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罗凝玉不肯上当,王落辰也不纠缠,只是坏坏一笑,便独自运转起乾坤混沌心法来。

    心法运行起来,罗凝玉的神识就顿时被他给带入了一个玄妙的世界。这个世界里,鲜花铺地、绿树成荫、泉水叮咚、暖风轻抚、蓝天白云等景色应有尽有,为此地营造出无比浪漫的气氛。

    进入这个世界里,罗凝玉感觉自己被眼前的美景给没得沉醉了。

    不知不觉中,就和王落辰陷入意乱情迷的境地。

    两人在其中缠绵良久,其中妙处自不必说。

    许久之后,随着王落辰收功,他们两人从其中回到了现实。

    罗凝玉慵懒地伏在王落辰胸口,娇声说道:“坏蛋。你使诈。”

    “美妙吗?”王落辰毫无坏蛋的自觉,反而问道。

    “嗯!很美妙。就是太累人了。害得人家现在浑身无力,一点都不想动了呢。”罗凝玉娇滴滴地回答。

    听她这样说,王落辰便将手放在她的后心,以血神心法缓缓为其注入了些许生命力。

    随着这些生命力的注入,罗凝玉感觉自己变得精神起来。

    她抬起头望着王落辰问:“这又是什么功法?竟然有这样的奇效。”

    “这是血神传给我的。通过这个心法可以从别的生命体上汲取生命力。本来,这个心法我也想传给你的。但无奈这种心法要结合血族的体质才能使用。我的身体是被血神给改造过的,所以使用起来得心应手。至于你,现在却是修炼不了的。”王落辰向她解释了一下血神心法,并告诉它其独特之处。

    罗凝玉听了,笑着说:“这样啊。不学也罢。毕竟我自己笨,一下子也修炼不了这么多功法的。不过,既然血族可以修炼。那你抽空将它传给妮蒂亚吧。”

    王落辰点点头。

    两人闲扯了几句,便昏昏睡去。

    第二天一早,王落辰起来,和罗凝玉说了声,就亲自带着星族的那几人去仓库看修建传送阵的材料去了。

    而罗凝玉则是对着镜子傻笑了一好久,才精心打扮了一番出门了。

    早餐的时候,一进餐厅,她就发现卓应儿和劳思雅一见到自己就捂着嘴偷笑。

    她便不解地问:“你们两个怎么这副表情?笑什么啊?难道说我的衣服穿错了吗?”

    说完,她就忙低头去看自己的衣服鞋子有没有穿反或穿错。

    卓应儿便放开手,笑着对她讲:“罗姐姐,你就装吧。我们笑什么你还不知道呀?要不要我提醒你一句啊?昨晚,师兄,哈哈。”

    “就是,罗姐姐。看你这面带桃花,双目含情的样子,便知道你昨晚和师兄两人必定,哈哈。”劳思雅也笑着说。

    “什么跟什么啊?你们两个小丫头可真是敢想敢说。也不知道害臊。”罗凝玉被她们大胆的话语给说的羞红了脸,拿眼睛瞪了她们一眼,便径直向餐桌走去,避开了这个话题。

    她这样,更加确证了卓应儿她们两人的猜测,她们两个不免又靠在一块儿咬起了耳朵。

    两人嘁嘁喳喳地说了一通,又哈哈笑了起来。

    这一笑,弄得罗凝玉不好意思了。怕她们再说下去,就会转过来,佯装生气,来拧她们的耳朵。

    她们自然不肯被她给拧到了,便分别向两边逃跑,让她扑了个空。

    罗凝玉扑空了,不肯罢休,就在她们后面追。三人就在妮蒂亚宽阔的餐厅里追逐打闹了起来。

    正嬉闹着,王落辰回来了。

    见他回来,卓应儿便一下跑到他后面,一边将他做挡箭牌,一边对他说:“师兄快救我啊。你的新老婆要打我了。”

    “傻丫头,说什么呢?什么新老婆?”王落辰一时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忙问。

    “就是罗姐姐呗。你们两个昨晚做过了那样的事。她还不算你老婆啊?嘻嘻。”卓应儿解释道。

    “应儿,你懂得可真多啊。哈哈。看来以后不能把你当小孩子看了。”弄明白她所说的所谓“新老婆”的意思,王落辰忍不住在她头上轻轻拍了一下,笑着说道。

    罗凝玉便在此时走过来接口道:“对啊,你以后不要将她小孩子看了。干脆,也将她变成你的新老婆好了。”

    这回,径她这样一说,该轮到卓应儿不好意思了。

    她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王落辰说:“切,谁要做他老婆。除非,他把你们这几个老婆都给休了。哈哈。”

    她话音刚落,罗凝玉还没有说她呢。妮蒂亚的声音在餐厅里响了起来。就听她说:“好啊,应儿你好有野心啊。真是应了那句话,人小鬼大了。”

    她一来,餐厅里便更加热闹了。

    王落辰便在这样热闹的气氛中度过了人生中的又一个早晨。

    接下来的几天,他的日子几乎都是这样过的。于着手准备去影界的过程中,和自己三个爱人说说笑笑,享受爱情带给他的幸福和快乐。

    五日之后,当一切准备停当,他点齐三十万血族人马,浩浩荡荡地向影界进发了。

    影界的入口在距离血都大约两千公里的一处天坑里。

    这处天坑十分巨大,方圆约莫十几公里。里面植被茂密,终年飘荡着雾气,令这地方显得阴冷而神秘。

    王落辰他们来到天坑边缘,早有血族在这里驻防的军队为大家布置好了营地。

    大军人马太多,还带着装备辎重,影界入口通过能力不强,他们不能一下都进去,要分批次才行。

    这样的话,三十万大军便要好几天才能够完全进入。这期间,他们就需要有住宿和吃饭的地方。

    这便是要在这里构建临时营地的原因。

    王落辰到达这里之后,将进驻营地的具体事务交给自己的下属去完成,他便带着几名随从,由天坑边缘朝天坑的底部飞了过去。

    他还没有见过影界和血域的门户是什么样的,心中不免好奇。所以才提前过来看看。

    飞在天空中,穿透迷雾飞下去大约数百米,他就看到了位于天坑底部的一道好似人眼的裂缝。

    “那道裂缝就是通道入口吗?”王落辰在月梭之上指着那道长约一公里,宽约三百米的裂缝,向飞在他身边的人问道。

    “启禀摄政王,您说的没错,那里正是入口。”那人回答说。

    “看这裂缝也不小啊,咱们怎么就不能一次通过呢?”他仔细目测了一下裂缝的大小,疑惑不解地向那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