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后来,王落辰就有些醉了。赫斯坦见状,唯恐他被酒伤了身体,便阻止了剩余一些人的敬酒。

    王落辰知道他这是好意,便也没有干涉。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若是他不想醉,就是喝再多,他也不会醉的。

    为什么这样讲?这是因为,他体内有着浑厚的元力,在酒精进入身体后,他只需将元力快速地运行一下,这些酒精就会被元力给分解掉,并从体内挥发出去。

    但他却不想使用这样的手段。因为,那样做的话,便失去了喝酒的意义。

    怎么喝都不醉,那还喝酒干嘛?

    喝酒的目的,就是要醉,就是要借助酒精的刺激,让人进入一种轻飘飘、晕乎乎的状态,使得自己天性中被压抑的部分释放出来。

    借着酒劲儿,说些坦率而真诚的话。这便是喝酒的目的。

    今天这种场合,王落辰便是要和大家说些真话,以跟他们结成朋友的。

    故而,在喝酒的时候,他并没有使用这种可以令自己万杯不醉的方法。

    但是,他也不想自己醉的太厉害,当着大家的面儿失态,故而他也没有去管赫斯坦阻止其他人向他敬酒这件事。

    他只是再次举起了酒杯,对着大家说道:“喝酒喝到微醺,我觉得自己和大家在一块儿喝酒,真是一件十分令人高兴的事儿。所以,我提议,不如大家今天就放纵一下,来个不醉不归吧。因为,到了明天,我就会有任务派给大家了。你们也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赫斯坦见他发话,马上也举起酒杯说:“大家听到了,咱们尊敬的摄政王殿下今天酒兴十足,要大家敞开了量喝呢。哈哈,他的话就是命令。因此,我提议,大家都不要留量,就按照他的命令,尽情地畅饮吧。”

    酒喝得高兴,大家正想尽兴。如今有了王落辰的许可,他们自然不会客气啦。一个个都开怀畅饮了起来。

    随着大家逐渐醉了,整个大厅里的气氛热烈到了极点。王落辰便在此时带着卓应儿和劳思雅悄悄离开了餐厅。

    像他说的那样,他今天就是要大家都喝醉,都尽兴。而有他在场,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有所顾忌,不能尽兴的。所以,他干脆直接退出来,让他们自由发挥去。

    无论最后他们喝到什么程度,他都不会怪罪他们。

    因为,按照他的计划,从明天开始,他便要带着这些人投入到最激烈的战斗中去。这样的话,也许他们中的某些人就会在战场上死去,再也没有机会和大家喝酒了。

    这事儿在他心中产生出一股莫名的伤感。但他也知道,这时候不是伤感的时候。

    人类世界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血族这支军队去做,以后会有更多的人死去,他必须狠下心来,让自己变得坚强起来。而伤感,恰恰就是坚强的克星。

    所以,他必须清除这种情绪。

    他带着卓应儿和劳思雅离开了餐厅,走到了军营的边缘地带。

    那里正对着影族人的暗影城。

    接着灯塔的光芒,他看着这座被照射的有些微红的城市,他对她们两人说:“今后几天,这里会被鲜血染红。这座城市,或许就变成真正的血红色了。”

    “师兄,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是想说你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计策破城,只有和敌人血战这一个办法吗?”卓应儿听到要有很多人流血,忙向他问。

    “师妹,我并非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说,即便我的计策再巧妙,面对眼前这座有着坚固防线和狂霸星人援军的城市,要想拿下它,也会牺牲很多人的。除非,影族人能够及时悔悟,终止同狂霸星人的合作,向我们投降,交出这座城市。”王落辰转向她,向他解释了自己刚才那些话的意思。

    卓应儿听明白他的话,靠在他的肩头说:“这么说师兄还是有计策的。那太好了。最起码比直接用人去堆要强多了。按照这个思路来想。有师兄在,对这些将士来说,应该是一种幸运。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说的好像当将军的多么心狠一样。但其实,大家有没有想过呢,也许没有这位将军的出谋划策,精于计算,死掉的人会更多呢?这道理搁在你身上也是一样啊。师兄,虽然会有很多血族将士因为攻城而死去,但若没有你的谋划,说不定他们会死得更多。”

    “退一万步讲,即便咱们没有进行这次远征。这些血族的人就一定不会死吗?恐怕不会吧。要知道,狂霸星人既然已经和影族联合起来了,他们就不会仅仅只待在影界,一点事情都不搞的。他们肯定会大举进攻血域的。到了那时,说不定血族的人会死得更多。不仅军人要死,就是普通老百姓也不会幸免于难。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你真的不必过于伤感的。”

    她说这番话,自然是因为感受到了王落辰情绪的变化,故意说出来开导他的。

    王落辰没想到自己这位平时看起来粗枝大叶的师妹,还有这么善解人意的一面,不由地笑了笑,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捏了一下说:“师妹,没想到你这脑子这么好用。你看这些道理被你条分缕析的讲得多么透彻,明白。竟然让我受益匪浅。你说得对,作为主将,我的确是不能过于伤感于兵将的逝去的。这是我所处的这个位置对我的要求。人性和情感,在战争中必然要被牺牲掉一些。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唉,好啦。道理我已经明白了,心态也已经做了调整。下面,就让我们实施我的计划吧。”

    “师兄打算怎么做?但无论怎么做,我和思雅都会支持你的。”卓应儿说。

    劳思雅也点头同意她的这种说法。

    王落辰却摇了摇头说:“我的计划中没有你们什么事儿的。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不会让你们在战争中受到一点儿伤害的。”

    谁知,他这话却引起了卓应儿的不瞒,只见她一下从王落辰的肩头把脑袋直起来,愤愤不平地说:“师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虽然你这话挺让人感动的。但却充满了对我们两个人的歧视。难道说在你的眼中,我们真的就那么柔弱,不堪一击吗?你可别忘了,我和思雅如今的战力都已经接近武帝了。一个人就可以跟成百上千的普通士兵战斗的。以我们的杀伤力,还需要你这么小心谨慎的保护吗?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