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应儿听王落辰这么一说,也恨恨地说道:“谁说不是呢。所以说,说来说去,还是都怪可恶的狂霸星人。师兄,这次你去了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一下,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那是自然。师兄也是这么打算的。哈哈。”王落辰豪情满怀地笑道。

    劳思雅在一旁说道:“好啊好啊,又可以看师兄大杀四方了。真是太好了。”

    几人闲聊的时候,饭菜均已上齐。香气扑鼻,勾起他们的食欲。他们就顾不得说话,相让着吃喝起来。

    饭后,各人回去休息。第二天一早,他们早早起来,便率领先头部队进了天坑中的通道。

    到了那巨大的眼球状光球面前,王落辰一马当先地向它走去。卓应儿和劳思雅则紧随其后。

    跟昨天一样,当他到达光球的前面时,光球中产生出一股吸力,将他们三个一下给吸了进去。

    接下来的一瞬间,王落辰只觉得自己像是跌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周围没有一点光亮,好像什么都不存在。

    “这种感觉跟被传送阵传送和瞬移时的都不一样啊。看来这个光球的确有些古怪。还真是有必要认真地研究一番呢。”

    在这奇异的空间里,王落辰心中不禁产生出这样的想法。

    但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他并没有来得及实现这个想法。因为,就在他这个想法刚刚产生的瞬间,他便感觉自己周围的环境变了。

    周围已经有了光,虽然那光里混杂着雾气。

    接着,还没等他看清周围的景物呢,就听见有人向自己说:“参见摄政王,我是在影界这边驻守的将军,专门在此迎接您的。”

    随着声音传来,王落辰的面前走来一个矮壮身材的中年男子。他脸上满是尊敬,连背后的蝠翼都因为激动而略微有些轻微地扇动。

    看出他的紧张,王落辰便笑着说:“不必多礼,你在此驻守辛苦了。我代表新血皇对你表示慰问。”

    “谢血皇陛下和摄政王殿下。为您两位和族人效力是我们军人应尽的职责,这里虽然条件不太好,但我们都不觉得辛苦。”

    或许是经常接待进出影界的人员的缘故吧,这名将军很会说话。让王落辰对他的印象挺好的。

    于是,他便笑着继续说道:“尽职尽责的人必将受到奖赏。这些我随后会让相关人员落实的。”

    那人一听,忙说:“谢摄政王!摄政王,您一路劳顿了吧。不如先让我带你去休息室休息一下,赫斯坦元帅和哈迪斯先锋听闻您要来,已经从暗影城赶过来了。”

    “哦,他们怎么也跑来迎接我了呢?难道说暗影城现在不需要他们坐镇吗?”王落辰一边随这人前去休息室,一边向他问道。

    “应该是双方现在陷入僵持,没什么战事,所以他们两位才能脱身,亲自过来迎接您的吧。”那人回答说。

    “这么说,这些天以来,暗影城那边还是毫无进展了?好吧,既然他们要来,那我就等他们吧。反正我所带的援军一时半会地也集结不完的。”王落辰点点头,认同了他的这种说法。

    他们一行人朝休息室前进,这一过程中,借助着两座以血红石做光源的灯塔所发射的光亮,王落辰才逐渐看清连接两界的门户其在影界这一边的环境。

    同血族那边是天坑相反,门户在影界这边的位置是一座较为高大的山峰。

    这一情形,让王落辰若有所思。心中对于这门户的形成便有了一丝猜想。但这个想法还不成熟,还有待验证。他便先将它记住了心里,留待以后去证实。

    休息室位于这山峰的一处缓坡上的堡垒中。

    由这里建筑的物的陈旧程度,王落辰看得出,这里应该有些年头了。大概是从影界和血域两边相互有了联系之后,就屹立在此地了吧。

    他便就此向那将军询问了一下,那将军就告诉他,他所猜测的没错,这座堡垒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期间,因为破损,曾经维修过上百次,但位置却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改变。因为,这个堡垒正好可以扼守两界的门户。确保通道的安全畅通。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王落辰听了他的介绍,仔细观察了一下,的确如他所说。这处堡垒横亘在这里,便把通往两界门户的道路给完全控制住了。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他不禁赞叹起古人了智慧。

    同那名将军闲聊着,王落辰就进入了堡垒,并进了一处干净整洁的房间。

    在这房间的桌子上,放置着几个防毒面具。那将军一走进房间,就将它们拿起来递到王落辰三人面前说:“殿下,这是属下专门为您准备的防毒面具,等您和赫斯坦元帅他们见过面,离开的时候就请戴上,免得被外面的毒气给伤到身体。”

    “哦,好的,谢谢。看到防毒面具我不禁想起来了,好像驻守这里的弟兄并没有戴防毒面具啊。难道说你们就不怕毒气吗?”王落辰拿过防毒面具把量了一下说。

    “谢殿下关心。您可真细心。不错,我们都没有戴防毒面具的。不是我们不怕毒气,而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毒气了。您不知道,这里的毒气有一种特性,就是当你刚开始接触它们的时候,毒气会对你造成一定的伤害。但这种伤害却并不足以致命,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伤害会维持在一个近乎不变的程度。也就是说,伤害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深。当然,虽然不会加深,但若长期在其中受这种伤害,人也是受不了的。所以,我们这里士兵都不戴防毒面具,却也是不会长期驻守的。”

    “每隔一个月,他们就会被新来的士兵给换回去。为什么是一个月而不是更长的时间呢?这是因为,族中的医生们通过长期的研究发现,血族人暴露在影界的空气中最多不能超过一个月。超过一个月后,身体所受到的损伤便不能再康复了。但只要不超过一个月,血族人即使在影界受到一点伤害,在回到血域后,也会通过药物慢慢被治疗好的。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的士兵便在驻守的这一个月内,不愿戴令人呼吸有些不畅的防毒面具。”

    听着这位将军将士兵们戴防毒面具的原因给讲出来,王落辰心中对于影界中这种毒气又有了新的认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