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凝玉撇了撇嘴,脸上露出一副鬼才相信你的甜言蜜语的表情,说道:“你这家伙,心中女神太多。并且,我听你刚才这段话说得很溜,好像不假思索,张嘴就来似的。恐怕,也是你跟她们说过多少遍了,练得无比娴熟了的吧。所以,这些话,我可是不信的。呵呵。”

    “这个嘛,凝玉,那你要怎么才相信我呢?”

    不得不说,她说的话没错,这些话虽说跟他对其他几个女孩子讲的有些出入。但就本质上来讲,同那些话并没有多大的区别的。因此,被罗凝玉给笑话了,王落辰也想不出更好的词句来替自己辩解了。只好反过来问罗凝玉,要她说她要怎么才能够相信他。

    罗凝玉听他问自己,便以胳膊撑着脑袋想了半天说:“嗯,我觉得吧,你应该给我一些特别的保证。那样我才信你说的是真的。嘻嘻。”

    “特别的?这个要求不错。好,让我想想有什么特别的给你啊。”王落辰被她一说,马上思考起这个问题。

    想了一会儿,他对罗凝玉说:“哎,我想到了。你跟她们几个相比,虽说智慧和领导能力都要强,但战力却不怎么样。这已经成为你能力的短板,大大限制了你的发展。不如这样吧,我干脆将五极门祖师爷元化极所传给我的五极化极归元神功教给你吧。”

    “这套功法非常适合你这种元力几乎全无的小白修习。只是,因为这种功法对体质也有特殊要求的。就是要求体质必须五极均衡。不过,这也没关系,这套功法我已经修习了很久了,早已琢磨出可以绕开体质要求的简化版功法。不如就把它传给你好了。这样,你的战力说不定就能够快速提高,成为真正的女神的。不,应该说女武神才对。哈哈。”

    “真的吗?你真要传功法给我?记得听你说过,你的战力突飞猛进全赖这套功法。那么,就算是我学会了这套功法的简化版,那战力应该也能提高不少吧。我也不要求太多,只要能够自保就好了。那样的话,以后参加战斗也不用总是躲在机甲里了。最重要的是,我以后就能够和你并肩作战了。想想那情景,还真是令人无比激动呢。好吧,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就将这功法当做你对我的保证吧。呵呵,那么,王老师,从明天起我就跟你学习这套功法吧。”

    战力为渣的罗凝玉听说自己可以修炼令王落辰战力迅速提高的功法,非常高兴。马上就一口答应下来。

    王落辰看她高兴地从自己身边坐了起来,就知道自己的礼物送对了,心里也十分高兴。

    他也一下坐起来,一把将罗凝玉揽在怀里说:“不用等明天的,现在就可以修炼。你先盘膝坐好,让我先把功法的口诀以意念传给你。不过,凝玉,这套功法可是咱们之间的秘密,你绝不要将它说给第三个人听。懂吗?”

    “嗯,记住啦。你说过的,君子无罪,怀璧其罪。这么厉害的功法我自己练就好了。绝不会让别人知道的。”

    罗凝玉深知对于捂着来说,一套厉害的功法就是无价之宝,是很多人争抢的对象。为避免麻烦和祸事,她当然不会傻到将自己会这么厉害功法事儿给说出去的。

    她嘴里答应着王落辰,便依照他的说法将身体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盘膝坐好,等待他向自己传功。

    见她坐好,王落辰便闭上眼睛,将食指轻轻点在她的眉心处,以神识将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的简化版传递进了她的识海里。

    罗凝玉在他手指触及自己的一刹那,脑中就多出了一些信息,不禁感觉十分神奇。

    她忙向王落辰问:“这些就是功法了吗?”

    王落辰笑着捏了捏她的下巴说:“对啊,你所感觉多出来的那些意念就是功法了。你试着去仔细回想一下,它们就会像你的记忆一样出现在你的脑海里。并为你所获取,所理解。”

    罗凝玉便依照他的话去做了。果然,那些信息就很清晰地被她给感知到了。

    这些信息还是有一定长度的,她用了好大一会儿才全部了解完。

    然后,她睁开眼睛问王落辰:“功法我已经记住了,下面是不是就要依照上面所说的练习呢?”

    “嗯,是的。不过,要记住,一定要循序渐进。这样吧,为了你能够尽快地入门,第一次运行功法时,我引导你一下好了。只是,因为化极归元神功首先要先扩张你的经脉,以为元力进出你的身体开通道路,初次练习时身体会出现一些痛感。你要忍住啊。”王落辰使自己的双手和她的双手,掌心相对,十指紧扣后,说道。

    这时,罗凝玉就说了一句让王落辰有些想笑的话来,她这话是这样说的:“怎么又要痛?人家不是刚刚才痛过。”

    王落辰强忍着笑意说:“这个跟那个不一样的。待会儿你就知道了。而且,疏通经脉跟那事儿有些类似,一开始会有些痛,但渐入佳境就会舒服起来的。”

    “呸!坏人,瞎说什么呢?不许说了。”他的话令初经人事的罗凝玉脸颊一红。她娇羞地轻轻啐了他一口,不要他说下去了。

    王落辰便说:“好好,不说了,练功。”

    说完,他就要罗凝玉按照她从五极门学来的基本功所要求的那样,调整呼吸,凝神静气,进入心无杂念、物我两忘的状态。

    待她入定之后,他就以自己的神识驱动一丝元力,慢慢地由她的掌心推进到她的经脉中去。

    元力在她体内游走,每走过一处,就将她的经脉给扩张一分。这一过程,向王落辰所说的,一开始的时候的确带给了罗凝玉一些痛感。但随着元力的运行,经脉通畅了之后,她就感觉一股热流在经脉中周而复始地不停游走,将全身都给弄得暖洋洋的,当真是无比的舒坦。

    她不禁轻轻对王落辰说:“你说得对,运行这套功法的确令人感觉很舒服。”

    王落辰便说:“凝玉,这套功法还不是最令人舒服的。我还有一套乾坤混沌心法,是一套双休功法,修炼起来才真是让人感觉超神呢。你要不要试试?”

    “若是真的,倒是可以一试,就只怕这功法又是你用来骗人的花招儿。所以,我还是不上你的当了吧。”罗凝玉比其他人聪明多了,知道王落辰坏心思很多,唯恐上当,便不肯答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