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便回答说:“殿下,裂缝虽大,却不是进入影界的真正入口。虽然,那个入口就在它的内部。”

    “哦,我明白了。这个裂缝里面另有乾坤,真正的入口就在其中,而且不太大是吗?”听他一说,王落辰马上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

    那人点了点头,说:“嗯,正是这样。去影界的入口还在这裂缝之中。通过能力真的不是很强。您去看过之后就明白了。”

    王落辰明白有些事情用语言表达不清楚,要亲自去看的。便冲他一笑,不再多问什么了。

    随后,几人就向裂缝俯冲了下去。

    随着裂缝越来越近,王落辰渐渐看清了裂缝内的情景。

    只见这裂缝边缘只有少数几个地方是缓坡,其余的地方就都是怪石嶙峋的峭壁。

    自然,为方便通行,通往裂缝底部的通道,就铺设在那些缓坡上了。

    由于会飞行,平时的时候血族人一般倒是用不到那些通道的。那些通道是给运送物资的人员以及没有蝠翼的影族修建的。

    王落辰他们到了这里,也用不到这些通道,便在略微查看了一下这些道路的完好情况之后,直接飞向了裂缝底部。

    随着越向下飞行,这裂缝内的空间就变得越来越狭小。

    最后,这个大裂缝直接缩水成了一个直径仅有十几米的地洞。通行的方向也从垂直的变成了横向的。

    王落辰他们因此便不再飞行,改为步行。

    地洞内部都是昏暗的。但这里却并不这样,因为早就被当做两界的通道来使用,这里面被血族的工匠布置下了很多采光设备。

    因而,里面的光线还是可以的。除此之外,由于这条通道对血族来说十分重要,这里面常年都有一些士兵把守的。

    当王落辰他们到了之后,马上就有人过来盘问。

    不过,当他们见到王落辰身边那些人所穿戴的,是只有血皇近卫军才拥有的血神铠。马上就收起盘问的打算,改为向他们行礼,参见。

    王落辰先向他们道了声辛苦,说了些鼓励士气的话。然后,就让他们带着自己向位于洞**部的两界门户走去。

    由他的讲话,那些士兵得知他是摄政王后,对他愈发恭谨。因而在得到他的命令后,赶忙小心翼翼地在前面带路。很快,便将他带到了一处好像大厅一样的地方。

    到了那里,王落辰发现里面的士兵多了起来。估摸了一下,大概有上千人之多。但他环顾了一下这个大厅,却并没有从这空荡荡的地方找到任何贵重物品和需要特别保护的东西。

    于是,他便有些不解地问:“这里驻守着这么多人是为了什么啊?”

    他一问,身边马上有人回答说:“殿下,因为这里就是两界的门户。和平时期,每天都有很多人要从这里出入两界的。为防止这些人中间有不法分子会破坏或者私自出入门户,我们便在这里设置了一个大型的兵站。日夜守护者门户的安全。”

    “这里便是通往影界的门户所在?可是,它在哪儿呢?”王落辰指着空无一物的大厅问。

    “殿下,您第一次来不了解情况。它就在这大厅的中间。没人通过时,它就会隐形,当有人接近它,它才会显现出来。我可以让士兵给您演示一下。”

    驻守部队中一位将军简单跟王落辰解释了两句,便冲自己的手下挥了挥手。

    他的手下会意,便向大厅的中间走去。

    随着他越来越接近中间,王落辰看到,他的脚下和四周出现了如蛛网般的能量射线。

    而这些射线所汇聚的地方,正是这大厅的中央。

    当这名士兵从这些射线中一路穿梭,靠近了大厅最中间。就在那一瞬间,王落辰看到,士兵的身体前猛地就放出无数道光芒。而光芒的中心就是一个看起来好像人类眼珠的光球。

    “殿下您看,这个黑白分明的光球就是通道。人只要走到光球白色的区域,它就会凭空显现出来。如果人再往前走一段距离,到达光球的黑色部分,光球内就会产生巨大的吸力,把整个人给拉进好像瞳孔一样的通道里面去。随后,人们只觉得眼前光芒一闪,他就到了影界了。”将军指着光球,跟王落辰解释着这光球的神奇之处。

    王落辰听了,口中连连说赞叹这这光球的神奇,人就向着那光球走去。

    跟刚才那名士兵一样,当他接近光球时,身体同样被蛛网状的射线给包裹住了。

    而当他走到了光球黑瞳部分时,马上就被一股吸力所吸引,不由自主地向着光球最中心的位置移动过去。

    但他现在还不想去影界,因而在那光球产生出吸力的瞬间,他飞快地在自己身体周围布置下星阵,便克服了这吸力,从光球的旁边走了回来。

    他的这一举动,立即引得大厅里里面的人发出一声惊呼。

    这声惊呼让王落辰感到有些意外,便向那名带兵的将军投去了询问的眼神。那将军会意,马上对他说:“殿下,您不要责怪士兵们的惊呼。因为您自身的举动太出人意外了。要知道,自从这个空间通道被发现之日起,被通道的力量所吸引的人,还没有一个能够摆脱这股力量的控制,自由地走出通道作用的范围呢。”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真的没有一个人自由返回来的吗?血皇也不行吗?”奇怪的事情又发生在了自己身上,王落辰不禁感到有些困惑,便想弄清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于是,他便向那将军提出了一个问题。

    那将军马上回答道:“是的,血皇也不行。我亲眼见过的。所以我才说您是第一个做到这种事情的人的。”

    “哦,真是如此吗?那还真是奇怪了。怎么我就成了特殊的那个呢?这个问题倒叫人应该好好研究一下呢。”王落辰半是回应那将军,半是自言自语道。

    说完之后,他便将自己的神识离体,进入到了那如眼珠一般的光球中去。

    但奇怪的是,当他的神识接近那光球时,那光球内却毫无反应,半点吸力也没有产生。

    他不禁暗想,怎么?这光球难道还能识别靠近自己的是神识还是物质吗?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能够不受它的影响自用行动的原因,还是身体方面的了?那么,问题来了,我的身体到底隐藏这怎样的秘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