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经暴露了行踪,王落辰离去时自然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的了。他就那样大摇大摆地直接驾乘着月梭,飞回了血族人的大营。

    到了这里时,见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王落辰便将宁木晴子带回自己的营帐,让她去自己床上休息了。

    他自己则是在营帐中铺了地毯的地上盘膝而坐,以修炼代替睡眠。

    他一修炼起来,整个人便入定了。直到,他被一声气呼呼的声音给吵醒,才从这种状态中脱离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你床上会有一个野女人?哼!好啊,你说话不算数,昨天才答应过我爹要好好对我的。才半天功夫,你就乱找女人。”

    说这话的是谁,他不用睁开眼睛去看也知道。

    他慢悠悠地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对一脸不高兴地站在自己面前的卓应儿说:“应儿,你不要乱讲话。睡在我床上的女子叫宁木晴子,是影族前族长的女儿。也是我请来的客人。可不是什么野女人。”

    “族长女儿?客人?这是怎么回事儿?你给我讲清楚。”卓应儿被他的话给弄得一头雾水,马上就要其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王落辰嘿嘿一笑,就站起身来,把自己昨夜夜探暗影城,路遇宁木晴子被人追杀,自己出手将她救下的事儿向卓应儿详细讲了一遍。

    卓应儿听了,将信将疑地问:“真的?你没有骗我?”

    她的话,可巧让已经起床的宁木晴子给听到了。她忙向卓应儿说:“这位妹妹,请不要误会啊。我和这位将军之间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的,他只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之间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关系的。昨夜只是因为暂时没地方可住,才睡到他床上的。真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切,谁不信了?我不过是跟他开玩笑的。呵呵。”听她也这么说,且不像是假的,卓应儿马上改口说。

    见她脸上的表情雨过天晴,王落辰笑笑说:“好啦,误会解除了。应儿,那你就带着宁木晴子去找赫斯坦说明一下她的身份,然后给她领个路牌吧。”

    军营里面出入,为防止有奸细混进来,都是要凭路牌的。宁木晴子刚来,为了让她在军营里可以自由行走,王落辰便想到让卓应儿带她去领个路牌。

    卓应儿一听,忙把王落辰给拉到一边,悄声说:“师兄,你弄清她是来干嘛的了吗?怎么随意就发给她路牌呢。你不是说她是影族前族长的女儿吗?以她这样的身份,你就对她没有一点儿防范之心吗?”

    王落辰听了这话,笑了。他对卓应儿解释说:“呵呵,应儿,你不用这么疑神疑鬼的。我不跟你说了嘛,她已经跟自己的族人闹翻了。这次来就是投靠咱们的。既然她来了,咱们就要待之以诚,不然她该觉得咱们不够意思了。那样的话,她还怎么会信任咱们,将影族的真实情况告诉咱们?所以,应儿,你就不用多说什么了,赶紧带她去领路牌吧。”

    “也是啊,处处防范着她,是会让她感到咱们不把她当朋友的。好吧,既然这样,那就按照师兄的意思去做吧。”

    卓应儿琢磨了一下,觉得王落辰说的很有道理,便收起自己的担心,笑着拉起宁木晴子招呼上劳思雅,去见赫斯坦,请他向她签发路牌了。

    她们离开王落辰的营帐后,宁木晴子便向卓应儿问道:“这位妹妹,我听你跟刚才那位将军谈话,好像关系匪浅。那么,你一定知道他的身份了?我感觉这人身份肯定低不了。要不然怎么可以随便就可以让血族的将军为我发放路牌呢?”

    “你挺精明的。通过我们的谈话就可以推断出师兄身份不凡。呵呵。不错,让你给猜着了。我师兄的身份的确很了不起。说出来吓死你。你听好了,他就是血族血皇的丈夫,血族军队的最高统帅,摄政王大人。怎么样?厉害吧?有没有被吓到?”卓应儿颇为得意地将王落辰的身份告诉了宁木晴子。

    宁木晴子一听,还真是被吓了一跳。她一脸兴奋地说:“哎呀,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啊。这可真是上天眷顾我了呢。这下,我不用担心我跟血族合作的事谈不成了。”

    “嗯,有我师兄在,你跟血族合作的事儿一定能够达成的。只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师兄这人精明的很,你跟他合作一定不要耍心眼儿。否则的话,一旦他识破了,可是会对你不客气的。”卓应儿还是对她有些不放心,故而不免再次出言威胁了她一下。

    劳思雅也在旁边说:“应儿说的没错,晴子姐姐,我王师兄厉害着呢。杀伐决断,毫不含糊。我可是亲眼看过他的手段的。你若骗他,绝讨不了好儿的。”

    宁木晴子不是笨人,听她们这样说,就知道她们仍然对自己不太放心。就马上向她们说:“请二位放心,我向影神起誓,绝不会对摄政王大人有所欺骗的,否则叫我……”

    “晴子姐姐也不用发誓的。只要记得不要骗师兄就好了。一旦你做到了对他以诚相待,相信我,以他的智慧和能力,他可以很快帮你达成所愿的。”

    卓应儿不想听什么虚无缥缈的誓言,她要的只是宁木晴子的真诚。因而,她打断了宁木晴子起誓,将宁木晴子与王落辰真诚交往的好处说给她听。

    卓应儿话音未落,劳思雅又在一旁敲边鼓道:“不错,的确如此。不瞒你说,我也不是普通人类,而是星族。因此,我可以以一个受益者的身份向你证明。我师兄这人能力超凡,与他合作绝不会吃亏的。”

    接着,她就将星族受到王落辰帮助的事儿,简单地向她说了一说。

    在听劳思雅讲话的过程中,影族这位看起来长得有几分妖冶的女子,心中彻底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真诚地与王落辰合作。

    因而,她便再次向她们两个重申了一下自己的心意。

    三人说话间,便已经到了中军大帐了。

    大帐门口的卫士是认得卓应儿和劳思雅的。见她们来了,忙向大帐中通传。

    卓应儿满意地对他笑了笑,便和劳思雅她们两个,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大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