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指望能利用劳思雅把卓应儿给留下来的,没曾想不禁目的没达到,反而又多了一个她要去。王落辰一想,这不行啊。带着她们两个多少有些麻烦。便急急地将脑筋转了两圈儿,想出一个劝她留下的理由来。

    他冲劳思雅微微一笑说:“思雅,你这个想法或许实现不了呢。因为,你不知道吧,我们这里是有修建传送阵的材料的。”

    “什么?你们有修建传送阵的材料?这怎么可能。王师兄,你是不是不想让我跟你去影界,所以才故意编了这么个理由啊?”

    修建传送阵的材料是他们星族制作的,唯有圣境才有。王落辰却说血域也有,对他的话,劳思雅可不怎么大相信。

    卓应儿也从旁说道:“师兄,你骗人也要编点可信度高的理由嘛。修建传送阵的材料是星族制造的。血域的工匠又不会造,你怎么能说血域也有呢。呵呵。”

    “我没骗你们。血域真的有修建传送阵的材料。而且还是星族制造的。至于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些材料。应儿,我想你可能忘了。咱们两族签订盟约之后,有一段时期关系可是很好的。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的师伯你的父亲,便带了人来给我和妮蒂亚送新婚贺礼。这贺礼之中,就有修建传送阵的材料。”

    “原本呢,长老们的想法是要尽快将传送阵给建立起来的。可惜,后来我和傲云的事情暴露了。直接牵扯出了五大长老最不愿为人所知的秘密。他们恼羞成怒,欲将我和傲云置于死地。进而因此和血族的关系也受到了影响。建立传送阵的事儿也就被搁置了。说到这儿,你们明白了吧。我们这里真是有材料的。你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些材料马上修建传送阵。这样一来的话,思雅,你觉得自己还有时间跟我去影界吗?”

    王落辰怕她们不信,马上就血域为何会有修建传送阵的材料,跟她们做了一个详尽的解释。

    听了他的话,劳思雅略微想了一下,嘿嘿一笑说道:“师兄,有材料又怎么样呢?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修建传送阵的活儿我基本上是不会干的。所以,这工作根本就用不到我。所以说,无论你们这里有没有材料,都跟我关系不大的。影界那里,我自然也是要照去不误的。”

    “妙啊,思雅。你这个理由找的够无赖,哦,不,够充分。哈哈。这下师兄该没辙了吧。”劳思雅的话,将卓应儿引得哈哈大笑。

    听着她们两个一唱一和地非要赖上自己,王落辰不得不摇了摇脑袋,然后又点了点头同意了她们两个跟自己一起去影界。

    事情定下来后,坐在一旁的罗凝玉便说:“应儿和思雅妹妹跟你去影界,你可要照顾好她们啊。至于我,那里环境太过恶劣,我武功不行,就不跟着你一块儿去了。就留下来照顾咱们的‘大熊猫’,妮蒂亚好了。”

    妮蒂亚听了,忙说:“谢谢罗罗,有你作伴真是太好了,要不然我一个人得多寂寞啊。”

    就这样,大家将各自的去留商量妥当了,便闲聊起其他的事情来。

    边吃边聊,这顿饭便因此吃了很长时间。以至于等他们喝得微醺结束时,时间已经到了午夜时分。

    饭后,劳思雅留在宫中休息。星族其他人则被领去了专门招待贵宾的住所。

    妮蒂亚已经怀孕,不宜和王落辰同住,便在侍女的陪同下先去睡下了。卓应儿见劳思雅留宿宫中,她便和她作伴去了。

    王落辰原本打算随便找个房间凑合几晚的。却因见罗凝玉在喝了酒之后愈发楚楚动人,心中产生了一丝邪恶的想法,便借口送她,去了她的房中。

    和他相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两人关系亲近,罗凝玉并不排斥他到自己房中来。

    当他把她送进房间后,她吃吃一笑说:“你今晚没地方去了,所以就想到我了,是不是啊?可惜啊,我可跟她们几个不一样,不想这么早就跟你发生邪恶的事情的。所以,恐怕你今晚要独守空房了呢。呵呵。”

    说完,她就放水,准备洗澡。并说等她洗澡回来,就要赶王落辰走。

    王落辰听了她的话,也不说什么,只是傻笑。

    她要去洗澡,他便歪在了她的床上,眯着眼睛假装睡觉。

    罗凝玉见他不理会自己的话,便也不理他了,独自走进了浴室。

    到了里面,将衣服除去,就躺在浴缸里泡澡,以除去身上的酒气,让自己舒服一些。

    洗澡水温度刚好,她躺在里面感觉很惬意,便眯起眼睛来享受这水带给自己的舒适感。

    刚刚才享受了一小会儿,她就听见门开了。她料定是王落辰进来了,就问:“人家正洗澡呢,你进来干嘛啊?”

    “嘻嘻,我也洗澡啊。”王落辰笑着回答她。然后就在皇宫宽大的浴缸里躺了下来。

    由于增加了一个人,浴缸里的水不免溢出去了很多。

    罗凝玉便抱怨说:“你看你,把人家的热水都给挤走了。真坏。”

    说完,就将身体朝一旁挪了挪,以便给王落辰多一些空间。

    王落辰的胳膊就在此时将她的脖子给环绕住了,他说:“枕在我胳膊上吧,这样节省空间。”

    “才不要呢。你那么坏。谁知道你会不会趁机占人家便宜。”罗凝玉依旧将身体挪向了一边,但头却是枕在了他的胳膊上,并没有把他给推开。

    王落辰在她枕好之后,便已经更确定了她的心意,便什么都没有说,身体接着水的浮力轻轻挪动了一下,和她贴在了一块儿。

    接下来,两人谁也没有再说什么。罗凝玉什么都随着他。

    一个小时后,两人从浴室回到了床上。罗凝玉在他耳朵上拧了一下说:“到底还是拗不过你这坏人。让你给得逞了。只是,你以后会因此对我更好吗?人家可是有些担心呢。毕竟,我既不是什么公主,也不是什么女侠,只是一个柔弱的普通女子。没什么信心可以让你永远对我好的。”

    “傻瓜,你怎么就比不得她们了?你可是洛神啊。是我心中的女神。放心吧,我会永远对你好的。而且,我保证,当地球解放的那一天,我会在地球最美的地方,为咱们两个举行一个最盛大的婚礼,以给你一个正式的名分。你说好吗?”王落辰十分认真地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