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形容枯槁的中年人被她给骂了,不免十分生气。(书=-屋*0小-}说-+网)脸上的肌肉都因为这愤怒而跳动不已,但他还是不敢向走向前去,把这名女子给怎么样。

    他只是恨恨地说:“我觉得你脑子有病。你这个疯女人。你还说我投敌,当叛徒。你自己这又算是什么?偷了本族事关整个影界稳定的影神珠,去送给血族人。亏你想得出来。你也不想想,若是你将这影神珠交给了血族,万一他们反过来利用它将我们赖以生存的影界给毁掉。到时候,我们影族还不一样要沦为血族的奴仆。”

    “血族和我族世代友好。且我听说新血皇和她的丈夫摄政王都是极为通情达理之人。我把影神珠献给他们,他们念在两族世代友好的情谊,定然能够原谅我们影族,和我们重新缔结盟约的。”宁木晴子信心十足的替自己辩解道。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新血皇和摄政王会按照你所设想的那样,重新跟影族缔结盟约呢?你可不要忘了,就在不久前,影族的人才刚刚炸毁了血皇宫,害死了血皇的母亲和兄弟姐妹的。两族之间有着这样的大仇,她会因为一颗影神珠而原谅影族吗?”三木林森再次质疑她能否成功。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会仅仅因为一颗影神珠就放过影族。所以,我还准备将你们这些策划炸毁血皇宫的人给交出去,任由他们发落。我相信,当他们手刃了自己的仇人之后,他们一定就会撤兵的。”宁木晴子指着三木林森,说出了自己换取血族原谅的第二点。

    “哈哈,说来说去,你还不是想借人家的手来对付自己的族人?这跟我们现在做的又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我们请来的是实力更为强大,对我们影族将来的发展也更为有利的狂霸星人,而你要勾结的却是已经走向没落的血族而已。所以,我还是那句话,你不要把自己想象的多么高尚,好像一切都是为了族人打算那样。其实,你还不是有私心?想借外力夺回权力,重新成为影族的族长。”三木林森再次重申了自己对她投敌这件事的看法。

    听了他这番话,宁木晴子冷哼一声,说:“有什么不对吗?你不要忘了,影族族长这个位置,原本可就是我的啊。如果,你们没有将我父亲给推翻,便将他囚禁起来的话。”

    “推翻他,还不是因为他不识时务,不懂得跟随潮流,抱残守缺,阻碍了我们全族的发展吗?所以我三木家才审时度势,团结族中其他家族,一举将他给扳倒的。不过,出于对失败者的仁慈,我们也仅仅只囚禁了他,并没有将你们宁木家给怎么样吗?可即使是这样,你这疯女人也不知足,居然做出盗取影神珠,损害我族利益的事情来。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想对你痛下杀手。真的,我只是想拿回影神珠而已,并不想把你怎么样的。顶多也就是像对待你父亲那样,把你给囚禁起来。”三木林森向她许诺道。

    他的话,宁木晴子根本就不信。她啐了他一口,向他说道:“鬼才信你的话呢。我拿了影神珠去向血族投降,我就不信你会原谅我。哦,我明白了,你之所以说不杀我,恐怕还是抱着一份用我去巴结狂霸星人统帅的心思吧。对,那家伙是有些喜欢我。正因为这一点,你便极力向他献媚。打算将我献给他,向他表忠心对不对?那我也明确地告诉你,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从了那个丑八怪的。而这一条,也正是我下定决心向血族投诚的原因。”

    两人对话至此,王落辰已然明白了他们是什么人,为了什么事情起冲突了。

    原来,这名叫宁木晴子的是影族原族长的女儿,而三木林森是推翻了她父亲之后,登上族长宝座的卑鄙小人。

    不仅如此,这小人还和狂霸星人勾结在了一起,并策划了针对血族的行动。

    另外,在狂霸星人的统帅到了影族之后,他还想把颇有几分姿色,深受狂霸星人统帅喜欢的宁木晴子给献出去。

    这引发了宁木晴子的不满,进而导致她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而走上了背叛影族的道路。

    但背叛了影族,她能去哪儿呢?放眼这世上,唯一能够为她提供庇护的自然就只有血族了。所以,她就偷了影族的至宝影神珠,以为自己投靠血族的投名状和换取血族庇护的筹码。

    不想,这件事被三木林森给发现了。于是,才有了她连夜逃出暗影城的这一事件。

    弄清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王落辰帮宁木晴子的理由自然是更加的充分了。

    他不禁暗道,宁木晴子啊宁木晴子,看来你还是比较幸运的。逃跑的路上恰好遇到了我。不然,你今天就死定了。

    想到这里,他就打算出手,将名打算投靠自己的女子给救下来,顺便也瞧瞧她手中的那颗影神珠到底有何神奇之处。竟然让他们两边都如此重视。

    他凝神聚力,将元力调到自己的双掌之上,正准备出手呢。说时迟那时快,一条黑色的影子突然就在宁木晴子的身前闪了一闪。

    然后,就听宁木晴子啊的一声,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王落辰再看时,就瞧见她手上的那颗影神珠没影儿了。

    不用猜,这事儿肯定是那个突然出现的黑色影子干的。

    王落辰便忙用神识去搜索他。很快就发现他就藏身于三木林森的身后。

    看得出,这人的定力很好,战力也很高。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在他出手时,连王落辰也没有能够及时察觉。

    但这人是谁呢?

    王落辰正在疑惑,三木林森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只听他说:“这下,你没有可以要挟我的东西了吧?宁木晴子,你也该闹够了吧?若是闹够了的话,就乖乖地跟我回去,统帅大人可是还正等着你的答复呢。哈哈。否则的话,我也不得不下令对你使用强硬手段了。”

    自己这边的人得手了,三木林森不免得意万分,他大笑着向宁木晴子发出了威胁。

    宁木晴子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和悲戚之色,她仰头长叹一声说:“这是连影神都不肯帮我啊。居然让我凭空就失去了影神珠。好吧,既然如此,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难道真要去做那个丑八怪的女人嘛?不,绝不。死了也不。”

    说完,她的袖子中滑落下一口锋利的匕首来。这匕首正好落入她的掌心,她握住它之后,一抬手就要抹脖子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