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才要回答他,卓应儿却抢先一步跑到了他身边,对他说道:“爹,这次让你说着了。师兄这次回五极门,何止是遇到麻烦那么简单。而是差点连命都丢了。”

    接着,她便将王落辰所讲述的遭遇,一五一十地都向卓不群说了。

    卓不群听了,眉头紧皱,十分生气地说道:“没想到五大长老真的这么不识大体,不顾大局。竟然为了一己私利,罔顾道义,向同门出手。并破坏圣境和血域的同盟。当真是该死。”

    “是啊师伯,他们这也是作死了。不然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的。因此,鉴于他们这么无情无义,丧心病狂。两位师伯就毅然决然地反出了五极门。冷月宫和炽日教的两位老前辈才和我们站在了一起。现如今,我们已经成立了反抗长老们的天道盟了。而我这次来,便是打算打通圣境和血域的通道,统帅血族大军打回去以帮助天道盟对抗五极门的。”王落辰接过话头,将自己的想法对卓不群说了。

    卓不群听后,点点头说:“这个想法还是不错的。虽说论起战力来,血族的兵士整体上来讲,不如五极军团的强大。不过,胜在他们数量够多。倘若能够带领大军过去,倒也不失为解决圣境问题的办法。只不过,这事儿你问过妮蒂亚了吗?她同意派兵帮助咱们了吗?”

    “爹,你这就属于多虑了。你想啊,妮蒂亚姐姐能看着自己孩子他爸被人欺负吗?我跟你说,妮蒂亚姐姐在听说了圣境中的事情后,立马就同意派人去圣境了。要不是星族帮助建立的传送阵还没建好,说不定这会儿师兄就已经带人回到圣境,而不是过来帮你和赫斯坦元帅解决这里的问题了。”卓应儿在一旁怪自己老爸多虑,并将妮蒂亚的态度向他说明了一下。

    “血皇已经有了身孕了?这真是我血族最大的喜事。我代表全军将士向血皇陛下和您道喜。”赫斯坦在旁听到了妮蒂亚有了身孕的事情,作为血族的一员,他非常高兴。马上就向王落辰送上了自己的祝贺。

    卓不群也说:“落辰,你小子厉害啊。这才多长时间,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这是可喜可贺。”

    “这有什么?师兄这么招人喜欢,几位姐姐都肯为他生孩子。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他的哪个老婆就又有喜讯传来了呢。哈哈。”卓应儿笑嘻嘻地说。

    劳思雅这时便在旁边口无遮拦地说:“应儿,你这么说,下一个不会是你吧?”

    卓应儿和王落辰的事儿,她还没有正式告诉自己的父亲,听劳思雅如此说,赶忙挤眉弄眼地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但这句话已经被卓不群给听到了。他那么聪慧的人,如何想不到这里面所代表的意思呢?

    因此,他马上看了看卓应儿,又看着王落辰,脸色一沉问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有的话,最好赶快从实招来。不然的话,可别怪我生气啊。”

    瞧见他这脸色,卓应儿有些害怕了,不敢把自己的事情直接跟他说,便拿眼睛瞅了瞅王落辰。那意思,分明就是要他向她父亲禀报实情。

    到了此时,王落辰只好硬着头皮说:“师伯,这件事我本来是要先征得你的同意,才跟师妹交往的。但当时你不在身边,而我和师妹又彼此有好感,就情不自禁地相互表白了。当然,若是您老人家不同意,我们这种交往可以试着终止的。只是,就怕我和应儿都会有些痛苦就是了。”

    “哼!你这家伙还真是多情啊。唉,我就奇怪了,你说你小子是不是会什么魔法啊?怎么就能让我女儿还有其他几个小丫头都喜欢你呢?事到如今,你们也当着我的面把话挑明了。我有心不赞同吧,却又怕伤了咱们彼此之间的这父女和师徒的感情。可我若答应你们吧,想想又有些不甘心。我卓不群的女儿,怎么可以委屈自己去当你的小老婆呢?所以说,这事情还真是把我给难住了。要不这样,你们让我再考虑考虑,或者跟妻子商量商量好吗?”知道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卓不群一时间也不知该作何决定了。不免有些为难。

    王落辰赶忙说:“师伯要和伯母商量,这个是很自然的。只是,就我和师妹之间的关系,我还要和您说明一下。就是,师妹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小老婆,而是我的爱人。我会以十分正式的礼仪来迎娶她的。而且,不仅是她,其他人也是一样。也就是说,她们几个之间,并无大小尊卑的差别的。所以,就师妹来讲,嫁给我之后,绝不会受半点委屈的。”

    卓不群听了,略微想了想,叹了口气说:“唉,既然这样嘛,那我这一关就算你们通过了。至于你伯母那里,你自己去跟她说吧。还有,话可是你说的。一定要明媒正娶,举办婚礼啊。记得哟。”

    卓不群对自己的女儿十分溺爱,对自己的徒弟呢又非常的欣赏。倘若叫他因为这件事就跟她们两个人翻脸,他还真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因此,他便只好选择了顺从他们两人的意愿,任由他们交往了。

    卓应儿听他同意自己跟师兄好了,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顿时变得十分地高兴。她一下扑进卓不群怀里,说道:“谢谢爹,您真是太通情达理了。简直就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父亲了。”

    王落辰也在一旁向他表达谢意,感谢他理解自己和师妹之间的感情。

    向他表达完谢意。王落辰又转头对赫斯坦说:“我和师妹之间的事情,你自己知道就好了。毕竟,我们之间的事情,放在圣境大家都能够理解,搁在血域却有些另类,不大容易被大家所接受。故而,若是传播出去,恐怕会有损血皇和我的威严。对王室不利。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赫斯坦是他一手培植的,对他自然是十分尊敬和服从的。听他这样嘱咐自己,赶忙向他表忠心道:“殿下您放心,我嘴巴严得很,绝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若是您不放心,我可以以血神的名义起誓。”

    对于誓言这种东西,王落辰向来是不信的。所以,他便向赫斯坦摆手示意,要他不必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