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王落辰被手下的战士带到沙和晨的尸体旁边,他看着这个从自己手底下逃走的家伙,对士兵们摆摆手,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把他埋了吧。”

    在同敌人的不断战斗中,他的心已经逐渐地坚硬起来。像沙和晨这种小角色的生死,如今已经无法令他心中有一丝震动了。

    安排完士兵去掩埋沙和晨的尸体,王落辰便进了河洛城。

    河洛城里仍有零星的战斗,但已经无关紧要了。所以,根本就用不着他操心的。

    他所要操心的是河洛城拿下来之后,如何保住的问题。毕竟,在河洛城的周围还有十数万五极军团的人马,更远的地方还有狂霸星人的部队。抵抗军要想在这样的环境中把握住对河洛城的控制权,还是很不容易的。

    就这个问题,他和郎溪生、齐虎成以及吕晓在一起商量了一下。

    商量的结果是,他们一致认为,要想保住河洛城,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河洛城大力发展抵抗军的力量,并将这些力量与悬壶城的整合起来,共保河洛和悬壶两城。

    这样,两城相互呼应,互为犄角,相对来说便更为安全些。

    制定了这个策略,王落辰便要离开河洛城了。他此行的目的是去血域搬兵,攻打河洛城本来就在计划之外,因而便不能在这里多耽误时间了。

    他将自己要离去的事向大家说了。大家知道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虽然心中很想他能够留在河洛城领导他们,但却也不能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来挽留

    于是,王落辰便起身向大家告别,他说:“我要走了,河洛城和悬壶城就拜托你们了。这两座城市中,悬壶城是咱们经营多时的老地方,人心都向着咱们,十分适宜做根据地。因此,对咱们今后的发展至关重要。而河洛城则拥有从圣境向尘世的传送通道,对咱们以后利用圣境资源进行反抗狂霸星人的战争也至关重要。因此,两座城市都不能都丢弃。大家一定要保住他们。为达此目的,我随后会从别的地方抽调部队过来支援你们。只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在当前阶段,还请诸位顶住压力,保存实力,护住这两座城市。”

    “盟主,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不辜负你的重托,将河洛和悬壶两城给牢牢掌握在我们手里的。”齐虎成十分积极地表态说。

    “很好,有齐将军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另外,我也请齐将军放心,你以及你手下士兵们的家人,我回到圣境后都会派人将他们接到天道盟的地盘上去的。”他向他说了句宽心的话,然后便笑着向所有人挥了挥手,释放出光翼,一下子瞬移离开了。

    他这一下瞬移,便直接到血蝠岛了。

    他一现身,便被守卫血蝠岛的血族士兵给发现了。认得是他,他们连忙过来向他这位摄政王行礼。

    王落辰微笑着跟他们打了招呼,简单地询问了一下岛上的情形,便从血蝠岛再次瞬移,借由天地小路进入了血域。

    在地极山上现出身形,同地极山这边的守卫简单说了几句鼓舞士气地话,他便取出月梭一路飞行,回到了他和妮蒂亚的宫殿。

    他到那儿的时候,妮蒂亚正和大臣们商讨着什么,他的突然出现,顿时让她和所有人激动不已。

    大臣们纷纷过来参见,而妮蒂亚更是不顾自己血皇的身份,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

    她紧紧抱住日夜思念的爱人,忍不住喜极而泣。

    “我的王,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吗?你一走就再无消息,这段日子人家担心死了。”妮蒂亚用略带埋怨的语气问起他的情况。

    久别重逢,王落辰轻抚着爱妻的头发,柔声说道:“不好意思,因为一回到圣境就遇到了非常大的变故,一直都在忙着处理事情,没有找到时机回来看你。害你担心了。”

    妮蒂亚听他这样说,马上说道:“非常大的变故?看吧,我就说你出事了吧。罗罗和应儿还不信。来,你快跟我说说,这次回圣境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哦,也没什么,不过是我和门中一些人的关系问题,就先不说它了吧。还是先说说攻打影界的事儿吧。怎么样?前线一切都还顺利吗?”

    圣境内部无极门分裂,天道盟成立,两大势力对峙这种事情,事关圣境的整体形象。王落辰觉得不便当着血族众位大臣的面讲,免得影响两族的盟友关系。因而,便没有直接回答妮蒂亚的问题。而是将话题引到了血族和影族战争的这件事上面。

    妮蒂亚见他说起圣境的事情来有些含糊,便知道这其中定然有许多不便当着别人说的东西,便没有再接着问下去。而是就他的问话,做出了回答:“辰,这问题就是你不问,我也正要跟你说的。因为,我们的大军在攻打影族遇到麻烦了,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将影界完全攻克呢。我们今天开会,讨论的正是此事。”

    原以为就攻打影族这件事,妮蒂亚会向自己报告一个喜讯的。没想到却从她嘴里听到了一个坏消息。

    王落辰不禁皱了皱眉头问:“哦,遇到麻烦?是什么样的麻烦?连卓师伯都解决不了吗?那看来麻烦的确是挺大的。这样的话,你不如就说给我听听,看看有没有什么我能够帮忙的地方吧。”

    “唉,怎么说呢?这件事本来进行的挺顺利的。远征军按照咱们战前拟定好的作战方法在影界取得了节节胜利。可就在眼看要将他们的圣地暗影城给攻克的时候,他们不知用什么方法打通了影界同尘世的通道,把大批狂霸星人的部队给放进了影界,使得他们的实力大增。成为了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没办法,卓师伯他们只好暂停攻击,将暗影城给围困了起来。只是,他们虽然围困了暗影城,由于传送通道在暗影城内,却并不能断绝狂霸星人对影族的支援。这便让我们处于了十分尴尬的局面。进攻吧,暗影城实力大增,打不下来。撤退吧,将士们经过浴血奋战取得的战果不就全扔了吗?所以,我们正为此犯愁呢。”

    妮蒂亚一口气将血族军队在影界遇到的麻烦给说了出来。令王落辰对整件事情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