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何发笑?因为就在他的神识潜入小虫体内后,他发现,小虫体内的生之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死之力。

    也就是说,小虫这种奇特的生物,原来不仅可以吞噬生之力,还可以吞噬死之力的。

    而生之力和死之力是会相克制和抵消的。所以,在它将死之力吞入体内后,便将原来储存的生之力给完全抵消掉了。

    也就是说,它们是能够通过消耗构成黑蛇的元力而解决掉他的。

    有此发现,王落辰心中自然乐开了花了。他马上将其他几个音灵石中的小虫也给放了出来。

    这些小虫出来后,出于本能,聚集到了一块儿。它们在天空中形成了一片好像乌云一样的虫子团。

    结成一个团队后,和最初那一团虫子一样,它们也欢快地向着那条巨蛇围了过去。

    当它们全都吸附在黑蛇之上后,王落辰看到,那条黑蛇的身体迅速地干瘪了下去。

    不消片刻,这黑蛇就被小虫给吸干了。

    随着它消失在空中,王落辰把小虫以星阵给重新拘回了音灵石中。

    眼看着己方所凝聚出的黑蛇被王落辰用这种方式给化解掉,三木林森气得直跺脚。

    他大声地向自己的下属呵斥道:“你们这些蠢货,看不到人家放出秘密武器了吗?就不会及时将自己的死之力给收回来?这下好了,死之力全被人家给收走了。我看你们还拿什么跟人家战斗。”

    对于他的怒喝,他手下的人不敢反驳什么。只是依旧隐身在黑暗中,等候他下一个命令。

    可王落辰不会给他们再次发动攻击的机会,在将小虫收起来之后。他心念一动,便将五彩轮盘给飞快地旋转起来。

    随着它的高速转动,存储在丹田中的元力便源源不断地向他的璀璨星域中灌注进入。

    璀璨星域得到元力补充,立刻扩大了数倍。

    一下就将它周围数百米范围内的空间全给笼罩住了。

    王落辰冷笑一声,说道:“聪明的马上滚蛋,不然叫你们有来无回。”

    说着,便以神识控制着璀璨星域中的星球,让它们发生了爆炸。

    这是他璀璨星域的第四个变招,星域崩解。

    这一招是由他所参悟的宇宙法则生灭法则所新创的。

    无数颗星球在同一时间崩解,对空间产生了强烈地冲击。

    这种冲击顿时对隐身在黑暗之中的影族人造成了冲击,使得他们再也藏身不住,纷纷现出身形来。

    不仅如此,由于这些冲击是元力骤然释放的结果,具有很强的穿透性。受到冲击的他们,还因此不同程度地受到了一些伤害。

    其中战力较为薄弱者,甚至当场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不知死活。

    “情况不妙,这家伙很厉害。族长大人,咱们打不过他,要不还是撤吧。”见势不妙,三木林森的一名手下,为了大家的性命安危,冒着被他责骂的风险,向他建言。

    三木林森此刻也已经意识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对手不好对付了,也有了去意。只是身为族长,怕属下笑话他没胆量,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

    这人的提议正好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他便马上说:“你的话有些道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为了大家考虑,咱们就暂时撤退好了。只是,便宜了宁木晴子这个贱货了。”

    “族长,影神珠已经被咱们拿到手了。她就算是投靠了血族,也不会被人家待见的。所以,何必管她呢?”怕他不肯撤退,那人又说。

    “说的对。没有了影神珠她投靠谁也没什么意义。好,既然如此,那就叫兄弟们都撤吧。”

    说完,三木林森便当先开溜了。

    他一行动,其他人也马上动作起来。一会儿工夫,他们这百十号儿人就走得一个不剩了。

    对于他们的离去,王落辰并没有阻拦。因为,这一群人的战力加起来并不比他弱多少,他一个人跟他们单打独斗胜算不大。

    更重要的原因是这里距离暗影城太近了。他没有把握在对方援兵到来之前把他们全给解决。而一旦他不能再短时间内解决战斗,便很有可能会人家的大部队给围住。那样的话,他就不好脱身了。更何况他还要带走宁木晴子呢。

    所以,他选择将他们给放走了。

    眼看他们越走越远,王落辰对宁木晴子说:“宁木晴子,咱们也走吧。”

    “我不走,你为什么要放他们走啊。你明明能够打过他们的。为什么不把他们全给打趴下,然后把影神珠抢回来?”宁木晴子竟然生气了,原因是王落辰没有教训那些人一顿,并将影神珠抢过来。

    王落辰看着这位异族女子,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我没有绝对地把握可以将他们全打趴下后,还有时间带你安全离开。这便是原因。好啦,先不说这个了,这里离暗影城太近,他们随时可能会去而复返。咱们待在这儿还是不太安全。所以,最好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谁知,宁木晴子这人脾气却倔强的很,她不肯听王落辰的话,反而还说出番丧气话来:“去哪儿?去你们血族那里?可是我没有为你们带去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就这样过去的话,岂不是会被你们的族人看轻?不去,我可不想在去那里受人家的白眼。因此,谢谢你刚才救了我。不过,恐怕你的这番力气是要白费了。因为,我现在已经无家可归,活着毫无意义了。你就别管我好了,让我去死吧。”

    “哦,你真的想去死?那我就要替你父亲担心了。不知道他除了你这个女儿之外,还有没有人去救呢?”王落辰听她这样说,微微一笑,反问道。

    “父亲。对,我还有父亲要去救。唉,倘若我有一个兄弟姐妹也好啊。那我就不用为他担心了。可惜,我没有啊……”宁木晴子被王落辰一提醒,马上留着泪说起悲伤的话语来。

    王落辰不等她说完,就说:“好啦,既然你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那作为你你父亲唯一的女儿,就不要动不动就轻生了。所以,还是跟我回血族的大营吧。你放心,跟着我回去,别人是没有人会慢待于你的。”

    说完,他就取出月梭,示意她上来。

    大概是被王落辰给说动了,宁木晴子这次没有再说什么要死要活的话,默默点了点头,站到了他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