“卓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还不是我师兄嘛,他昨晚夜探暗影城,敌情没有探成,却在途中把影族前族长的女儿宁木晴子姐姐给救了回来。这不,因她新来乍到,没有路牌在营中行动不便,所以他特地叫我带她过来请你给她签发路牌呢。”卓应儿把宁木晴子向前一推,跟他解释说。

    赫斯坦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了钦佩之色。他竖起大拇指说:“摄政王大人就是厉害,刚来到这里就去暗影城探查,而且还将晴子姑娘这么重要的客人给请了回来。好啊,有了她的协助,我们就能对暗影城多一些了解了。如此一来,我们攻打暗影城将变得更加容易了。”

    他不愧是大军的元帅,一听宁木晴子的身份,就立刻想到了她的到来对攻克暗影城的意义。

    说着这些话,他便毫不犹豫地从自己办公桌后面的立柜里,取出了一块宽约五六厘米,长约十几厘米的小金属牌,用自己的刻印机为其刻上印信。然后,便递给了卓应儿。

    卓应儿接过路牌,向赫斯坦说:“谢谢大元帅。好啦,任务完成,我就带晴子姐姐走了。至于要她协助的事儿,你去找师兄说吧。”

    宁木晴子此时从旁说道:“能够为血族大军提供一些有价值是信息是我的荣幸,在这方面,我保证一定会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只是,大元帅,我能不能恳求您一件事。就是,城破之后,请不要杀害我那些不进行抵抗的同胞好吗?”

    “宁木晴子姑娘能够跟我们通力合作,我们自然是欢迎了。至于你所说的事情,请你放心,我们不是嗜杀的狂魔,对于影族中的普通百姓,我们是不会伤害的。”赫斯坦微笑着向她表示。

    “如此的话,我先代表我的同胞向您说声谢谢了。那好,大元帅,我走了。有事情要问我的话,可以随时叫人去找我过来的。”宁木晴子向他道谢,然后跟着卓应儿离开了中军大帐。

    她们三个离开大帐后就去吃早餐去了。吃过早餐,卓应儿就把宁木晴子带回了王落辰的营帐。

    她们回来时,王落辰正在看着赫斯坦叫人送来的暗影城的地图出神儿。对于卓应儿她们三人的到来,就好像毫无察觉似的,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见他这样儿,卓应儿便向劳思雅和宁木晴子悄悄摆了摆手,示意她们暂停进入营帐。而她自己,则蹑手蹑脚地靠近了王落辰。

    悄没声儿地到了他的身后,她便伸出手去,想要捂他的眼睛,跟他开个玩笑。

    谁知,就在她的手才将要捂上王落辰的眼睛时,她眼前的王落辰突然闪了一闪就消失。

    下一秒,还没等她弄清发生了什么时,她就感觉自己的眼睛被人给捂住了。

    “呵呵,猜猜我是谁?”

    眼前一黑,她就听到自己耳边响起了王落辰带着几分玩笑的声音。

    她马上一抬手抓住了他的手,把它们从自己眼睛上拿开。假装生气说:“哼,一点儿都不好玩儿。事情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应该是人家捂住你的眼睛让你猜才对,怎么眨眼间就反过来了呢?不行,你坏,欺负我。”

    “哈哈,怎么?你的小阴谋没有得逞,不高兴了?”王落辰笑着松开手。

    宁木晴子见识了王落辰刚才这一下子消失,又一下子到了卓应儿身后的本事,不由地发出感叹:“摄政王大人您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可以一下就消失了呢?”

    她的问题让卓应儿来了精神,她略带几分炫耀地向宁木晴子解释道:“晴子姐姐,厉害吧?师兄刚才使用的这种手段,叫做瞬移。是一种穿梭空间的能力。他刚才一下子就消失了,就是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了。所以,我们就看不到他了。而当他从那个空间里出来时,他就又和我们处于同一个空间了。自然就能看得到他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虽然不太懂你说的话,但我至少知道了他刚才所使用的是跟我们影族的隐身术不同的功夫了。”宁木晴子点点头,说道。

    听她说道影族的隐身术,已经领教过几次这种隐身术的王落辰,忍不住向她问道:“哎,晴子,我对你们族中的隐身术很感兴趣,你能给我演示一下并说说它是怎么回事儿吗?”

    对于他所提出的这个要求,宁木晴子点点头说:“哦,可以。请大家看仔细了。我这就隐身了。”

    说着,她从袖子中取出一颗小弹丸,猛地向地下一摔。

    弹丸触地,便爆裂开来。

    砰的一下,那弹丸中冒出一蓬烟雾来,将宁木晴子整个人给包裹了起来。

    而当烟雾散去,其他三人便发现,宁木晴子不见了。

    看不到她,卓应儿马上就向王落辰问:“师兄,晴子姐姐去哪儿了?你能感觉到她的位置吗?”

    王落辰笑着指着她和劳思雅之间的某个位置,向卓应儿说:“感觉得到,但有些模糊。所以,我才对她们影族的这种隐身术感兴趣嘛。因为,按说以我的神识力,他们即便是隐身了,只要他们还有呼吸心跳,体内的元力还有波动。我就能够清晰地感觉得到的。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感觉这样模糊的。”

    他的话音刚落,就在他手指所指的方向,宁木晴子带着满脸惊讶的神情慢慢露出了身形。

    她以疑惑的语气向王落辰问道:“摄政王大人,你是怎么知道我就在这儿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王落辰微微一笑,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说来你或许不信,我的这里,可以感受到你身上散发的能量对周围环境所产生的波动。并且,还可以标记你这种波动。这让我能够随时将你同别人区分开来。哪怕你使用了某种手段将自己的身形给隐藏了起来。”

    “哦,原来是这样呢。我说呢。怎么我隐身了之后,应儿妹妹她们两个都无法看到我,而你却能一下子指出我所在的位置呢。由此一点可见,摄政王大人是多么的厉害。不得不让我佩服万分。”宁木晴子明白了原因后,心中对王落辰更加服气,言语间也更加敬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