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王落辰语气不善,沙和晨忙陪了笑脸说:“呵呵,姑老爷,谁说我们不认姑奶奶了?是她老人家自己不告而别的,可不是我们赶她走的啊。或许您还不知道,就在前不久,族中长辈都已经发话了,说只要她愿意,随时都可以回来。族里绝不会为她回归本族设置障碍,同时也不会在她回归之后找她的麻烦。所以,姑老爷您看,咱们这个亲可不是乱认的。咱们就是一家人。既然都是一家人,难道您这个当长辈的,不应该让着点儿小辈吗?”

    沙和晨一口一个姑老爷,叫的那叫一个甜,若是王落辰意志稍微薄弱一点,恐怕就已经被他这甜言蜜语做成的糖衣炮弹给轰炸的昏头巴脑了。

    就只见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对沙和晨说道:“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姑老爷,跟你也没有半点亲戚关系。你不用这么嘴甜,叫的这么亲热。而且,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想依靠几句甜言蜜语就让我放弃攻城,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你手上沾染了我这么多兄弟的鲜血之后。”

    王落辰的话,说的沙和晨好像很贱似的,令他不由得恼羞成怒,大声说道:“你别不识抬举,以我堂堂金长老族人的身份,能叫你一声姑老爷那是给你脸了。不过,既然你这么不通人情,自高自大,那我也不必理会什么族里尊卑有序的规矩了。你不是要替你死去的兄弟报仇吗?好啊,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放马过来吧。”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沙和晨撂下这么一句狠话后,就再次隐身在了金色光球中。

    而且,因为羞怒,他一隐去身形,便催动光球向王落辰攻击了过来。

    至此,王落辰才弄明白。原来,这光球就是他的元力拟态武器。怪不得被它所攻击到的士兵会立刻死去呢。

    当下,他也不敢怠慢,马上将璀璨星域催动起来,和这光球战到了一处。

    两人一交手,王落辰才感觉出沙和晨这光球果然比别的元力拟态武器厉害不少。

    别人的拟态武器因为多是一些形体比较形象的事物,对付起来好下手。可沙和晨这光球就不同了。它通体溜圆,极不容易突破。而且,因为是个圆球,其各个点都能够释放元力攻击,令王落辰在攻击它的时候,还的多加小心。免得被其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的攻击给伤到。

    不过,就算是它比较难对付,王落辰也有办法破掉它。毕竟他手中对敌的手段可是多得是的。

    以璀璨星域和它纠缠了一会儿没有效果,王落辰便将自己全身都隐藏在星阵之中,一个瞬移钻到了光球里面。

    到了其中,他仗着星阵护卫,就一步步地接近了沙和晨。

    沙和晨没有料到王落辰能够进入自己的光球里,在见到他的时候,不免有些惊愕。

    这片刻的惊愕让沙和晨的神经稍稍迟滞了大约零点几秒钟,便让王落辰逮到机会,一下靠近了他的身体。

    近身以后,王落辰马上一把抓住沙和晨的手,运行起血神心法。

    心法才刚一启动,沙和晨体内的生命力便犹如江河倒灌一般涌入了王落辰的身体。

    而与此同时,沙和晨马上就产生出了虚弱感。

    他意识到不妙,立刻想要从王落辰手中把自己的手给挣脱出去。

    但被王落辰以手钳钳住之后,哪里还能够挣脱得了?

    沙和晨挣了几下,没有挣脱出去,感受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他不禁心中焦急。

    心知若是这样下去,恐怕他就再也没有挣脱的可能了。而挣脱不了,自己只会虚弱下去,直到挂掉。

    因此,他忙向王落辰求饶说:“姑老爷,我已经领教您的手段了。果然是高明无比。令我自愧不如。所以,求您就此助手,放过我好吗?”

    王落辰摇了摇头说:“放过你?不可能的。说真的,若是你刚从自己阵地上跑过来时,便如这样一般求告,或许我还会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一出手就夺走了我弟兄们的生命。从这一点来说,你这人实在是太过凶残了。你这种人留在身边早晚都是祸害,不如趁今天这个机会,将你从这世界上彻底抹掉的好。”

    见王落辰不肯原谅自己,饶自己一命,沙和晨的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和怨恨,他大叫一声,猛然将元力运行到自己的手臂上,一下把自己手腕以下的部分给切除掉了。

    这样一弄,他便通过自残挣脱了王落辰的控制,获得了身体上的自由。

    顾不得为自己止血,他马上心念一动,将光球收缩进自己的身体,一晃身,不顾一切地向己方阵地跑去。

    他这一连串的动作,说起来很慢,但实际上不过就在一念之间。因此,使得没有想到他会采取壁虎断尾这一招儿的王落辰,根本就没有来得及阻止他离去。

    而由于他一下就回到了阵地,身边多了很多人的护卫,不好下手将他杀死了。王落辰也就没有继续追过去击杀他。

    他将手中那只沙和晨的手以火元力烧成灰烬,向着抵抗军的兄弟一挥手说:“敌人主将已残,对方士气必定低落。大家赶紧趁此机会冲杀过去,将他们给杀个七零八落。”

    他的话就是命令,抵抗军的军官们立刻就毫不犹豫地照此执行,带领各自的属下,向五极军团的阵地发起了冲锋。

    恰在此时,河洛城中也传来了一连串儿的爆炸声。

    王落辰知道,这一定是齐虎成带人搞出来的动静。料定他们已然得手,心中不禁喜悦万分。

    他马上飞升到空中,以元力加持了声音,对着五极军团的人喊话道:“我是王落辰,下面我代表天道盟和抵抗军向你们宣告,河洛城已经被我们给占领了,你们没有退路了。识相的马上弃械投降,我可以念在同门一场的份儿上,饶你们不死。否则,我们两路大军前后夹击,定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城中的爆炸,抵抗军的冲锋,王落辰的话以及自己主将捂着断臂回到阵地是场景,令五极军团的战斗意志彻底崩溃。

    于是,他们便开始放弃抵抗,由各自的防区向抵抗军投降了。

    见败局已定,自己无路可逃,王落辰又不肯放过,沙和晨经过一番心里挣扎,十分无奈地选择了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