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的没错,以他的速度,若是他想追击某人,那人想要在他手底下全身而退,是不大可能的。大家也都很清楚这一点。

    但那种情形是指一个对一个,并非是眼前这种一追十的局面。这便让被他追的十个人心中各自心存了一丝侥幸。

    这就如那个兄弟两个遇到熊的故事中的情形一样。兄弟两个都知道自己跑不过熊,但他们依旧拼命奔跑。

    他们不是在做无用功,因为他们知道,熊再厉害,一次也只能扑倒一个人。所以,自己只要拼命奔跑,超过自己的兄弟,从而不成为被他最先扑倒的那个人,就一定能够逃生了。

    他们十个的心思,王落辰自然是看得出的。

    他不由地偷偷发笑,心说,你们以为我是那头熊吗?哼!我可比森林里的熊厉害多了。所以,你们是逃不掉的。

    心里暗自盘算着,他便将光翼释放了出来。

    随着光翼在他背后伸展开来,他心念一动,就瞬移到了十人之中跑到最前面的那个人前面。

    到了他面前之后,还没等他做出反应,他随手就打出一道星阵,将那人给围困了起来。那人被星阵给困住,就再也逃不出去了。

    控制住他,他马上再瞬移到第二个人那里。如法炮制,也将他给控制住了。

    他在转瞬间就将两人给控制住了,其他人一看,顿时慌了手脚,赶忙四散逃开,希望以这种方式避免被他给一锅端。

    王落辰见他们以这种方式应对自己,冷冷一笑,威胁道:“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你们别不自觉。从现在起,谁再敢动,我便让他成为死在我手下的第一个。”

    由于加持了元力,他的话清晰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眼里。令他们顿时浑身一震,赶紧停下了脚步。

    因为,从刚才自己同伴被他控制的情形来看,他绝对有这个能力做到他所说的。

    既然,他的话不仅仅是一句虚言,他们当然就不敢冒险一试了。

    听从他的话,留下来,或许还能和刚才被他困住的两个兄弟一样,留条活命。一味奔逃,说不定就真的一命呜呼了。

    心中有此顾虑,他们便真的不敢逃了。

    看着他们很听话地停了下来,王落辰笑笑说:“很好,你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你们放心,我们以前毕竟曾经是同门,现在不过是因为立场不同才交战的。所以,我并不会将你们杀死。只会暂时将你们给关押起来,等待你们转变态度,投靠我天道盟。”

    说完,他分别瞬移到每个人身边,迅速地在他们识海中布置了一道神识锁,将所有人都给控制了起来。

    刚刚做完这一切,吕晓的人就围了过来。王落辰便将这十人交给他们看管去了。

    这十个家伙战力不弱,王落辰不忍心杀掉。先把他们关起来,正是打算亲自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要他们投靠自己,以壮大抵抗军的力量。

    抓住了十名战力不俗的人,王落辰心情大好。便带领着抵抗军向五极军团的阵地发起了新一轮攻击。

    抵抗军有机甲开路,再加上王落辰这样的高手掠阵,很快就在五极军团的防线上撕开一个口子。

    有了这个突破口,抵抗军便有了扩大战果的基础。他们迅速从这个地方向周围渗透,很快就将敌人的阵地给攻破了。

    五极军团不得不因此退到了河洛城防线的内线,在那里组织起人员,坚守不出。

    只是,抵抗军取得了外围战场的胜利,士气正盛,岂会因为他们不想应战就终止进攻呢?

    吕晓在阵前举行了一个临时会议后,他们就集中兵力,对河洛城的内线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炮弹和导弹不停在五极军团的阵地上炸开,压制地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这种情形,让抵抗军充满了乐观情绪,以为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将敌人给打败了。

    但就在他们人人都以为自己这一方已经胜券在握的时候,突然从五极军团的阵地上飞出一个金色光球。

    这个光球通身闪耀着刺眼的光芒,朝着抵抗军这边冲了过来。

    一眨眼的功夫,它就冲进了抵抗军士兵中间。

    随着它在抵抗军士兵中飞速滚动,不断有士兵被其中接连射出的金光所杀死。

    因此,这怪异的光球立刻就在抵抗军中引起了恐慌。士兵们因为害怕为其所伤,纷纷地四处躲避。顿时将抵抗军的阵型给弄得大乱。

    正在帮助一队士兵攻打敌人碉堡的王落辰发现了这一情况,赶忙以星阵护体,向那光球飞去。

    眨眼间到了光球近前,他二话不说,就以自己的璀璨星域对其发起攻击。

    璀璨星域中的群星化作流星炮猛烈地轰击到了光球之上。顿时将它的金色光芒给抵消了不少。

    大概是因为见识到了王落辰璀璨星域的厉害,光球不再继续前进,而是停在原地。

    就在王落辰猜想它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行动时,其内部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前面可是王落辰吗?”

    光球会说话?不大可能。除非这光球里面另有乾坤,藏着个人。

    略一思量,王落辰马上意识到这光球是有人从中控制的。他便对着光球问:“不错,我就是王落辰。你是谁?为什么藏头露尾的?而且还利用这装神弄鬼的东西害死了我这么多兄弟,你是打算作死吗?”

    “你就是王落辰?那真是太好了。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哦,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河洛城的主将,我叫沙和晨。若是依着您夫人沙傲云的辈分,我还得叫你一声姑老爷呢。所以说,姑老爷啊,咱们是一家人。因此,我能不能请你看在我姑奶奶的面上,放过河洛城啊?”

    王落辰一问,光球便一下隐去金光,现出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形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五极军团在河洛城的主将沙和晨。

    他一现身便马上跟王落辰认亲,攀交情,并以此为基础要求王落辰放弃攻打河洛城。

    “谁是你姑老爷?你们沙家连你们姑奶奶都不认,哪里会认我这个姑老爷?再说了,战场无父子,今天我们是身处两个阵营,相会敌对的敌人,有什么交情可言?你要我放过河洛城,我还要你主动交出它呢。你又怎么说?”

    他一出手就杀掉了十几名抵抗军士兵,王落辰对他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好感,恨不得马上就杀了他为死去的弟兄报仇,哪里会和他认亲呢?