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自然不能看着她自尽了。就在她的匕首刚好要刺中她的脖子时,他手一挥,以一道元力将其击飞了。

    最为奇妙的是,在他的神识控制下,飞起的匕首“嗖”的一声飞向了躲在三木林森身后的那人。

    匕首很锋利,若是被刺中,自然受伤不轻。那人不敢怠慢,慌忙向一旁闪躲。

    他一动,便暴露了行踪。

    王落辰也趁机看清,这人是一个全身被黑色布料完全裹起来的家伙。这紧密的包裹,使得它空有人形,却毫无面目。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看起来不像活的人类呢?怪不得我的神识刚才没有察觉到它的存在呢。”

    仔细看了看那东西的样子,发现它似乎毫无生机,王落辰心中生出几分疑惑。

    正当此时,宁木晴子的话为他解答了这份疑惑。

    就听她说:“三木林森,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使用禁术炼制影偶。你可知道,这样做按照族规,可是要被处死的。”

    由她的话,王落辰知道了这种东西叫做影偶,应该是以影族的某种秘术炼制的傀儡。

    为了确定她的这种说法是否正确,他便先不做声,且听三木林森如何回答。

    就听三木林森说:“哈哈,笑话。我就是族长,还有什么族规可以惩罚我?再说,我使用禁术炼制影偶,又不是为了我自己。现如今,血族大军压境,我炼制影偶,正是为了对付他们的。倒是你,没想到你口口声声指责我勾结外人,出卖本族。你自己却早已和外族人狼狈为奸了。否则,刚才你自尽之时,突然施以援手的又会是谁呢?总不会是咱们本族的人吧。别说你不知道。我们不会信你这种谎言的。”

    “我就是不知道,你爱信不信。不信,我们把他叫出来,让你看看仔细。”

    宁木晴子根本就不知王落辰的存在,她当然不会承认三木林森对她的指控了。

    为自证清白,她就向王落辰所站立的方向,大声说道:“刚才救我的朋友,你可以现身跟他们一见,告诉他们你和我并不认识好吗?”

    既然已经出手,当然就没有再打算再隐藏形迹了。所以。即使她不说,王落辰也是要现身与他们相见的。如今,被宁木晴子给请求了,他就更无隐形的必要了。

    于是,他就将隐身衣收进音灵石中,现出身形来。

    今天他身上所穿着的是血族的战衣。黑亮的血神铠配上红色的斗篷,让他面前的影族人一眼就看出他是血族人。

    “你还说没有勾结外族,你看他身上穿的是什么?不是血神铠吗?宁木晴子,这下你没话可说了吧。”见到王落辰,三木林森立马指着他向宁木晴子质问道。

    宁木晴子也没想到出手救下自己的人竟然是位血族人,自觉有些不好解释,不免沉默了一下。

    不等她说什么,王落辰却已经开口说道:“你一个大男人对着人家弱女子大呼小叫的干什么?你也不必向她头上扣帽子,因为我在这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她,何来勾结一说?今天出手救她,无非是不忍看她好端端的一条生命就这样逝去而已。还有,告诉你们一声儿,她既已经被我救下了,那她的命就是属于我的了。别人谁也无权去伤害她了。所以,你们,可以滚了。”

    他的话说的可谓霸气十足,任谁听了都不免被这强硬的话给气得鼻子歪到脸颊上去。

    三木林森也不例外,他听了王落辰这番话之后,顿时火冒三丈,气急败坏地指着他说:“你未免太狂了些吧。别说你只有一个人,就是你身后带着一支军队,也没有可能在我们的地盘上将我们想要处置的女人保护起来的。我奉劝你,识相的,赶紧滚一边去,否则连你一起抓。”

    他的反应早在王落辰的意料之中,因而他听到他这番话后,立刻终身一跃,跳到了宁木晴子身边,一把拉起她的胳膊说:“跟我走,看谁敢拦你。”

    说着,抬脚就走,完全没有将三木林森他们放在眼里。

    “我不走,他们抢走了影神珠,我还怎么去到你们血族去和谈?再说了,他们那么多人,你就一个人,如何能够带我离开。我看不如还是算了吧。我跟他们回去好了。省得你被我连累。”宁木晴子挺仗义的,她见王落辰势单力薄,怕他也失陷在这里,便劝他独自离开。

    王落辰刚想说些什么,就听三木林森说:“你们谁也别想走了。兄弟们,给我上!”

    说着话,只见他手一挥,那围困宁木晴子的一百多人就收缩包围圈,向他们两人袭来。

    他们刚一动,王落辰就将璀璨星域激发了出来。

    无数颗星辰将他和宁木晴子给笼罩在中间,并不停地向周围释放出了熠熠星光。

    这些星光全是王落辰的元力,它们的威力自然是十分惊人的。

    那些躲避不及,前排的几个就先中了招儿了。

    只听接连几声惨叫响起,王落辰周围就倒下了几个人。

    其余的人一见,马上惊呼一声,飞身退去。

    “摆阵!”

    三木林森见状,手里向王落辰连连发射出数个弹丸。这些弹丸在王落辰的身边炸开,升起团团烟雾,将王落辰和宁木晴子给包裹起来。而随着这些烟雾遮挡住了王落辰的视线,三木林森对自己的属下发出了一个命令。

    他的命令一发出,那些影族人就猛地一跺脚,口中喊了句“遁”,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这种影族的隐身术王落辰在艾比斯堡垒一战中,曾经见识过,因而并不觉得惊慌。

    他以神识激励着体内的元力,将璀璨星域收缩到紧紧贴近他和宁木晴子的位置,面带微笑,看三木林森他们在自己面前有什么花样儿可耍。

    就在他做出应对之策后,他的周围突然接二连三地蹿出几条蛇形的乌黑光影。

    这些光影包含着死亡的气息,是影族以自身死之力凝聚而成的元力化形武器。

    它们在空中出现了之后,立刻便如真正的蛇一样飞快地扭动这向王落辰的璀璨星域袭来。

    对于这种元力化形武器,王落辰并没有十分重视。他以为,这种比自己璀璨星域要低上一个级别的武器,根本就无法对自己的璀璨星域造成损害的。

    然而,当它们和璀璨星域接触之后,他立刻发现,自己误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